位置︰愛書屋 > 我就是個背鍋的 > 第三十七章 星辰找白微微請教遭誤會

第三十七章 星辰找白微微請教遭誤會

    星辰卻給自己加油打氣,撂下了一句話︰“你們這群膽鬼,不陪我去還是不陪我去,有什麼關系呢?我自己一個人去,我就不相信,撬不開她的嘴巴。”

    星辰離開之後,巫雲卻才問道︰“怎麼啦?為什麼你不想他去啊?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還是你知道一點什麼?關于那個女人的!!!”

    盧子健只覺得面前的女人生氣吃醋的模樣,也很是討人喜歡,真想把它藏起來。

    盧子健看著她氣嘟嘟的臉,眉飛色舞的說︰“你忘記了你下次見哥哥的天生能力嗎?是直覺告訴我的。”

    “啊!”巫雲卻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置信地說︰“那你怎麼不早一點告訴星辰,他這樣一去,肯定會惹出事端來的。”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學校美術館內,白微微正在認真的臨摹著一幅畫,畫著畫著,卻又想到了那個討厭的男人,為什麼一會兒溫柔似水,對自己體貼關心照顧的無微不至,一會兒卻又畏畏縮縮,而且還變得極其冷漠,自私自利,讓人想讓他暴扁他一頓。

    白微微在心里面給自己打氣︰“白微微,你不要再想著那個男人了,那個男人到底有什麼好的呢?而且……他居然敢吃你豆腐,真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這樣的人簡直就該……嗯……就該……凌遲處死。”

    白微微想的正入神呢,卻有一個人叫起了自己的名字。

    白微微一開始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畢竟就這麼冷淡的人,又不喜歡招惹別人,怎麼可能有人敢來招惹自己呢?

    除非是那個丁志誠,可是這一听就不是丁志成的聲音啊,本來白微微也只好強迫自己不再去想那個人繼續畫,結果這個聲音都是沒完沒了。

    星辰也不知道白微微是真的沒听到,還是假裝沒听到,自己都叫了他好幾遍也沒有回應,星辰只好繼續叫喚︰“白姐,微微姐,白微微姐。”

    白微微听著聲音早就听到煩了,一個回頭,瞪著雙眼說道︰“干嘛沒有看到我在畫畫嘛,一直叫叫叫,叫個不停。”

    旁邊的人都朝這邊看了過來,白微微平時雖然極其冷淡,但卻很少發火,到底是什麼人?居然使得她這麼發火?

    白微微看到是星辰之後,多少也有點不好意思,畢竟這個人不但老實,而且和自己完全沒有過節,听說還是一個成績比較優異的中藥師,就是性格有些懦弱。

    星辰被白微微這麼一對,也有些不好意思,卻還是虛心請教的說道︰“我有些事情想找您單獨談談,你方便出來一下嗎?”

    白微微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面前這個人和丁志誠做的比較多,他來找自己干嘛呢?難道是和丁志誠有關的東西,白微微一想到丁志誠又有一些生氣,可是……這和他的朋友沒有關系吧?

    白微微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是在給丁志誠找一個開脫的借口。

    白微微點點頭︰“好的!有什麼事情我們出去再說吧!”

    樹林的長凳上面,星辰慢慢的慢慢的拿出了那片四葉草,遞到白微微的面前,白微微看到這片四葉草,不是自己送給丁志誠的,又會是哪里來的呢?

    星辰壓根就沒有注意到白微微的那些微妙情緒,只顧著自己請教問題說道︰“這是丁志誠送給我的一片四葉草,我想把它為藥丸反送給他,想請問你一下,四葉草的治療方法什麼才是最好的?”

    白微微根本就沒有想到過,丁志誠會把自己送給他的禮物返送給別人,而且還說好的保守秘密,現在都不知道他有沒有保守,但是心里還是不太敢相信。

    所以,白微微召喚著自己手袖里面的白,輕輕地問道︰“白……白……我知道你的記憶力特別好,你幫我看一下,這是不是我們的那片四葉草?”

    白在衣袖里面細細碎碎的給了白微微根本不想听到的答案。

    星辰見白微微一直不說話,只好再次問道︰“到底是什麼樣的方法最好呢?你方便告訴我嗎?如果不方便告訴我的話,我自己研究也沒有關系。”

    白微微總不可能告訴星辰,這就是自家種的四葉草吧,萬一他會打那片四葉草的想法呢?

    可是……別人這麼虛心的向自己請教,如果沒有給出個所以然來,也不好意思,白微微想了一下,還是如實的說道︰“四葉草入藥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它有任何重要在一起混合,都會有不同的效果,你也知道的,它和三葉草幾乎有一樣的用,唯一比三葉草多了一個用就是,治療眼瞎,除了眼瞎之外,還可以制成藥丸在短時間內提升一個人的能力,我知道你是想問除此之外還有沒有其她什麼屬性,我媽媽的確把那本書留給了我,但是……我到現在都沒有找到那本書,我也不知道它到底在哪里。”

    星辰從來沒有想過白薇薇是一個這麼和藹的人,居然把自己想要知道的問題一次性的全部給自己做了解答,根本就不像傳說中的冷淡女生。

    星辰好像也沒有什麼問題要請教了,正準備離開的時候,白微微又問道︰“你確定這片四葉草是丁志誠送給你的嗎?他從哪里來的這種重要的東西?”

    星辰並不知道這片四葉草居然與白微微有這麼大的瓜葛,所以毫無保留地回答道︰“就是他送給我的,我也不知道他從哪里得來的,就是最近請了個假出去了一趟,結果就得到了這片四葉草,說是為感謝我的禮物。”

    “感謝?”白微微有些疑惑︰“感謝你的什麼禮物呀?”

    星辰猶豫了一下,他說過要替丁志誠保守秘密的,不過這對丁志誠應該沒有什麼影響吧,所以星辰回答︰“他上次要求我,給他的一個朋友治療眼盲,但是治療眼盲的話,必須要用特殊的手段才能夠治療,比較耗費時間,也比較耗費藥材,他苦苦哀求我,我才答應了他。”

    白微微听到這些,在心里暗暗的原諒了丁志誠,把自己送給她的四葉草,轉手送給了星辰。

    原來……自己的眼楮與面前這個人有關系啊,那麼丁志誠這麼做,也是情有可原的,可以原諒,畢竟人情總歸是要還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