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就是個背鍋的 > 第七十六章 一起睡吧

第七十六章 一起睡吧

    所有人都緊張兮兮的時候,巫雲海突然打了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難道你們不知道嗎?這里之所以會有尸骨,是因為有些攀登的人在路上會踫到一些尸骨之類的東西,他們不忍心他們就這樣被人遺棄,所以才把它們撿起來,帶到山上,放在草原之上,听說這里是你星星最近的地方,所有的亡魂都會有機會被祭奠,更有的人說,在這所有的星星里面,有一顆藍色的星球,如果把尸骨呆在這上面的話,他們可能會沿著那顆藍色的星球,到達另外一個世界,一個和我們差不多的世界,開開心心的生活,也會有病痛,也會有災難,但是也會有快樂,也會有幸福,雖然不知道真假,但是所有攀登的人都會相信。雖然這是一個神話故事,卻格外美好,所以不用害怕。”

    這是丁志誠第二次听到有關于藍色星球的故事了,丁志誠很是好奇的問道︰“難道……我們星軌大陸就不會去給星星取一些名字嗎?”

    星辰大笑著說的︰“哈哈哈哈……丁志誠,你實在是太天真了,每一顆星星都有屬于自己的自由,我們不可能去干涉他的自由,更別說給他們取名字啊,星星又不是我們的,我們只是汲取了這些星星的能量,然後有了星宿之力。”

    丁志誠覺得這個說法要美好很多,不像地球的人,總是會去觀察信息,然後給星星取一些名字,甚至有些人會去買一些星星,送給自己心愛的人,可是星星也是有自由的呀!

    雲雀听到這些話之後,居然被感動了,感動的馬上就要哭了︰“嗚嗚嗚嗚嗚嗚……好感動啊,哥哥,你以前為什麼沒有和我說過這些故事?這麼說來,不知道這些亡魂有沒有去另外一個世界,有沒有人平安的安葬它們。”

    盧子健看到雲雀的情緒已經穩定了下來,又在一旁生火,丁志誠也不再去討論這些事情了,轉而過去找柴。

    幾個人開始借著星光,借著柴火,搭起了帳篷。

    雲雀在等所有人都把帳篷給搭好之後,主動請纓的說道︰“反正我和子健哥哥以後也是夫妻,我一定要和子健哥哥一起睡。你們誰也不能和我搶啊,我就是要和自己哥哥一起睡。”

    星辰也提出了自己的主意︰“我不管,反正我是要一個人睡的,所以我一個人搭了一個帳篷,沒有和你們一起,因為我晚上還要學煉藥,不然的話,我們接下來的路會很難走。”

    丁志誠是沒有的帳篷的,帶了帳篷的是白薇薇和巫雲海。

    巫雲海主動說道︰“大姐,我知道你不喜歡和別人一起睡,我們兩個一起睡吧!”

    巫雲霞第一反應就是拒絕︰“怎麼可能呢?我怎麼可能這麼大了還和你一起睡覺,又不是時候了。”

    巫雲海朝著巫雲霞使了個眼色,巫雲霞立馬明白了,是要她給丁志誠和白薇薇騰個位置。

    于是,巫雲霞也點了點頭︰“那好吧,那就我和你一起睡吧!”

    這顯然就是全體人員都在給丁志誠和白微微騰位置啊,丁志誠倒是覺得自己的伙伴們很給力,不過這樣子擺位很是尷尬吧,所有人都各就各位,躲進了自己的帳篷里面,但是門卻沒有關緊,而是在偷偷的看著他們兩個人的情況。

    丁志誠撓了撓自己的腦袋,怪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啊……我沒有想到會產生這種狀況,早知道我就帶一個帳篷來了,可是臨走之前,子健直接說不讓我帶,我就沒有想這麼多。”

    “我……”丁志誠一想到他們兩個要是在一起就特別害羞,也特別替白微微感到尷尬,所以他主動請纓的說道︰“沒事的,你繼續睡吧,我就在外面守著,看有沒有什麼情況,你放心吧,叫你不願意我就不會動你,我曾經也這麼跟你說過吧!”

    白微微本來一直都低著頭的,听到這句話之後,突然抬起頭來,笑著對丁志誠說道︰“沒事的,我們兩個一起睡吧,不要讓他們看了笑話。”

    丁志誠往四周看了一下,才發現,每個帳篷里面都透露著這雙眼楮。

    丁志誠和白微微共同走進帳篷里面時候形成,這才舒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說道︰“真是個好子啊,居然主動提出來做看門狗,我忍心會讓你做看門狗嗎?如果你真的不能和白薇薇一起睡的話,我肯定會主動收留你啊!”

    “是嗎?”不知道什麼時候,對面出現了一個人影,本來是透明的,漸漸的若隱若現,然後靜靜的就出現了。

    就是那個鳥窩頭︰“那可是我的徒弟,你不要把他帶壞了好嗎?我讓你來他身邊上,你督促他的,結果,你呢?你不但沒有把他帶好,你今天差點讓他冷死了。”

    星辰很是不屑的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邊喝水一邊說道︰“我是沒有提醒過他嗎?有誰能夠知道他這麼蠢,明明知道自己要來的是大熊山,居然不知道自己加衣服!”

    鳥窩頭一臉的氣急敗壞︰“我都已經說過多少遍了,我一直就和你說,我這個徒弟和別人不一樣,他不懂得這些事情的,你一定要教他,結果你呢,你不但沒有教他,大家要去給他準備野獸的衣服,披在他的身上的時候,你還不讓別人去準備。你倒是說說,看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是不是和我的徒弟過不去?”

    星辰甩了甩手,摸了摸自己並不存在的胡子︰“我壓根就不是這個意思,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我如果去的話,那些野獸根本就不用我出手,自動的就跑遠了,而且不用費吹灰之力,我就可以隨便給他搞到一只野獸的衣服,我本來就已經引起別人的懷疑了,這個時候出手,不是更加引起別人的懷疑嗎?”

    鳥窩頭听完他的解釋之後,又覺得他說的實在是在理,點了點頭︰“好吧,那這一件事情就原諒你算了,可是你讓他和一個女人睡在一起又是怎麼回事?他還那麼,你不用擔心他娶不到媳婦,只要他成功了,他不會娶不到媳婦的。”

    星辰卻搖了搖頭︰“你根本就不知道這群男人內心的想法到底是什麼?你是不懂男人的,那可是他的女神,即便是在一起什麼都不干,也是一起睡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