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就是個背鍋的 > 第九十一章 空間裂縫

第九十一章 空間裂縫

    幾個人跌倒在地上,除了身體上劇烈的疼痛以外,還有腦海中各種可怕的場景。

    事實上,他們中午可以看見久違的天空了,在那個鬼地方呆了那麼長的時間,都沒有機會可以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現在,總算出來了?

    幾個人還沒有弄清楚自己現在究竟在哪,只知道渾身上下一陣難受,骨頭像是被拉扯開了一般的難受。

    丁志誠首先抬起頭來,他第一眼要看見嗯就是這個地方的的環境,因為他之前似乎也經歷過類似的空間穿越之類的。

    &ot;我們估計是被時空裂縫給帶到這個稀有人煙的的地方了,看周圍的環境,應該是個沒人的荒野。&ot;周圍都是那種快要枯死的干草,只是一片一片嗯隊里這,以至于映照的天空似乎也是黃黃的顏色不夠透明。

    白薇薇心中一怔看著他側臉的輪廓忽然之間就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星辰本來想從自己的記憶中搜尋,看看自己有沒有跟所謂的時空隧道有過聯系,他之前也從老祖宗那里听說過關于這些的傳聞,可是沒有想到,他有一天竟然會真的遇見這麼怪異的事情。

    不過看周圍的環境,他是真的完全不認識這個地方,肯定不是他們的那個大陸!

    &ot;這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我明明听說那個地方就是離開的出口,可是怎麼會莫名其妙嗯就被卷了進來。&ot;他著急的看了看著自己的星石,可是事實上,真的沒有一點的響應。

    他們的能量還是沒有恢復。

    &ot;那怎麼辦,這個地方看起來就是個荒漠,什麼也沒有,我們這麼久沒回去了,也不知道學院還有我爹他們怎麼樣了。&ot;雲雀撇下了臉,悲傷說來就來,怎麼也停不住,就是莫名的特別難受。

    &ot;放心吧,我們肯定能安全的離開的,經歷了那麼多次意外,我們哪次不都是好好的,所以啊,況且,我一直都會在你身邊陪著你的,還怕什麼。&ot;盧子健攬過雲雀的頭,輕輕的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整個人變得格外的心翼翼,深怕會因為自己的不心而弄疼她。

    可是雲雀還是會想自己的家人還有那些同學,盡管之前的生活的確很平淡,可是經歷了這麼多之後,她才發現自己還是特別懷念那些人的。

    那種苦澀,真的沒有辦法言語。

    &ot;好了,雲雀,多大點事啊,我跟你說,你一定得學會勇敢起來。以後經歷的事情還多著呢不能總是這樣對自己沒有信心。&ot;巫雲海伸出手點了點她的鼻子,看見她滿臉的不開心的模樣,有些無奈的教育她。

    雲雀哪里听的進去這麼多,反正就是一頭鑽進了盧子健的懷中,女生一般的將她抱的緊緊的的。

    巫雲雀搖了搖頭,在這種情景下看見他們倆,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好。

    &ot;你說你們倆,這個時候還談戀愛,真的是服了,不要讓我看見。&ot;看見自己的妹妹時時刻刻這麼粘人,不過他也清楚盧子健是真的對自己的妹妹好,要不然他也才不會把細節的妹妹交給他。

    丁志誠用擔心的眼神看了白薇薇一眼,剛才一直抓著她的手就沒舍得放開過,&ot;剛才沒有摔著吧。&ot;

    他下意識的準備去檢查她的身體,眼里卻是藏不住的擔心。

    白薇薇心里莫名的就像是被灌了一層蜜糖一般,忽然間就覺得自己見到了彩虹。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一看見他已經沒了之前的煩,而是心跳加速。

    她急忙轉移了自己的視線,不想看見他清澈的眼神,害怕自己會忍不住暴露出情感。

    &ot;放心吧,這點事,怎麼可能傷的了我。&ot;她說的很是肯定,似乎一點也不在乎的模樣,隨意的擦了擦手就坐了起來。

    丁志誠點了點頭,忽然之間覺得不知道該去說些什麼,他饒了饒頭發。

    &ot;沒事就好,這才是我之前認識的那個白薇薇嘛,什麼都不怕的白薇薇。&ot;他忽然打趣,又變成了平時那幅不務正業的模樣。

    &ot;我好餓啊……&ot;雲雀捂住了自己嗯肚子,不過可以听的到她的肚子一陣陣見的聲音。

    很顯然,她這是餓了。

    其實大家也都早就餓了,只是都沒說而已,現在她一說,每個人都覺得餓的不行了。

    &ot;可是這周圍,哪里有什麼吃的東西啊。&ot;盧子健看了看周圍,除了這些草分明什麼東西也沒有,哪里有什麼吃的東西。

    &ot;可是……&ot;雲雀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人是鐵,飯是鋼,他們已經很久沒吃過什麼東西了,所以難受的要命。

    &ot;也不一定,也許這個地方有我們不知道的什麼,既然來了,總不能在這里等著死。&ot;丁志誠難得的這麼正經,抬頭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然後站起來,指著遠處說,&ot;走吧,我們去那,說不定可以看到條河弄點魚吃一下。&ot;他倒是很快就從慌亂的環境中醒過來,立馬又精神滿滿的準備去找吃的東西。

    白薇薇看著他,&ot;也就只能這樣子了。&ot;幾個人紛紛被餓的沒有一點的力氣,不過還是勉強著站起來跑過去。

    在這種野外,必要的生存技能肯定不可以少。

    他們走了很遠,似乎這個荒野真的一眼望不到頭,除了這片草,竟然看不見任何的生物。

    在一個黑暗的角落里面的,男人的背影屹立著,忽然之間讓人有種錯覺。

    &ot;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忽然不見了,就算挖地三尺也得給我找到這三個鬼的下落。&ot;他的語氣听上去很不耐煩,格外有種危險的氣息。

    他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幾個人消失在自己的視線。

    &ot;可是該找的地方全部都找過了,他們也並沒有回到家族學院,幾大家族的人還在找著他們,看起來他們就真的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ot;黑衣男子悠悠的說著,他說的這些話全部都是事實。

    這幾個人真的,就這樣不見了……

    男人握緊了拳頭,露出了嗜血的光芒,&ot;怎麼可能人忽然之間不見肯定是躲在了什麼地方,如果找不到,要你們何用。&ot;

    听他的語氣是真的暴怒的,黑衣人不敢再這個時候再去刺激他,只是張開了嘴巴動了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