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就是個背鍋的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迷局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迷局





    &ot;你究竟是什麼身份。&ot;這麼多年了,她始終沒有看透他究竟是什麼人。

    可想而知,他的另一面究竟多可怕。

    他忽然笑了笑,如沐春風一般的感覺,讓人瞬間就覺得一陣涼爽。

    這一刻,他的目光中沒有一點算計和精明。

    &ot;我的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會保護好你。&ot;還有你的仇恨也是我的仇恨,我一定會想辦法保護好你的。

    如果有這樣一個這麼好的男生在身邊,大概很多人都會忘了自己是誰自己在哪。

    倒是星辰露出了疑惑的目光,他想,竟然會有這麼有趣的東西出現在這麼奇怪的一個過度。來到最里面的房間,這個門被關的嚴嚴實實的,就一點縫隙,她根本看不出來什麼,里面的聲音也特別的。

    &ot;你的屬下怎麼判斷人在里面的,而且可以看清楚里面發生的一切。&ot;她頓時就對他身邊的人有了一點敬佩的感覺,她自己都完全看不見的東西,他手下都可以做到,真的特別的不容易了。

    唐風轉彎這,&ot;這個,我自然有我訓練的辦法,是不是感覺我又厲害了。&ot;

    他想活躍一下氣氛,不過他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情況,他的臉色驟然之間就改變了。

    他看見里面很多人,還有兩個人躺在床上,看起來根本就是有生命危險啊。

    他冷靜下來,看見面前秋笙的臉他忽然之間就不想讓她進去,可是已經完全來不及了,她已經開始在敲門了。

    里面傳來了聲音。

    他們警惕性特別高,一听見外面竟然有聲音忽然之間就變得特別的嚴肅。

    過了很長的時間,他們才終于回應道。

    是白薇薇的聲音,秋笙還能夠听的出來,他們之前也見過幾次,所以完全可以分辨的出來的。

    &ot;是我。&ot;她說了兩個字,殷書清頓時睜大了眸子,她迫不及待的來到了門前然後打開了門,看見那個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她眼眶瞬間就紅了。

    &ot;你終于回來了。&ot;她有些忍不住想哭。

    她想過很多種可能,甚至覺得,她大概著一輩子都不會回來了,果然自己所有的幸運最後只不過就是一場游戲而已,根本沒有別的方式。

    他在想,但是更加著急。

    秋笙看見自己一直牽掛著的姑涼正站在自己面前,一時間各種情緒交錯,她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只知道這一刻的幸福顯得特別的真實,她喜歡這種感覺,也喜歡有人可以陪伴在自己身邊的那種感覺。

    所以就算發生什麼事情,她也一定不會去放棄的,從一開始,到最後,她從來就沒有改變過,不過正是因為這樣子,才讓人更加珍惜。

    她急忙將秋笙拉了進去。然後關上了門,她第一注意到的是這里面的場景,然後看見的就是那幾個鬼,她當時還看見過這幾個鬼,沒有想到今天竟然可以在這個地方再一次看見,真的讓人完全不可置信的感覺。

    她看見了床上躺著的兩個人,她完全疑惑住。

    &ot;這些天,你怎麼變得這麼瘦了,一直都生活在這個地方麼?&ot;她簡直不敢相信,並且這里面的人從他們一進來開始也在觀察著他們,她甚至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

    &ot;這邊,我……我生活的挺好的,不過發生呢一點意外。&ot;她現在激動,所以只是輕輕的笑了笑,她心中也完全清楚有些事情根本不可以說。

    白薇薇他們幾個看見她倒是有一點點的吃驚,之前地區挺不喜歡這個女孩子的,感覺她高冷又酷,有一種完全不把別人放在眼里的感覺,不過現在完全不一樣咯,現在已經沒有了那種感覺。現實是怎麼樣,就應該怎麼樣。

    &ot;好了好了,能夠找到你就好了。&ot;她摸了摸她的頭,眼神中全部都是關愛的感覺。

    她為一個姐姐,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的妹妹,一些都是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所以不管發生什麼,她都一定會好好的陪在他的身邊,不管發生什麼也會一直都在。

    不過最讓白薇薇和雲雀吃驚的是她旁邊的這個男孩子,的確是好看的刷新了他們的三觀,白薇薇已經見過了還好,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過雲雀人生中第一次看見這麼好看的男孩子,簡直挪不開眼楮,雖然她知道現在不是什麼犯花痴的時候,星期四是生死存亡的時候,不過也沒有辦法,為一個女孩子的天性。

    &ot;你知不知道,這幾天我真的擔心死了,想要找到你?卻不知道你在什麼地方,我就只能等著你的出現,我們那個院子已經沒有了。&ot;她還想說話,唐風立馬意識到她可能會說什麼不好的話,立馬想辦法給堵住了。

    &ot;好了,有什麼話我們等會再說吧,不用那麼著急。&ot;她說,雖然心里面的確特別難受,不過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唐風放大了聲音,他注意到的是旁邊的男人,我不知道為什麼,地下還排排放著一群男人。

    他簡直不想在這個地方再待下去,不過為了秋笙,也沒有辦法。

    &ot;對了,你們現在這個是什麼情況,他們又是誰。?&ot;她皺眉,特別的不解,怎麼也沒有辦法冷靜下來,如果可以冷靜下來的話,她就好了。

    &ot;這個……&ot;殷書清看了一眼白薇薇他們,知道了他們眼神的意思。

    &ot;這個怎麼說呢總之就是發生了一些很復雜的意外,也說不清楚。&ot;她想糊弄過去,不知道這件事情,對她來說應該挺好的,相反如果知道了的話反而會不好。

    她說著,終于露出了不一樣的表情,她希望這件事情過後就可以雨過天晴,不會再出那麼多事情就好了。

    &ot;你的朋友怎麼了?&ot;這樣奇怪的場景,想讓人不注意到都特別困難,所以說,還是堅持下去就好了。

    &ot;他們受了點傷,不過現在已經沒什麼事的,我相信很快就會有解藥過來的。&ot;殷書清說。

    她肯定最相信的就是她的朋友,既然遇見了他們幾個,那就是命中的緣分,相信他們一定也會這樣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