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就是個背鍋的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絕情花毒

第一百九十九章 絕情花毒

    眼前的場景真的是越來越詭異,丁志誠和白薇薇看著計件制覺得惡心。可是,張先生這個狗賊居然用這樣的方法來控制人心,真的是太惡心了。

    那些面目猙獰的實驗者,在絕情花毒的催促之下,很快地就變成了一潭死水留在地上。

    白薇薇用手捂著鼻子,這附近真的是十分的惡臭,而且,張先生也一定在實驗著什麼。

    否則今晚,張先生是不會一直派人出去的。

    丁志誠和白薇薇在這里等著張先生的行動,只見他看著那些中毒身亡的人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眼神冷漠地和手下人說︰“把這些處理掉,干淨一點。”

    手下人帶著面罩,大概也是害怕染上這種病毒,于是也不說話,只是示意便去處理了。

    張先生卻是神情自若地轉身走了,這個往常的張先生真的很不一樣,而且看起來也是十分的奇怪,其實想想,這種人真的很可怕,他不露出狐狸的尾巴,你根本就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樣子的人。

    想起先前,他還是那麼熱心地給顧塵指導著怎麼修煉,可是現在,他完全卻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家伙,想起來都覺得十分的可怕。

    丁志誠和白薇薇不敢動,只是看著張先生轉身的樣子,便是悄悄地在屋頂跟著他,到了隱秘的地方,或者趁機可以挾持了他。

    就是不知道,奏不奏效。

    張先生往回看了好幾次,估計也是發現了什麼,不然不會這麼地警惕,只見他往回看了幾眼,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臉上有種明了的表情,卻轉身回來,沒有任何動。

    丁志誠覺得有些奇怪,這個時候斷然是不敢行動的,萬一這中間被張先生算計就不好了。那個狗賊不是簡單的人。

    白薇薇扯了一下丁志誠的衣袖,輕聲示意丁志誠跟上去,可是丁志誠卻有些猶豫,萬一前面有張先生的計謀,那他們豈不是羊入虎口?

    丁志誠想著緩一緩再行動,便是對白薇薇搖搖頭。

    而張先生似乎沒有發現附近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便是有馬上地走了。這一次,他要回去記錄好所有的絕情花毒的實驗記錄。

    說實話,他已經知道了丁志誠他們一伙人回來了,並且成為了顧塵的幫手,只不過,唐風那子居然也是顧塵的幫手,這一點還是蠻讓他驚訝的。

    畢竟他們兩個是情敵,而且還有一個秋笙和太後隔著,想不到,唐風這都能夠妥協。

    張先生思前想後,覺得自己的處境很危險,必須要趕緊發動兵馬了。

    只不過,現在還是先解決了院子里面的人。

    別以為他沒有看見,只是因為他裝沒有看見而已,想說這里都是他安排的,就算是有只蒼蠅跑了進來,他一樣知道。

    現在,就等著他們上當了。

    神醫和星辰在住宅初,這里人很少,應該是比較隱秘的地方,而且這里貌似並沒有什麼特別,窗戶也不開,估計是在房間里面有暗室。不過很搞笑的就是,張先生一個人居然就可以只手遮天,顧塵這段時間到底是在做什麼。

    “這里很安靜,我們不如去看看。”星辰指著眼前的一件屋子說道,上面的牌匾寫著書齋兩個字。

    神醫點點頭,繼而和星辰走近那間房間之中。丁志誠在屋頂也看見了他們,于是便跟著他們過去,看樣子張先生也去那邊。

    那里的書齋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信息等著張先生的,丁志誠示意白薇薇跟上,神醫轉身的時候還和丁志誠打了個招呼。

    星辰一直緊緊地盯著張先生,知道張先生走進去房間里面,這才是看見了張先生點燃了蠟燭。

    可是這蠟燭一點燃,書齋里面光亮起來了,可是外面卻是傳來了一股嗡嗡的聲音。丁志誠和神醫是最先察覺到的。

    “糟了,張先生發現了我們。”神醫對著星辰說。星辰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但是看著周圍異常的情況星辰多多少少地能夠察覺點什麼東西。

    “躲一躲。”星辰說完,便發動了信號煙,丁志誠跟在後面看見了煙,立馬出手護住了白薇薇,“不要往前面走了,有危險。”說完丁志誠立馬看見了有無數的黑黑的蟲子在空中飛來飛去,還暗藏著一股若有若無地味道。

    “不好,這些蟲子有絕情花毒。”丁志誠說了一句,立馬又是帶著白薇薇,快速地躲到屋檐後面。

    這時候星辰和神醫也找了一個地方躲了起來,只是不知道張先生到底想做什麼。

    黑乎乎的蟲子肯定是用來對付他們的。

    星辰想了想,立馬便是說,“這張先生肯定是想用這些蟲子來攻擊我們,這些蟲子,有絕情花毒。”

    神醫也覺得是如此,很明顯的,這擺明了就是想讓他們毀滅吧,這個絕情花毒那麼厲害。

    不過神醫也不是吃素的,他可是行走多年江湖的神醫,要是這點東西都對付不了,那還行。

    于是神醫便拿出一支短短的類似于檀香的東西,將它們點燃。

    這個東西沒有味道,倒是在火點的指引下,變得十分的光亮,像是一團火簇。

    “這個東西,不燙手嗎?”星辰好奇地問,只不過,很聲。

    神醫搖搖頭,不說話,可是那些黑黑的蟲子在煙火點燃之後,就是一只只的掉落了,“這,他們是死了嗎?”

    神醫點點頭,而後給了星辰一顆這個東西,星辰接過,這時候丁志誠和白薇薇恰好來了。

    “怎麼回事,怎麼這些蟲子突然間全死了。”丁志誠本來是和白薇薇在屋檐那邊躲著的,後來看見了蟲子一顆顆的死掉,才有是覺得奇怪。

    “帶上這個,這是絕情花毒的解藥,張先生想用這些對付我們。”神醫說了出來,看了看丁志誠,說︰“絕情花毒是一種失傳的毒藥,但是這個配方一直隱藏在民間,看來是張先生拿到了,我這里,是絕情花毒的解藥。”

    白薇薇覺得神醫知道這方面的知識也不是特別的奇怪,倒是這種黑黑的蟲子也能夠帶有絕情花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