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就是個背鍋的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工作伙伴

第二百五十二章 工作伙伴





    “丁志誠博土,幸會!”古德是一位四十多歲的工程師,滿頭金發。丁志誠長著絡腮胡,臉上有些雀斑、身材,體格健社,眼險時常低垂,眼神深遂。古德溫本打算鞠躬,後來又改變了主意,親呢地拍他。

    了馬落里的後背,向丁志誠介紹自已的幾位工伙偉。丁志誠們是機械師助理埃利業•道格拉斯和三等技師卓利斯特頓。

    不過今大來,還是大吃。一驚率會、各位,”馬落里大聲說,”我對諸位的工成果一直充了馬落里博士,你覺得它怎麼樣?

    我只能說,限我們的蒸汽堡壘車相比,可真是太不一樣了。“那當然,這車可不是為了你的懷俄明州探險制的。”古德溫回答說,“所以說,這鈉車上沒有槍地,也沒有厚重的裝甲,就像你經常限我們說的用途決定事物的形態。”

    “為一輛黨速蒸汽車,它的個頭是不是了點兒?”馬洛星心翼翼地間,丁志誠真的有些困感,又說,“這個外形…“也有點怪。

    它是根據最新發現的科學原理建造的,博士。非常新潮的理論。這個理論的發現,背後也有一段趣事,限您的一位同行有關。我想您肯定還記得,已經過世的路德維克教授。”

    “啊、路德維克教授嗎?我的確記得。”丁志誠聲回答,然後狐疑地間,“你們的理論,該不會是丁志誠的發現吧……道格拉斯和斯特頓非常好奇地盯著丁志誠。

    “我和丁志誠都是古生物學家,”丁志誠說著,突然感到非常不自在,“但是路德維克那家伙,總以為自己出身高貴,喜歡裝腔勢,提出一些不靠譜的理論設想。在我看來,好像腦袋有點間題似的。”兩位機械師听了,有些茫然失指。

    “我還是不要講死者的壞話了,”丁志誠安慰丁志誠們說,“我和路德維克志趣不同,道不同不相為謀,僅此而已。

    古德溫卻繼續追問︰“那麼您肯定記得路德維克教授的發現,那種會飛的巨型爬行動物?”“風神翼龍,”丁志誠說,“實際上那是一場學術騙局,錯不了的確研究過這種動物化石古德溫說。

    “可是,劍橋大學的專家的這個項目是在差分分析學院進行的。”

    “我也正打算去那里做點兒研究,研究我發現的雷龍。”丁志誠面說,一面卻很不喜歡當前話題的走向。

    古德溫繼續說︰“正如您所知,當你我陷在懷俄明州的爛泥里凍得要死的時候,整個英國最富有智慧的數學家們都躲在那兒,舒舒服服地操著丁志誠們的超級計算機,在丁志誠們的寶貝卡片上打孔,研究這個大塊頭動物是怎麼起飛的。”

    “這個研究項目我的確听說過,”丁志誠說,“路德維克發表過這方面的論文,但是,丁志誠所謂的空氣動力學’並不在我的研究範圍之內。坦率地講,我個人不覺得這項研究有什麼科學上的重大意義。這東西看起來有點…嗯…像空中樓閣。

    丁志誠笑著問。古德溫並不同意,丁志誠說︰“我倒是覺得,可以利用這種原理開發出奇爵士本人,也親自參與了這項研究。非常具有實際意義的產品出來,至少有這種可能性。

    丁志誠考慮了一下,說︰“那好吧,我承認,如果連巴貝奇爵士都為之所動的話,空氣動力學也許真有一些重要性!也許,它可以幫助。

    “您是說建造飛行器嗎?”丁志誠愣了一下這話的意思不是在告訴我,那邊那台機器會飛吧

    幾位機械師不失禮貌地哈哈大笑。“當然不是,”古德溫說,“我也不能說丁志誠們花費在差分機運算上的時間能帶來多少實際而且直接的成果。不過,、我們的確弄明自了一些間題,比如關于氣流在運動中的狀態,以及空氣造成的阻力。這是全新的科學原理,還沒有多少人明白。

    蔡斯特頓接過話頭,傲然說道︰“但是我們這幾位機械師已經把這項原理應用在了機器的設計上,我們根據最新的發現設計了西風號的外形。

    我們稱這個為流線型。

    “也就是說,你們這輛蒸汽車采用了流線型’的外形。對嗎?難怪它是這副模樣,嗯,有點兒像一條魚。”湯姆接口說。

    “沒錯!”古德溫說,“就是像一條魚!這背後全部的道理都跟流體的性質有關,就像水和空氣之類,混沌和擾動全都在我們的計算考慮之列。

    “了不起!”丁志誠贊嘆著,“也就是說,你們采用了流體的擾動

    岩和山坡處起飛的。飛行方式主要是滑翔,可以不用扇動一下翅膀,就滑期出長達五十公4二十世紀生物學家對披羽蛇翼龍飛行方式的研究發現,這種動物是利用上升氣流,在懸里的距離。

    附近一個車位,突然傳來震耳欲聾的袤響聲,震得車庫牆壁都開始晁動,從房頂落下好多牆灰。

    這肯定是那幫意大利人!”古德溫扯著嗓子解釋,“丁志誠們今年帶了一台怪物來參賽。”

    “那破東西還臭得要死!”湯姆抱怨著。

    古德溫側耳傾听,又說︰“听到沒有?丁志誠們的操縱桿只要一動,機器里的連桿就響一團,非常不穩定。這幫外國人做的機器就是邋里邋不講究!”丁志誠摘下帽子,在膝蓋上拍掉灰土。

    丁志誠被震得耳朵嗡嗡響,大聲喊著問︰“我請你喝一杯,怎麼樣古德溫一臉茫然地把手隴在耳邊,問︰“你說什麼?”

    丁志誠做了個手勢︰丁志誠握拳,彎起拇指,放在嘴邊。古德溫會意地笑了。丁志誠大聲向蔡斯特頓喊了句什麼,好像是關于圖紙的事兒。然後就和丁志誠一起走出帆布篷,來到陽光下。

    “意大利人的連桿真爛!”門口的守衛很不屑地說。古德溫點頭同意,並把皮圍裙摘下來交給那人保管。丁志誠穿上一件樸素的黑色外套,摘下機械師的子,戴上一頂寬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