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就是個背鍋的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回答

第二百八十三章 回答

    我等請求您回答,不要因此讓弗雷澤先生,此事關涉到一位偉大女性的聲譽。在我開口之前,這位女士的聲音。

    弗雷澤面露沉思之色,歌不做聲背著手續走了一會兒。“埃達,到倫?”他後間道“是啊,當然!奧利芬特都告訴你了,對嗎?

    弗雷澤慢慢搖頭。“奧利芬特先生口風很緊,但是我們弓街警局經常需要出手為拜倫家族的困境解團。甚至可以說,這是我們的業務專“但是剛レ,您好像一下子就能猜中似的,弗雷澤先生!這又是為什麼?”

    “不幸的經驗,先生。我听過您剛才說的這段話,我熟恐這種充崇敬之情的語調一一”

    “事關一位偉大女性的聲。”弗雷澤看著霧蒙蒙的公園,他看見金屬基座的柚木長椅上擠渤了敝開衣領的男人、福著扇臉頻緋紅的女子、紅著眼楮臉帶病容的大群孩童,他們在熱浪下不堪重負。”

    “你們崇敬的公爵夫人、伯爵夫人,他們的府哪在動蕩年代都曾被暴徒化為灰煙。你們激進黨的貴婦人當然可以裝模樣,自視甚高,但是人們提到她們,通常都不會采用某些古老的敬辭,“偉大女性”這樣的頭餃,除非是指我們尊貴的女王,或者就是指所謂的差分機女王。”

    他心地避開一只椋鳥毛羽尚且完整的尸身,那只鳥兒躺在鵝卵石路上,雙翅張開,二只扭曲的腳爪朝向天際。而前進了幾碼之後,二人都不得不蹦跳著躲開數十只這種鳥兒的尸體。“先生,也許您應該從頭說起。首先說說死去的路德維克先生,以及後來發生的事件。”

    那好吧,丁志誠擦了擦汗,手絹沾上了星星點點的煤灰,“我是古生物學博土,當然也是忠實的激進黨成員。我出身低微,但是承蒙激進黨的恩惠,我還是獲得了博士學位,並且頗受贊譽,我是現政府的忠實擁躉。”

    請繼續,弗雷澤說。

    “我在南美地區待過二年,追隨盧頓爵士進行考古發掘,但那時候我本身還算不上知名學者。當有人為我開展自主的科學考察工慷慨提供經費時,我欣然接受。後來我听說,弗蘭西斯•路德維克出于相似的原因,也接受了類似的任務。”

    “你們二個,都從皇家科學會下屬的自由貿易委員會獲取了資金。”

    “我們不只是得到了他們的資助,也必須接受他們的指令,弗雷的響做出了偉大的發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走槍支給要人澤先生。我帶領十五個人穿過美洲戰線,我們當然是去挖掘化石,也協助他們抵擋美國佬的擴張。我們還詳細繪制了從加拿大南下的地圖,忠實反映地形地貌。

    如果將來有一天英國與美洲國家發生戰爭的話……”丁志誠停頓了一下,接著說,“的確,美洲已經爆發戰火,不是嗎?我們與南方政府處于同一戰線,只不過名義上還沒有正式參戰而已,你完全沒有想到,路德維克會因為從事這些秘密活動而面臨危險。”

    危險?危險當然是有的。不過我們沒有想到,在英國本土也會有路德維克在此地喪命時,我還在懷俄明。

    對此我一無所知,直到在加拿大看到報紙,當時我感到非常意外………在科學理論上,我和路德維克之間一直存在激烈的沖突。

    我也知道他去墨西哥發掘化石的事兒,但我從來不知道他和我都有著同樣的使命,我不知道路德維克也接受了貿易委員會的委托。

    我只知道,他有著出色的專業技能。”丁志誠嘆了一口氣,再次感覺到空氣的污濁。他對自己的話也頗為意外、他甚至從來沒有對自己承認過這一事實。

    “我想,我是對路德維克心懷妒忌吧。他略微比我年長一些,是巴克蘭德的高徒。”

    巴克蘭德。

    “我們這個領城最偉大的人物之一,現在也已經去世,不過坦率地講,我並不十分了解路德維克。他不是個特別討人喜歡的人,待人做慢、冷漠,本身最適合到海外考察,遠離文明社會。”丁志誠擦拭了下後脖頸,“當我從報紙上得知他死在一場下流場所的爭執中,我並不修到分意外。”

    “據您所知,路德維克認識族邊拜化嗎?

    “不清楚,”丁志誠很吃驚,這個我不知道,我在學術子並介紹見過,不過如果族達女主特別放德,我應該會听到消息的有那麼高的地位一一當然沒有達到族達拜化的級別。也許他們繪人“您說過,他才華橫。但並非正人君子。

    弗需澤轉換了話題&ot;奧利牙特平以為,是得克薩斯人系死了路德維克。

    我對得克斯人一無所知,丁志誠影地說,“誰又想去了解那麼一個破光國家?到處都一片荒涼,面且遠隔重洋如果真的是得克斯人系死了可的路德克,我信計皇家海軍會地擊他們的港口,為報復,或者采取其他類似的行動。”

    他著頭,他曾經以為做這些事情非常勇敢,且高有智,現在看來卻如此髒卑w,下流邪影,

    是一場騙局。我們都是罪犯,レ會願意參與什麼貿易委員會的任務,路德維克和我都一樣。不過是一些有錢的老爺們紙上談兵夸其談地說要如何牽制美國。其實美國佬早就在激烈互掐,爭論奴制例題和各州自權,或者為了其他鑫事兒大打出手。

    略德克居然就為此而死,而他本來完金可以活到現在,到處發掘古生物學的奇跡。我為此感到羞。

    “有人可能會說,這是你們對國家負有的責任,你們這麼做是為了格蘭的利益。”

    “也許吧,”馬綻鎪底牛 昧ν罰 暗 竊諶鞜順キ玫某聊  螅 顏餳濾黨隼矗 芯跽媸且恢紙饌選!br />
    弗澤好像並沒有對這些故事留下深刻印象。丁志誠估計,在特部的弟雷澤探員看來,這一切只不過是一段老掉牙的無聊故事,又沒或者僅僅是更隱秘事件的表象片斷,但是弗雷澤明顯不關心政治,他人只留意犯罪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