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就是個背鍋的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巫後往事

第三百五十三章 巫後往事





    如果要是不是生氣了的話,不會讓這些風在整個包廂里面催動著,表情也不會一下子都冷漠了起來。

    “巫後我真的錯了,你就不能原諒我嗎?而且的話那些都是你們巫家的人做的,跟我沒有半毛錢的關系。”柳江林繼續的在那里說著,他的說辭讓丁志誠都覺得特別的不舒服。

    如果要是錯了,那就是錯了,直接道個歉,悔改一下不就好了嘛,但是柳江林不僅僅如此,還將所有的罪責全部都轉移到了別人的身上。

    “那是我的父親,那是我的父親,你對我的父親做了那樣的不可饒恕的事情,你覺得我們兩個人還有可能嗎?你快點給我滾,不然我會做出讓你後悔的事情。”包廂里面再次的狂風大氣,而且的話巫後整個人都已經飛動了起來。

    她的頭發被風吹得飛了起來,然後手拍在了桌子上,特別氣憤的對著柳江林說著,柳江林看著巫後這個樣子就覺得大事不妙,她真的會發狂的。

    “好好,我走我走好吧,你放心吧,我會再來找你的,我的心里面放不下你,我一定會一輩子都在找尋你,直到哪一天你原諒我了為止……”柳江林大聲的說著,隨後趕快的離開了這個包廂。

    直到柳江林離開這個包廂很久很久,巫後都還沒有將他的情緒完全的散發,殆盡整個人都還是有一些激動,沒有冷靜下來。

    丁志誠坐在旁邊一動也不動,知道這巫後發起脾氣來會是什麼樣的場景,整個包廂可能都會被他掀了去。

    “好啦,我沒事了,你也不要被嚇到我平時不是這個樣子的,只有在生氣的時候才會那個樣子。”良久巫後停止了發怒,人也是特別和藹的對著丁志誠說著。

    丁志誠知道人要不是被別人給惹火了,怎麼可能會像剛剛那個樣子呢?所以他也是,假笑的對著巫後。

    “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可以告訴我嗎?如果不方便告訴我的話不告訴也是可以的!”雖然說丁志誠知道這個巫後和柳江林之前應該是一對的,但是的話不知道他們具體之間是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所以更加的好奇他們之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讓他們現在變成了這樣子。

    “你真的想要知道嗎?其實我的父親不是巫家的人,而我的母親才是巫家的人,巫家的人嫌我的父親出生太過于……”說這些的時候,丁志誠是第1次看見巫後流下了眼淚。

    她流的這些眼淚都是為了自己的父親留下來的,無家的人對他的父親做了很多的喪失理智的事情。

    連自己都不能跟自己的父親姓,只能跟自己的母親現在都是跟隨著巫家的這一群人被他們壓迫著,就只能夠這樣。

    從小到大巫後,對巫家沒有任何的好感,看著自己的父親被這麼壓迫著被壓榨著,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卻沒有任何的為。

    就在那一天自己交了一個男朋友了,江林他本以為柳江林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沒想到柳江林也是一個特別慫的人。

    柳江林居然將自己的父親給殺死了,就在自己的面前,在那些無家的人的慫恿之下,他就這麼將自己的父親給殺死了。

    “你說我的這個殺父之仇要不要去?我已經沒將他殺死就已經夠好的了,為什麼還要出現在我的面前讓我特別的……”說到這個的時候,巫後再次的拍了一下桌子,整個人一下子站了起來。

    丁志誠一句話都沒有,回巫後他知道此刻的物候說著這些話的時候都是在悲傷當中呢,也知道這是一種多麼痛苦的事情。

    自己最愛的男人殺死了自己的父親,從此自己只能跟這個最愛的男人反目為仇。

    父親也是自己這輩子最愛的男人,而且巫後再次的說著他的母親,母親是整個巫家傾國傾城的容貌,為了讓母親和父親分開。

    巫家的人居然直接都找了很多的那一些,地痞流氓,直接將自己的母親再次給強了,讓母親根本就不堪自辱。

    “看見我的母親就在我的面前就這樣死去了,就這樣自己殺著自己,那些星宿之力全部都將他的身體吞噬著!”說這個的時候,巫後的聲音都已經啞掉了,完全說不出任何的話,他還是勉強的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了丁志誠。

    丁志誠有一些後悔,為什麼要去知道這些八卦呢?對于巫後而言這些都是一些悲傷的事情。

    “我之所以還會在這里,只是因為我還有一些使命沒有完成而已,當我完成了這些使命,我會離開,我會回到那個懸崖再次跳下去……”之前說到那些的時候,巫後都是特別激動的,只有這一句話,巫後是特別幸福的。

    而且他對著丁志誠說這個話的時候,臉上都是笑容,丁志誠也很想知道在那堵牆的後面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世界,讓巫後的如此的向往。

    “其實不瞞你說,我來這個屋家也是為了調查一些情況,看一下這個,巫家這麼大一個大家族到底是怎樣的待人處事……”丁志誠想著既然巫後將他自己那麼多**的事情都已經告訴了自己,自己也不應該有所隱瞞。

    把自己來巫家的這個大家族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巫後,說自己來這里就是為了找一些被壓迫的人結成一個聯盟。

    “你把這些都告訴了,我就不怕我告訴巫家的人嗎?讓他們把你給逮捕了去,你可別忘了,我也是姓巫的!”巫後一只手托著腮,兩只眼楮盯著丁志誠看著。

    看著巫後這個樣子,丁志誠就笑了起來,之前的時候或許還會害怕,他會給這巫家的人講,但是當巫後說完那些話之後丁志誠覺得沒有什麼好怕的,都是同病中人罷了。

    “其實之前的時候我還不敢跟你講,可是現在我覺得沒有什麼不敢跟你講的,如果你想要告訴巫家的人的話,那你便去告訴好了,我也不會說什麼!”

    丁志誠,坐直了身子對著巫後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