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就是個背鍋的 > 第三百六十六章 白果果決定跟姐姐

第三百六十六章 白果果決定跟姐姐





    牢房里面白果果坐在白薇薇的前面,想要問一下白薇薇一些事情,為什麼白薇薇會這麼的極端?

    “姐姐你能告訴我一些真相嗎?我到底是什麼不知道為什麼你們一直都在這里吵鬧著,而且現在父親非要把你嫁出去不可,而且的話你要是不嫁,他也會把你五花大綁讓你嫁出去。”白果果不緊不慢的說著。

    听到這句話之後,白薇薇一下子激動了起來,沒想到自己的父親居然還想要把自己嫁出去。

    “他不就是怕我把他的那些丑事給說出來嗎?我要是說出來了的話,你也不太會信任他了,也不會認這個父親了,他會更加的覺得特別的難受,所以要是把我給嫁出去了,她會覺得我是在詆毀白家的聲譽……”

    白薇薇大聲的說著,整個人都有一些抓狂,也有一些生氣。

    手放在牢門上,狠狠的動那個門可是一直都沒有任何的用,那個門還是如此的屹立不倒,將他攔在了這個牢房里邊兒。

    “你不知道的話那就不用再去說什麼了,我也不想讓你也有那麼多的不好的記憶力好,開開心心的活著就好了!”白薇薇不緊不慢的對著白果果說著,他就不想讓自己的妹妹也活在跟自己一樣的深淵當中。

    “姐姐我決定了,無論你做什麼我都是要陪著你的,我決定要跟你在一邊,我不能在那邊做了這父親的父親,居然想要把你嫁出去,她可是一直都不是這樣的父親的呀。”雖然白果果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麼,但是他知道姐姐一定是正確的。

    因為的確覺得這次父親做的太過分了,此刻姐姐的身上都是很多的傷疤,白色的衣服上面都染了很多的血,變得紅透了。

    看到白果果都有一些心疼,可是自己的父親卻沒有一點的心疼,而且的話還非要把姐姐給嫁出去,就讓白果果就更加的接受不了了。

    听到這句話之後,白薇薇還是挺開心的,但是也不想讓自己的妹妹卷入這樣的是非當中來,而且白薇薇知道如果自己決定了要反抗白家的話,那麼就是一條不歸之路了。

    不過對于白薇薇而言,他從到大就在這個不歸之路的迷途當中從來都沒有回來過,所以也沒有害怕那麼多的東西。

    “我覺得我們的第1件事情就是把白薇薇給救出來,把他救出來之後就多了白家的勢力,白家還是有很多人都是願意跟在他的後面的!”丁志誠看著弓嘯蟬和星昱,其實是想以公之名來彌補私。

    而且的話丁志誠是有一定的把握的,他覺得他們兩個人肯定會答應自己的,而且就在他說完這句話不就真的就答應了他。

    “那我們什麼時候去救他呢?我覺得越早越好吧,他現在在那里肯定受苦了!”丁志誠再次的詢問著,想要早一點將白薇薇給救出來。

    可是他們兩個人都堅持說不要著急,不要著急,肯定不能夠意氣用事,做什麼事情都要從長計議,不能夠像這樣慌慌張張的就隨意的去做一些事兒。

    “你先去找一下白果果吧,我想白果果應該是跟她姐姐在一條線上你找他,我們可能會要輕松很多!”星昱對著丁志誠說著。

    丁志誠想了一下的確也是這樣,白果果跟白薇薇的父親並沒有鬧翻,他肯定能夠去看自己的,解決的,所以的話去找他應該是一個比較不傷腦袋的事兒。

    這段時間里面,星軌學院也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五大家族都開始內訌了,所以整個星軌學院看起來都是有一些讓人不解。

    所有的那些特別厲害的5大家族的人都是來自于這個星軌學院,所以大家都在爭取著當新聞學院的院長。

    “你說什麼?我們之前的那個輕軌學院的院長已經死掉了,所以現在他們才開始內訌,一直都在找的那個新的院長?”丁志誠感覺自己是不是產生幻听了?為什麼那個院長會突然間就這麼死掉了?

    可是,他們兩個人都堅定的看著丁志誠他們根本就沒有說謊,的確就是這樣,在丁志誠不在的這段時間里面,院長就莫名其妙的死去了。

    也就是因為院長的死去才讓我的家族開始內訌,一直想要找出一個院長來,掌管整個星軌學院只有掌管了整個星軌學院,就相當于是真正的,是這個星軌大陸的一個霸主。

    雖然說五大家族一直都在一起,但是,其實他們都是互相不服,互相的很想要把所有的權力都攬在自己的身上來。

    “其實對于我們而言,這是一個特別好的機會,通過這個機會我們可以推翻五大家族的統治,讓我重新的得到我們的統治!”星昱不緊不慢的說著,他說這個時候眼楮里面都會發光。

    想著時候所受的那些苦,看這五大家族欺壓自己的父親的事情,他的內心就感覺特別的崩潰,很想要讓這5大家族的人都在他自己的手上死去。

    不過對于他而言,冤冤相報何時了,如果真的要是得到了統治,也不會將這五大家族的人都趕盡殺絕,但是一定要讓他們受到相應的教訓。

    “還有一件事情我去找的人的話,以後你們要是真的成為這個行為大陸的霸主,我希望你能夠給他們一些好的甜頭,我說過你一定不會虧待他們的!”丁志誠再次的對著星昱說的。

    星昱笑了一下,也告訴丁志誠自己肯定會對他們很好的,既然決定了做這個事情,這些人也決定跟著自己,以後肯定有他們很多的不少的好處的。

    “果果!”丁志誠居然把自己畫成了一個女裝,在白家的府第里面走著,而且在那里叫做白果果。

    听到這個聲音之後,白果果有一些疑惑,為什麼一個女人的聲音所發出來的有一點像是一個男人?

    “我怎麼沒有看見過像你這樣的庸人呢?我們家里面什麼時候招了像你這樣的庸人了,而且你明明是一個女人,說起話來怎麼這麼像男人啊?”白果果雖然覺得自己這樣說的有一些欠妥,有一些不禮貌,但是還是這樣問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