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級boss飼養員 > 第七十五章 來自地獄的惡犬

第七十五章 來自地獄的惡犬

    甦宣面色一變,沒想到這麼快就被發現了,此時,再隱藏也是沒有用的。

    因為甦宣已經和它確認過眼神了,沒錯,看到了。

    甦宣反應迅速地和望舒結束了親吻,著急地道“如月你先走!”

    望舒被甦宣推開,而甦宣拿著刀劈向了狼頭。

    那個狼頭有辣麼大,比甦宣整個人都要大一些,看到甦宣跳過來,它張開嘴,哈了一下,甦宣瞬間被吹飛了,但望舒很快將其接住,沒有讓他受傷。

    “這個狼,好大的口氣!”

    葉天一臉震驚地說道,孤霜沒好氣地道“都這時候了,能不皮嗎?”

    望舒深知自己不是魔物的對手,即便她不久前已經修到元嬰期了,但修為的差距還是太大。

    “陣法已經消失,現在有機會逃走,我為你爭取時間。”

    望舒拉著甦宣的手道,拼著自曝元嬰,她至少能為甦宣爭取一線生機,能不能跑掉,就另說了。

    這時候也來不及兒女情長了,因為那巨狼正歪著狼頭,一副嘲弄的眼神看著他們。

    甦宣則是按住了望舒的手,道“如月,你先走,我會為你爭取時間的,而且,相信我,我不會死。”

    死應該是會死的,但是甦宣是玩家,死了沒關系,掉級而已。

    但望舒不知道這些,她只是雙目含情看著甦宣,柔聲道“只有這一次,我不相信你。”

    甦宣“……”

    “你們兩個磨磨唧唧的真的煩,小表弟,你帶她走,我給你攔著這只大狗!”

    甦瑩拎著大錘子,站在了他們前面,望舒一臉的不敢相信,沒想到,這個一直看她不順眼的表姐,居然會為了她拼命。

    而更讓她震驚的是,甦宣居然毫不猶豫地就拉著她跑了,你都不擔心你表姐嗎?

    望舒忽然有些心疼甦瑩了。

    甦宣“……”

    女人是真的奇怪。若不是知道玩家掛了會復活,甦宣也不會丟下這些隊友跑路,但在場所有人,只有望舒是真的會死,其他人都無所謂,甦宣也不會扭扭捏捏的。

    雖然死了只是掉級,但不得不說,甦瑩對甦宣挺好的,夏夢最了解這一點。

    甦瑩最害怕的就是大狗。

    像是金毛,阿拉斯加,哈士奇等等,因為甦瑩身材嬌小,這些狗將她撲倒,她都反抗不了,當然,大狗將人撲倒並不是做什麼奇怪的事情。

    而甦瑩之所以害怕,則是因為童年的時候被一只金毛嚇哭過,此後就有了心理陰影。

    她為了甦宣自己跳出來面對自己恐懼的東西,可以說是真愛了。

    夏夢決定,她站這對cp了。

    如果甦宣願意幫她追顧雪那就更好了。

    因為甦宣已經開始逃跑,所以巨狼的視線也追隨著他們而去,而這時候,甦瑩對著它大喊一聲“蠢狗,看我這里!”

    巨狼果然看向了甦瑩,而甦瑩猛地將錘子丟了出去,在那一瞬間,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甦瑩發現巨狼眼楮一亮,然後,一張嘴,就咬住了甦瑩丟出的大錘子。

    絕對的力量差距,就算是打中了,也不會有任何傷害的。

    不過,甦瑩吸引注意力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甦宣和望舒跑到了門口,果然,現在已經沒有那道無形的屏障了。

    甦宣回頭看了一眼,便見到巨狼的靠近了甦瑩,將頭低了下去。

    甦宣不忍再看,也拉著望舒沒讓她看下去,正是因為他不忍心看,所以錯過了接下來的畫面。

    巨狼將錘子丟在了地上,然後熱切地看著甦瑩,甦瑩一臉茫然。

    咋回事?

    “嗷嗚嗚嗚嗚!”

    甦瑩從巨狼的叫聲中,听出了催促的意思,她忽然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于是,她撿起了錘子,用力甩向更遠的地方。

    巨狼果然去追錘子去了,順便還踩塌了兩個房間,在錘子落地前,輕松地叼著錘子回來了,又往甦瑩面前一丟。

    甦瑩和她的小伙伴們都驚呆了。

    你確定這是來自魔界的巨狼,而不是惡犬?

    于是,接下來的院子里,便開始了丟錘子的游戲,甦瑩累的氣喘吁吁,丟不動了。

    但巨狼還是將錘子丟在她的面前。

    “我不丟了!都快累死了,反正他們也跑遠了,你咬死我算了。”

    甦瑩已經累得坐地上了,巨狼困惑地看著她,然後恍然大悟。

    接著,它的身體開始迅速變小,變得比甦瑩也只是大了一點點,這是它變小的極限了。

    而看著這一幕,其他人可以確定了。

    這不是狼。

    沒猜錯的話,這是傳奇魔物,哈士奇。

    專業拆家惡犬。

    這秦宅,也被它拆的差不多了,硬核拆家,此時的秦宅,差不多是一片廢墟,之前布置的喚魔井,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嗷嗚!”

    魔物變小之後,它看到甦瑩還是坐著不動,便張嘴咬住甦瑩的盔甲(甦瑩是重裝戰士),將她提了起來。

    甦瑩“……”

    這就是她不喜歡大狗的原因,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其他人自然不會坐視甦瑩被欺負,君莫言隨手甩出一把飛刀,並不是朝著魔物要害去的,反正打中了也打不死,沒必要激怒了它,而魔物縮小了體形,飛刀正好適合它。

    敏捷地一個跳躍,魔物將飛刀叼住,但很快,君莫言又放出了另一個飛刀,它只好將飛刀吐出,然後去追另一把,機智的葉天沖上去撿起掉落的飛刀,在它咬住君莫言的飛刀時,一把將飛刀甩出。

    君莫言隨手將第三把飛刀遞給顏如玉,于是,一場遛狗飛刀大賽開始了。

    這一個晚上,狗累慘了,人也累慘了,但望月城度過了平靜的又一個夜晚。

    廣寒宮中,甦念看著天上的明月,忽然覺得情況是不是有些不對。

    按理說,都這個時候了,我召喚出來的魔物,應該把望月城攪了個天翻地覆了吧?

    為什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秦家老宅的廢墟當中,魔物正在吐舌頭,它也玩累了。

    累了之後,它還是回到了最喜歡的人的身邊。

    它舔了甦瑩的手一下,嚇得甦瑩尖叫了一聲,後退了幾步。

    “嗷?”

    魔物瞪大了眼楮看著甦瑩,它是在表達困惑,但是,這長相配合這眼神,甦瑩總覺得這個狗子是在嘲諷她。

    甦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