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魅花紀 > 來到東德玄門

來到東德玄門

    喬飛雨找到廚房,做好飯,三人吃完飯,郭靈凌把銀票和一箱子銀兩和找來的珠寶放進儲物袋中,三人在附近買到一匹馬車,繼續上路。

    經過六七天的一路行走,終于來到東德玄門腳下,東德玄門處于幾座山中,雲霧繚繞,看起來像仙山。

    山上紅紅綠綠,紅的是杜鵑花,綠的是高大的樹木。樓閣下半部分隱藏在煙霧中,上半部分露了出來,像在空中一樣。

    郭靈凌下了馬車,往上一望,一個山門上寫著東德玄門,順著台階一步一步往上走,走到山門那兒。

    山門里面有看守的,兩個年輕的穿著道袍的人,攔住了他們,喬飛雨說“我們是來學藝的,怎麼不讓我進。”

    一個胖道士名叫唐子石,是看守山門的人,另外一個叫史翼,他們兩人是看守山門的。

    唐子石攔住三人,問“你們三人是干什麼。”

    喬飛雨道“我們是來學藝的,難道不讓我們進嗎?”

    唐子石道“要有里面的人帶才能進去。”

    郭靈凌把周雅文的介紹信拿出來,說“這個你交給周雅文。”

    “原來是大師兄,我馬上把你的信息帶給他。你們三人在這兒等一下。”唐子石說道。

    郭靈凌三人于是在那兒等待,喬飛雨說“周雅文是什麼人。”

    柳雪道“武功肯定比你高。”

    “現在比我高,以後不一定比我高,我一定要超過他。”

    柳雪道“那有那麼容易,別人可是在玄門待了很久呀!”

    “我們到一邊欣賞景色去,等他出來。”郭靈凌說道。

    好,三人站在台階下,向遠眺,霧氣很重,郭靈凌感到自己都快成了仙人。郭靈凌走到山門一側,山門幾棵柳樹。

    柳樹很高大,一陣風過來,使勁地舞動著她滿身的嫩油油的枝條,大口大口地吮吸著青晨的甘露,它們伸展著翡翠一般的枝條。

    郭靈凌秀發也被風吹起,陣陣發香撲鼻。

    喬飛雨忍不住摸了一下郭靈凌的秀發,發覺郭靈凌的秀發如絲稠般柔軟,很順滑。

    郭靈凌把秀發攏了一下。

    這個時候,周雅文從里面出來。

    郭靈凌很快就發現,她一直盼望能看到他,她發現比原來更加英俊。

    高挺的鼻子,厚厚的嘴唇,劍一般的眉毛,星目,英俊的側臉,面部輪廓完美的無可挑剔。身上有一股竹子的清香味,真的很好聞。

    他充滿磁性的聲音問“郭靈凌,那麼遠,怎麼找過來了。”

    郭靈凌低下了頭,不敢和他的眼神對視,“我父親同意了,所以我才過來。”郭靈凌想到路途遙遠,鼻子一酸,差點眼淚掉下來。

    “另外二位是……。”

    “他們是我的朋友,這位姑娘叫柳雪,這位公子叫喬飛雨。”郭靈凌介紹道。

    柳雪問郭靈凌“這位公子難道就是周雅文。”

    “是。”

    “既然是你的朋友,就跟我走吧。”

    “怎麼那麼帥。”柳雪贊嘆道。

    “修真的人當然長得帥。”

    “那也不見得,我見過修真的人也有丑的。”

    “走了,周雅文走了。我們快跟上。”

    “東德玄門,真的大呀。”喬飛雨不由稱贊道。“柳雪,那個男的真英俊,把他介紹給你。你倆真相配。”

    “可是我沒有想好。”

    “那麼帥的男人,需要考慮嗎?”

    三人跟著周雅文一起,來到東德玄門里面,郭靈凌發現東德玄門修真的人很多。但女的少,大部分是男的。

    看到郭靈凌和柳雪進來,眾人的目光齊齊掃向她們倆。

    “真的好漂亮,從來沒有見過那麼漂亮的姑娘。”

    “我也是呀,那雙美目真的很好看。”

    “難道是周雅文的女朋友,可是周雅文說他沒有女朋友。”

    眾人議論紛紛。周雅文帶他們三人到仙門主管那兒登記姓名一下。並安排了學院。

    郭靈凌和柳雪依然在一起,在女子修真學院,而喬飛雨分到玄機學院學習道法。

    周雅文帶他們來到一排排房屋前,指著一間房子說“這是你們倆住的房間。你們倆進去住吧。”

    周雅文接著又帶喬飛雨走五十米的距離,指著一間房子說“你跟男修真人員住一起。”

    郭靈凌和柳雪推開門,進去宿舍,宿舍很大,發現里面有二個女的已經住上了。

    郭靈凌和柳雪推開門進去,找到一間床鋪。這時一個年齡有二十三歲,身材豐滿,皮膚細膩白嫩,長長的睫毛,鳳目,小巧的鼻子,大大的嘴巴。

    郭靈凌听說女孩子嘴巴大會說話。

    這個時候,女孩子開口了,“你們叫什麼名字。”

    “我叫郭靈凌。”

    “我叫柳雪。那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歐陽采薇。我住在中州皇城里面。”

    “我的家鄉在青雲城幸會幸會。”郭靈凌說道。

    “听說你的家鄉,被妖怪攻佔了,人也快被妖怪屠光了。听說郭城主也被原天帝王所殺。”采薇說道。

    郭靈凌忽然听到采薇說她父親已犧牲,腦袋轟的一聲,人差點暈倒。郭靈凌對她父親非常敬重,忽然听到父親陣亡,一時不能接受過來。

    “你怎麼了。是不是哪兒不舒服。”采薇說道。

    “郭城主已經犧牲了嗎?”郭靈凌反問道。

    “我也是听來的。”

    “不要亂講。郭城主武功那麼高,怎麼能犧牲。”柳雪安慰道。

    “也許吧。不講這些。玄門這兒吃的伙食差,住的地方也差。”采薇說道。

    “那沒有辦法,誰叫我們是來學習的。”郭靈凌答道。

    郭靈凌化出從家里帶出來的被子,鋪在床上。

    “你是怎麼憑空拿出東西。難道你是神仙。”采薇不解問道。

    “我有儲物袋,儲物袋可以隨便裝東西。”郭靈凌拿出儲物袋,儲物袋閃閃發光。

    “還沒有見到這個東西,能否借給我玩一下。”

    “不行,儲物袋認我為主,我已經是他的主人。但我在這兒可以給你看一下。”郭靈凌把儲物袋給了采薇。

    采薇拿著儲物袋左看一下,右看一下,顯得十分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