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魅花紀 > 青月槍

青月槍

    柳雪不知道龍珠對人體有沒有害,所以也沒有煉化它,因為那個龍珠身上還冒著妖氣呢。柳雪只好把龍珠放進儲物袋中。柳雪降落到炎龍,發現炎龍已經閉上眼楮。

    柳雪還在不遠處,發現二個儲物袋,心想“這回我發財了,居然發現兩個儲物袋。另外一個儲物袋應該是洪暉前輩的。”柳雪把兩個儲物袋放在身上。

    柳雪發現自己真元之力,損耗過于大,于是盤坐在地上打坐起來,以便快速恢復體內的真元之力。

    全風濤到了尸體收留處,發現里面充滿了血腥味,一具具尸體被抬了下來,有正道的人的尸體,也有魔族和妖族的人尸體。尸體堆在地上滿滿的,幸好尸體蓋上白布,但是依然止不住血腥味。

    全風濤對收尸體負責人,收尸負責人對一個體形微胖的中年人,全風濤對他說道“這是劍盟盟主很重要,希望你們把他的尸體好好裝扮,明天也要送回槍盟。”

    “這,好吧。沒有想到槍盟的盟主也會死,真想不到。”那個體形微胖的中年人鋪了一塊白布在地上,全風濤把洪暉放在白布上面。然後那個體形微胖的人用白布把他蓋住。那個微胖的人說道“死得真殘,希望你死後能升天。”

    全風濤交待了一番,然後離開了,去找柳雪去了。

    他看到柳雪正在地上療傷,地上有炎龍的尸體。全風濤對柳雪說道“真不簡單,把龍炎給殺死了,他可是堂主。”

    “要不是洪暉把他打成重傷,我沒有把握把他殺死。”

    “看,我撿了兩個儲物袋。”柳雪拿出儲物袋。

    全風濤對柳雪說道“那個儲物袋是洪暉前輩的,我們就交給劍盟吧。”

    “好,那你怎麼不問我要另外一個儲物袋呢。”

    “你的東西我不要。”

    “那麼好呀。”

    “好了,不說了,我們去支援其它戰場吧。”兩人說著去支援其它戰場。

    另外一處戰場,蠍子精對上槍盟左堂主西門洪,西門洪也是拿著青色的槍,他這柄槍柄是青色的,他這把槍的名字叫青月槍。

    蠍子精拿著殤劍,殤劍一出,如墨汁潑進水里一樣。蠍子精說道:“是來送死的嗎”

    “不是,是來終結你的性命的。”

    “那也看你能不能拿下來。”

    “好,那我出招了。”西門洪化出青月槍,槍不斷發出青光,然後隱去光芒,西門洪拿著槍隨便一指,一道青色的氣勁發出來,看起來像槍的形狀,打向蠍子精。

    蠍子精隨手從劍中發出一道劍氣擋住青色氣勁。青色氣勁破裂開來。隨後劍氣和氣勁都化作流光消失不見了。

    “高手,不錯,今天我就領教你的高招了。”西門洪說道。

    “你也不錯,沒有讓我失望。看招了。江山如畫。”蠍子精打出了極招,極招出,兩人陷入水墨畫當中。

    西門洪知道是劍境,他的劍境只有黑白兩色,只要擋住他的進攻就可以了,想到此處,也不怎麼慌張。西門洪拿著槍應對著。

    蠍子精使用輕功踩著湖面飛了過來,來到西門洪的身邊,劍光閃閃,無數劍氣縱橫,劍境中的樹枝寸斷。

    西門洪沉著應招,槍不斷和劍踫撞,不斷發出火花。西門洪感到蠍子精出招太快,轉眼之間,劍氣已經劃傷了身上多處。

    西門洪只有防守的份,一輪攻擊過去。

    蠍子精也運使真元于劍上,劍上發出耀眼的光,然後他使用妖元之力化了數百個分身,數百個分身拿著劍,更加快速向他攻去,只見分身身後留下一串長影攻向他。

    西門洪只好把槍舞得密不透風,並且拿出三成真元護身,分身不斷和他槍交擊著,這樣的速度使西門洪有點害怕,就算有一點手顫,就有可能喪命黃泉之中。

    西門洪也是使槍多年,對于槍很熟悉,所以有自信接下來。轉眼之間,蠍子精攻擊過去,西門洪只是手臂和胸口劃出幾道傷口,受了輕傷,不過這點傷對于西門洪來說也不算什麼。在武林中經過無數次戰斗,受傷很常見,再說不受傷,怎麼能成長呢。

    蠍子精見他居然能防守住極招。說道“果然不錯,居然能防下我的極招,我的極招下,很多人妖都送命了。”

    西門洪在水墨畫感到不適應,便舉起青月槍,一股很大的能量從槍中發出來,變成耀眼的白光,沖開了蠍子精的劍境,兩人又來到外面。

    西門洪說道“看我的極招吧。”

    蠍子精說道“你發吧。”

    西門洪舉起水月槍,注入真元之力于水月槍之上,水月槍發出耀眼的青光,然後水月槍上面生出一個三米直徑的青色月亮,青色月亮生成之後,數百道青色槍芒紛紛從幻化中的月亮中發出,槍芒直接打向蠍子精。

    蠍子精說道“劍道無定形。”蠍子精看到無數槍芒來襲,蠍子精不敢大意,把妖元之力注入劍中,然後從劍中發出耀眼的光線,然後劍的上方出現一個妖字。妖字有三米直徑大小,然後從妖中發出無數光劍,射向槍芒。

    雙招相交,劍芒和槍芒紛紛相拉撞,碎裂開來,化為流光消失了。兩人功力差不多,所以劍芒和槍芒都消失了。

    西門洪收起槍招,月亮隨之消失。西門洪注入七成真元之力于槍上,槍發出耀眼的光線,然後槍朝著蠍子精一推,槍離手而去,槍芒不斷發出襲向蠍子精。

    蠍子精看到槍的速度非常快,避過已經來不及,注入妖元,使用劍身一擋,劍身的妖元不斷和槍尖的真元不斷踫撞,發出耀眼的光。

    槍的力量太強,蠍子精手震得發麻,身體接連後退,蠍子精退到一棵樹後面,不能再退了。他猛地用力,槍退後一點,西門洪飛過來,接住槍,使勁向前刺去,蠍子精避開,西門洪的青龍槍插進大樹中,把大樹插穿了。

    蠍子精看到他的槍插進大樹上,連忙用劍刺向他,他拿著槍柄,身子與槍成一條線,躲過槍,西門洪用勁把槍撥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