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魅花紀 > 入魔

入魔

    隗術師和魔月兩人共同施法,兩人術能像光蛇一樣在喬飛雨身上游走,喬飛雨頭部發出光,記憶的光能片斷緩緩不斷抽取轉移到兩人身上,兩人又把喬飛雨記憶的片斷通過術能在空氣中顯現。牢房中很多犯人伸出頭過來觀看,看守牢房的魔兵也在看。

    只見隗術師和魔月另外一只手,把喬飛雨記憶片斷投射到空氣中。形成一個立體畫面,像放3d電影一樣,不過里面放映的是喬飛雨最深刻的記憶。其中的一幅畫面,畫面中出現和郭靈凌約會的場景。

    畫面上是彩色圖案,畫面上兩人並排坐在草地上,草地面積很大,草中還夾雜著幾朵美麗的野花,紅的,粉紅的,黃的,各種顏色的都有,美麗極了。嫩草襯托著它們,它們點綴著嫩草,在遠處,有幾棵桃花,桃樹開著粉紅的花,使草地上顯得美麗無比。

    微風輕拂著兩人,郭靈凌微笑著說“你愛我嗎?”

    “我非常愛你,天地可鑒,我對你永不變心,山可崩,石可爛,我對你永不變心。”

    郭靈凌非常感動,臉上起了兩朵幸福的紅雲,“我非常感動,但是我需要你實際行動。說愛我,當然不能當真。”

    “好。”喬飛雨從草地上摘了一朵鮮紅的野花,插在郭靈凌的頭上,“這朵紅花就代表我的心。”

    “如果我們倆分離怎麼辦。”

    “不會的,上天怎麼舍得我們倆分開了。”

    後面畫面斷開了,空氣中雪花一片,過了四秒鐘,又轉到另外一個畫面,畫面中出現兩人開始冷戰,互不理睬的畫面。過後又轉到另一幅畫面,發現右持事鄭文曜和郭靈凌在一起的畫面。

    兩人十分甜蜜,喬飛雨只能遠遠看著他們倆相親相愛,心中有恨卻恨不出來,只能祝福他們倆,喬飛雨心想,我真的不如他嗎?

    隗術師和魔月抽取了喬飛雨大量的回憶,用了二個小時,兩人頭上開始冒汗了,兩人覺得差不多,于是撤去術能,喬飛雨身上的電蛇消失了,空氣中的畫面也消失不見了。

    魔月用手絹擦了一下俏臉上的汗水,然後對隗術師道“可以了。”

    “嗯,剩下的交給我吧。”隗術師答道。

    隗術師轉身吩咐魔兵頭頭去叫醒喬飛雨,魔兵頭頭吩咐手下的魔兵看守去提一桶水過來,隗術師問道“你們去干什麼?”

    魔兵道“我們去弄醒他呀。”

    “為什麼要這樣弄。”

    “因為我們經常這樣弄。”

    “但現在不行了,他以後就是我們的當中的一員。”隗術師道。

    魔兵頭頭感到不安起來,他怕喬飛雨起來報復,但又不敢違抗命令,于是只好打開牢門,吩咐兩個魔兵去叫醒他。

    兩個魔兵叫醒喬飛雨,然後出來了,槐術師問道“你想好沒有。”

    “我說過,我絕對不背叛正道。”

    “如果是這樣,那我們就設計殺死郭靈凌。”槐術師凶狠說道。

    “你們沒有那個實力。”喬飛雨相信郭靈凌的實力。

    “我們的魔王再過二天就要出關了,你看有這個實力嗎?”槐術師道“我們傳消息給郭靈凌他們,他們正道自稱正道,他們為了道德仁義,不可能不救自己的同事,到時把郭靈凌一網打盡。”

    喬飛雨開始動搖,因為他絕不允許郭靈凌喪命,犧牲別人他倒是無所謂,但是絕不能犧牲郭靈凌。如果她死了,他也不想活了。喬飛雨道“那要我怎麼做,才能救郭靈凌。”

    “如果你真心愛她的話,我會讓他和你入魔,而且幫你殺掉鄭文曜,讓你們雙宿雙飛,而且讓你做城主,她來輔助你,這樣我們雙方都有好處,我們得到你們兩位戰將,魔族實力將大大增加。到時我們魔界將一統江山。”

    喬飛雨心想只要能保住郭靈凌,他什麼也願意,于是回答道“好,只要你們不傷害郭靈凌,我听你的吩咐。”

    “好,我施法了,在我施法期間,他不能有任何抵抗。”

    喬飛雨于是閉上眼楮,隗術師把自己的控制術和魔氣全部輸入喬飛雨體內。魔氣慢慢輸入到喬飛雨體內,喬飛雨也入魔了,並且受到隗術師的控制,隗術師施法完畢,喬飛雨頭上冒出黑氣出來。

    喬飛雨入魔後,心性隨之改變,惡念生長得很快,腦中一想做好事,就頭疼欲裂。一想到做壞事,就興奮無比,成魔過後,以怨報怨。

    魔月看到喬飛雨成魔後,解開他體內的封應,喬飛雨恢復了武功,喬飛雨看到魔兵頭頭站在牢房外,知道魔兵頭頭凌辱過他,然後從牢房中走出來,沖到魔兵頭頭那兒,用手掐住魔兵頭頭的脖子,魔兵頭頭在喬飛雨強大的力道之下,完全沒有了反抗。

    喬飛雨把他舉起來,然後使勁用力,那個魔兵頭頭脖子斷了。喬飛雨接著把他丟在牢房地面上。另外兩個魔兵嚇得躲得角落里發抖。隗術師和魔月兩人也不去阻止,因為他們看來這樣喬飛雨才是真正成魔了。

    魔月道“看來他真正的成魔了,心性也隨之改變。那我告辭了。”魔月說完離開了。

    隗術師轉身對喬飛雨說道“你跟我去一個地方,你初次入魔,需要好好修練魔功,才能真正成為一名魔將。”

    喬飛雨點了點頭,隗術師于是帶著喬飛雨到了一個地方,那里堆滿骷髏頭,骷髏頭發出綠色的熒光,地面上也有好幾具骸骨,骸骨上面還有鮮血往下流,而且上面不斷冒著綠氣。里面怨氣滿天,而且怨靈在空中飛來飛去。

    喬飛雨入魔以後,對這兒感到特別興奮,好像吸食了邪片一樣,喬飛雨仰起頭深深吸了一口氣。感到特別舒服。

    隗術師對喬飛雨道“這兒就是你的修煉場所,對你修練魔功很有幫助,我這兒有幾本魔界武功秘笈。你就在這兒修練吧。”隗術師于是化出幾本書,交給喬飛雨。喬飛雨接過書。

    喬飛雨于是坐下來,修練魔功,喬飛雨發覺修練魔功很快樂,不像學習正道的武學那樣枯燥無味。

    隗術師看到喬飛雨在那兒修練魔功感到很興奮,“成魔是不是很快樂,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喬飛雨道“是。”

    隗術師于是出去了,留下喬飛雨一個人修練魔功。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過了一天,郭靈凌他們潛心修練,顧不得其他的事情,花月柔也忙著制作靈符。

    郭靈凌修練完後,覺得再過三天,元嬰初級境界就會圓滿,就會跨入中級境界。郭靈凌非常擔心喬飛雨的情況,到現在還是沒有他的消息,郭靈凌只好等他的消息。

    郭靈凌覺得正道力量折損很多,于是想去請一些助力過來,郭靈凌想到到哪兒去請了,郭靈凌想到天機門離這兒不遠,來回四五個鐘就到了,天機門,是父親修真的門派,而且听父親以前說他的師傅就在天機門當掌門,而且是一個女掌門。他的師傅叫顏如芙,郭靈凌心想他父親武功不低,天機門的人武功也不低。

    郭靈凌于是決定到天機門去請一些助力過來,也好對抗妖魔。

    郭靈凌于是告別了在棲風谷的眾人,湘文麗說要和郭靈凌一起去,被郭靈凌拒絕了,因為郭靈凌覺得眾人要加強修練,而且這兒也要有人在這兒,如果妖魔找到這兒,來進攻這兒怎麼辦。

    郭靈凌于是一個人一路疾行,有時還使用輕功飛行,也用了四個多小時,到了天機門的山腳下。

    郭靈凌抬起頭往上一看,在半山腰有幾幢閣樓,閣樓周圍古木青翠,煙霧環繞,有很多石頭做的台階直通上面。郭靈凌于是順著台階往上走。有一些三三兩兩的修真之人,從天機門下來,郭靈凌于是走完了石階,上到半山腰,進了外面的廣場。

    郭靈凌走到天機門的大門處,外面有一男一女在外面看守。男的和女的都佩了劍,修真人士打扮,兩個人十九歲左右,女的漂亮,男的英俊,郭靈凌說明了來意,要見天機門的顏掌門。

    那個姑娘的听了郭靈凌解說,于是道“你在這兒稍等,我就去通報掌門。”

    郭靈凌于是在外面等,看了一下風景,發現這兒風景如畫,美麗非常,郭靈凌贊嘆道“果然是修真的好地方。”

    郭靈凌在外面等了一會兒,那個姑娘的很快就回來了,那個姑娘的對郭靈道“我們掌門有請,快隨我一起來。我帶你去見掌門。”

    郭靈凌于是跟著那個姑娘一起走,走到一處大殿,大殿氣勢恢宏,上面書寫著三個大字,天機門。

    那個姑娘把郭靈凌送了進去,然後離開了。郭靈凌于是走了進去,發現掌門坐在上面的玉椅上,兩旁也坐著人。郭靈凌走了進去,對掌門施了一禮。“晚輩郭靈凌,參見顏掌門。”

    只見掌門坐在殿上方玉椅上,年齡約莫三四十歲,不過修真的人看不起來,真正的年齡,因為修真的人比正常人年輕許多,七十歲的人像正常人四十多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