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魅花紀 > 逃婚

逃婚

    顏如玉道“你是被仇恨蒙上了心吧!才做出如此舉動。”

    “是的,我是被仇恨蒙蔽了心,我發誓今後將不再找郭靈凌麻煩。”

    顏如玉看到萬春柔已經到了中年,還有幾年青春,而且她在天機門表現不錯,她生了憐憫之心,顏如主道“既然這樣,那就回去禁閉思過五年。”

    “多謝掌門。”萬春柔一陣驚喜。

    郭靈凌看到顏如玉判決太輕,道“她是個有野心的女人,這樣判決太輕了。請掌門重新判決。”

    萬春柔道“請掌門莫要相信她的話。郭姑娘你是覺得我綁架了你娘你懷恨在心,所以你想要掌門重新判決。”

    郭靈凌道“萬春柔是個有野心的女人。”郭靈凌把萬春柔在花神大陣說過的話一字不漏告訴了顏如玉。

    顏如玉听了也覺得這個萬春柔太惡毒,看來只有嚴懲。顏如玉目光看向萬春柔道“你還有何話可說。”

    “掌門不要相信她說的話,她沒有證據。”

    郭靈凌笑道“要證據還不簡單。”

    郭靈凌拿出留聲符,留聲符在空中飄來飄去,把萬春柔說的話錄入符文中,郭靈凌道“你還有話說嗎?”

    顏如玉道“看來我要重新判決了,依照天機門的規定,廢去萬春柔的修為,逐出天機門。”顏如玉說完,上前施展武功廢了萬春柔的修為。萬春柔修為全廢。再想練的話,比登天還難。而且顏如玉叫人把萬春柔的儲物袋和劍全部沒收了。顏如玉嘆了口氣道“自作孽不可活。”

    萬春柔修為被廢,一下子變老了許多,臉上有很多皺紋,臉也沒有白嫩光滑了,萬春柔跪下來哭道“請掌門憐惜我吧。我現在四五十歲的人,在外面沒有謀生手段。請調我為天機門工作。”

    顏如玉臉冷似鐵,道“這時來求我,當時我求你放人,你對我那麼堅決。”

    萬春柔哭著道“我錯了。請掌門放過我。”

    郭靈凌看到萬春柔很可憐,對顏如玉道“掌門,我原諒她了,那就給她一條生路吧。”

    顏如玉有了台階下,“好,看在靈凌姑娘的份上,我就讓你到天機門幫眾人洗衣服。每月月薪五兩銀子,你可願意。”

    萬春柔現在無處可走,也只好答應“願意。”

    顏如玉對郭靈凌道“我走了。門中還有要事,我先回去了。”

    郭靈凌道“我送你一程吧。”郭靈凌把綁在萬春柔身上的花藤,並解開萬春柔身上的穴道。

    “不用。”顏如玉說完,帶著萬春柔離開了。

    眾人于是都散去,郭靈凌和小蘭回到她母親方翠花那兒。郭靈凌看到她母親在做飯,郭靈凌道“娘親,我回來了,你沒有事吧。”

    “還好,只是受到驚嚇。我最擔心你為了救我,不顧自己的安危。”

    “我家大小姐機智勇敢,肯定沒有事,郭伯母不要擔心她,大小姐沒有那麼蠢,救人什麼也不顧。”小蘭笑道。

    “嗯,你們失蹤我也很急,我擔心你們死了。”郭靈凌道。

    “眾人都平安,我放心了。”郭靈凌母親方翠花道。

    郭靈凌回到自己房間練習武功。郭靈凌需要靜下心來思考接下來的事情。郭靈凌心想魔王出關,沒有會過魔王,不知魔王的實力怎麼樣,但是她心想,魔王既是魔主的哥哥,修為絕對比弟弟強。

    郭靈凌只好專心練功,讓氣脈寬度再加寬。郭靈凌靜下心來打坐。郭靈凌練習武功練習了兩個小時,柳雪來到棲風谷。

    柳雪到了棲風谷找到郭靈凌住的地方,柳雪穿著一身紅色婚紗,外面很多人看著柳雪,柳雪來到郭靈凌住的屋子來找郭靈凌。踫到郭靈凌母親方翠花。

    柳雪高興地道“郭伯母也在這在這兒。”

    郭靈凌母親方翠花道“是呀,靈凌接我來到這兒。怎麼穿著婚紗進來了。”

    “一言難盡。我父親叫我嫁一個富商的兒子,我誓死不從,但是我父親說不嫁,就要斷絕我和他的父女關系。我只好答應,我從花轎中飛出來,但是我無路可去,就來到這兒來了。”

    “原來如此,你回去看望你父親和母親了。”

    “多謝郭伯母,我回去探望了他們。”柳雪問道。

    “他們還好嗎?”郭靈凌母親問道。

    “身體健康。”

    “你父親並不是真的要斷絕父女關系,他覺得你長大了,在江湖上混,可能遇到危險,不如把你嫁人算了。等過一段時間,等你父親氣消了。她會重新和你和好的。”

    “多謝郭伯母的金言,靈凌在嗎?”

    “她在里面練功了。你進去找她吧。”

    “好,我這就進去。”柳雪于是進了郭靈凌房間。

    柳雪發現郭靈凌正在閉目練功,柳雪進來,道“那麼認真,那麼久了,你想我嗎?”

    郭靈凌睜開眼,看到柳雪穿著婚紗,猜到了大半,郭靈凌眉開眼笑道“當然想,怎麼不想,你不在這兒歡笑也少了很多。”

    郭靈凌看到柳雪穿著紅紅的婚紗,頭上戴著滿頭的金飾,道“你穿著婚紗好看多了,剛回去那麼久就想老公了。”

    柳雪道“就別取笑我了。我父親非要我嫁給一個富商之子,我只好答應,但是我在半路上,想到全風濤對我非常好,如果我嫁給那個富商之子,就非常對不起全風濤了。所以我從花轎中逃出,施展輕功來到這兒。後面有高手追我,我不敢停留,連婚紗也沒有脫下。”

    郭靈凌笑道“那麼急,幸虧你的輕功不弱。不然你真要嫁給那個富商之子。那個富商之子怎麼樣。”

    “雖然很有錢,但是長得肥頭肥腦,舉止浮躁,而且對我動手動腿,要不是看了我父親的面,我真想打他。”

    “誰叫你長得那麼漂亮了。”

    “你比我還要漂亮是嗎?”

    郭靈凌繼續道“你父親怎麼叫你嫁給那樣的人呢。”

    “他家里很有錢,經營好幾個城鎮的錢莊。”

    “那你後半生不是有保證了吧。”

    “莫要取笑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