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魅花紀 > 結婚畫

結婚畫

    鴻雲道尊和郭靈凌化光而走,鴻雲道尊去處理種懷的事情了,並把馮軒教訓了一頓,並降級處理。

    話說陳白雪和龍劍結婚第二天中午,陳白雪道︰“在屋里太無聊。我們結婚沒有畫過像。我們去找畫師畫我們結婚照。好嗎?”

    龍劍道︰“嗯,好。但不知道這兒有畫師嗎?”

    陳白雪道︰“叫郭姑娘幫我們兩人畫。她畫的挺好。”

    龍劍想了下道︰“不行,郭靈凌很忙。我們還是去找別人吧。”

    陳白雪道︰“好吧。俠義聯盟的畫師挺多的。”

    龍劍道︰“那就走吧。听說在蓮花池有一畫師畫技挺好,叫他們替我們兩人畫。”

    陳白雪道︰“你牽著我的手一起走。”

    龍劍害羞道︰“外面有那麼多人,恐怕不好吧。”

    陳白雪撒嬌道︰“不管了。我就要你牽我的手。”

    龍劍道︰“好吧。”

    龍劍牽著陳白雪的手一路走吧,路上惹來許多羨慕的目光。

    兩人來到湖邊,看到樹萌下,一個畫師正在那兒寫生。

    陳白雪和龍劍走過去,陳白雪道︰“能否幫你們畫幾幅畫。我們剛結婚作個紀念。”

    那個畫師道︰“我們這兒有很多名人來畫過像。郭盟主也來到這兒畫過像。”

    陳白雪道︰“那給我看一下。”

    那個畫師拿來一疊畫像。

    陳白雪隨便翻了一下,發現很多俠客來畫過像。陳白雪看到畫師幫郭靈凌畫的像。

    陳白雪看到畫中郭靈凌處于月季花叢欣賞月季花。畫的非常好。

    那個畫師問陳白雪道︰“你確定要畫嗎?”

    陳白雪道︰“當然要畫。”

    那個畫師道︰“五十兩銀子十副。”

    陳白雪拿出五十兩銀子出來交給畫師。

    “好,你們擺幾個恩愛姿勢。”那個畫師道。

    陳白雪和龍劍擺了幾個恩愛姿勢。那個畫師畫起來,畫了一個小時,畫出了大概出來。

    陳白雪道︰“什麼時候來取畫。”

    那個畫師道︰“五天過來取。”

    陳白雪道︰“好。”

    陳白雪于是和龍劍回去了。

    轉眼又到了太陽落土的時候,湘文麗抱著可愛的貓兒來到郭靈凌那兒,沒有找到郭靈凌。發現郭靈凌正在花園采摘幾朵月季。

    滿園的月季嬌艷欲滴。顏色多種多樣,有粉紅、深紅、桃紅、橙色、白色、金色各種各樣的花爭相開放。

    郭靈凌采摘了好十幾朵。

    湘文麗放下了手中的貓。讓它下地自由活動。

    湘文麗道︰“你園里那麼多月季真漂亮。不過我有個疑問,那麼漂亮的月季你摘下做什麼?”

    郭靈凌道︰“當然是泡澡用。月季花泡在水里洗澡對皮膚特別好,所以我時常采幾朵月季回去,泡澡用。”

    湘文麗道︰“怪不得你皮膚水嫩水嫩的。要不我在你這兒拿一百棵月季回去。”

    郭靈凌笑著道︰“真貪心。你要那麼多做什麼。”

    湘文麗道︰“我當然要那麼多,我想每一天都有花看。”

    郭靈凌笑著道︰“好吧。你拿吧。”

    湘文麗手一揮,一百盆月季花直接收入空間。

    湘文麗道︰“我拿走了,不過看你很心疼,不過我有術法可以提取月季花油出來。”

    郭靈凌道︰“這麼神奇。”

    湘文麗施展靈力起來,靈力鑽入花中,然後從花中出現一滴滴月季香油。

    湘文麗道︰“收。”

    無數月季花油從花瓣中而出,進入湘文麗的瓶中。

    湘文麗把瓶子給了郭靈凌。

    郭靈凌用俏鼻聞了一下,道︰“真香,不知這種香能迷倒多少少女。”

    湘文麗道︰“那麼美的花就能迷倒無數少女,何況月季花油了。”

    郭靈凌接過花油,把花油放入空間中,郭靈凌道︰“謝了。”

    “不用,這是我從你那兒拿走月季花的代價。”湘文麗道。

    郭靈凌道︰“到我那兒吃水果嗎?我新買回一批新鮮水果,一起吃吧。”

    湘文麗道︰“那就不用客氣。”

    郭靈凌道︰“我就不喜歡你客氣。你能吃多少,就吃多少,我哪兒有大量的,而且天氣熱,最近我買了一些西瓜回來。”

    “那麼好。西瓜可是解渴良品。”

    “當然能和好友品嘗真的不錯。”

    湘文麗道︰“可惜柳雪不在,如果柳雪在,三人一起吃。郭盟主,我們什麼時候救回柳雪。”

    郭靈凌道︰“不急,我自有計劃。”

    “鬼皇會對柳雪不利嗎?”

    郭靈凌道︰“鬼皇雖然是反派頭目,但是他的為人,我絕對相信,他絕對不會做柳雪不願意做的事。”

    湘文麗道︰“那我就放心了。”

    郭靈凌和湘文麗邊走邊說,轉眼之間回到郭靈凌的家里。

    湘文麗看到郭靈凌窗前擺放幾盆月季,

    湘文麗看到郭靈凌桌上有一些畫,畫的是她。好看至極。

    其中畫的一副畫,是在桃花下舞劍。

    湘文麗道︰“那些畫是你畫的嗎?”

    郭靈凌道︰“有些是,有些不是。”郭靈凌把桌上的字畫收拾一番。

    郭靈凌拿出其中的一副畫出來,對湘文麗道︰“這是昨天我畫的鵲橋會。”郭靈凌拿出其中得意之作出來。

    郭靈凌道︰“好看嗎?”

    湘文麗看了一下,道︰“好看,陳白雪看了定會喜歡。”

    郭靈凌道︰“我就是要把這張畫送給陳白雪。”

    郭靈凌把自己得意畫作,收在自己空間里面。

    郭靈凌化出水果出來,放在桌面上,一盆盆水果晶瑩剔透。

    郭靈凌玉手一拂,數道氣勁直接切開水果,水果被切成一片一片的。

    湘文麗拿出一片西瓜出來。道︰“那我就不客氣。”

    湘文麗吃了好幾片西瓜,道︰“真解渴。”

    郭靈凌接著也吃了很多水果。

    湘文麗最後拿了一個百香果,湘文麗聞了一下道︰“真香。”

    “那就多吃幾個。”

    湘文麗道︰“吃不下了。最後一個。”

    “好吧,那我收起。”

    郭靈凌把盆子收起來,郭靈凌道︰“現在小蘭不在,沒有人洗碗了。”

    湘文麗道︰“我幫你洗。”

    “怎麼好意思勞動大小姐你了。”

    “沒有關系,我向來勤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