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柯南世界的小奶狐 > 第150章:柯南的眼淚

第150章:柯南的眼淚

    一樓最左側的房間內。

    服部平次他們重回現場,分析三人案發時的動和動機。

    走到房間中央,環視四周一圈,最後拉開窗簾站在玻璃門門口。

    “一開始窗簾是敞開的,會不會用鋼絲固定在欄桿上,讓他一拉就可以把傳來打開的,人在遠處一樣可以。”服部小聲呢喃。

    “絕對不可能!”柯南聲音從身後傳來,服部和甦月璃互視一眼後,一起轉身看去。

    只見柯南斜倚在門框邊,臉上卻看不出任何情緒來。

    “案發後,我就立即查看了他到過的房間。窗簾沒有取下鋼絲的痕跡,欄桿也沒有拉扯鋼絲摩擦的痕跡。

    當時最靠近凶案現場的,是在雷先生,但是按下開關後循著樓梯往上爬,到達凶案現場至少得花十秒鐘的時間。雷的左膝蓋曾經受過傷,所以絕對不可能在三秒內行凶。

    至于麥克呢,他的阿基里斯腱拉傷,正在做復健。里卡腳程本來就慢,所以他們三個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行凶的。”

    柯南臉上慢慢浮出笑容,與其說是在說服他們,不如說在說服自己罷了。

    服部眉頭越鎖越緊,甦月璃也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我說工藤,你今天很不對勁。”服部一下子貼近柯南,那張臉猛然放大,不放過柯南臉上任何表情變化。“你平常對這種不在場證明含糊的家伙,早從各方面提出質疑了。”

    “呵呵!真愛粉罷了。”甦月璃扶額吐槽,“柯南已經有點腦殘了。”

    柯南身子一僵,如同受驚的小兔子連連後退,直到撞到房間的儲物櫃上。

    服部平次原本繃緊的臉上這下露出抹笑容,柯南郁悶的看向其他地方。

    真…愛…粉?還腦殘。特麼的,他只想說我們不約。

    壁櫃被撞出一條縫,露出里面不該出現在這里的東西。

    拖把?柯南抓起拖把,抬頭看向緊盯著他的兩人。

    “我說工藤,這下子就有可能啦!另外兩個也許無法行凶,也許他只要習慣了使用那個玩意,就能從遠處操房間里的照明。”

    柯南臉色依然沒變,真是眸底多了絲異樣。轉頭看向他們,笑著說道︰“你在胡說什麼啊,他身上根本就沒有那樣的東西。”

    “那麼小的東西,不是想帶幾個就可以帶幾個。”服部也有些惱火,嚴肅的看著他。

    “你少胡說,”柯南臉上浮出憤怒表情,怒目圓瞪瞪著服部平次。“我一定會證明這一點,你等著瞧好了。”

    說完,拋下手中木桿,直接沖出了房間。

    柯南?服部臉色陰沉,看著柯南越走越遠。

    “你不去幫幫他嗎?”甦月璃走到服部身側問道。

    “不,他根本不需要。”服部輕笑一聲,“相信他一定會解決的。”

    甦月璃听到他的話,眼里泛起一股笑意。

    看來……好基友果然最了解好基友啊。

    ……

    柯南再次出現後,臉上的低沉怎麼也掩藏不住。看著一身低氣壓的他,甦月璃忍不住微微屏息,擔心他一下子爆發出來。

    “服部,我需要你的幫忙……”柯南略帶低啞的嗓音,讓他們本能的同意了他的要求。

    時間越來越晚,宴會廳里的雷等人早已經等的不耐煩了。

    “警官,我們可以先回去了嗎?”雷對著大隴警官問道。

    “這個……”他遲疑了。

    “沒關系了,大隴叔。”服部開口打斷了他的話,轉而笑著說道︰“他們三個人身上,不是沒有測出硝煙反應嗎?”

    “可是,平次啊……”大隴再次猶豫。

    “在這之前,我倒是有點事拜托你們三位。”服部笑的十分神秘。

    “呃?你有事要我拜托我們?”他們互視一眼,一臉疑惑的問道。

    “沒錯!但是只有你,雷。”

    服部星眸低垂,臉上的笑容多了份危險。

    “?”雷臉上迅速劃過一絲慌張。

    “不瞞你說,現在正有個人等著想見你。”服部揚起嘴角一抹笑,看著他說道,“這件事就拜托你了,那小子可是你頭號球迷啊!”

    樓上,雷剛剛走到門口,就被屋內的情形給驚嚇到了。

    他迅速環視四周,沒有發現有人在這里。

    “這是誰搞的?”他英俊的臉上涌出惱怒,快步走到門口怒道。

    “對!”

    雷慌亂中轉頭,看向樓梯上方的發聲處。

    “這個方法實際上很簡單,其實只要先將客房的大門打開,在將洗手間的氣窗抽掉。利用氣窗和拖把,就可以制即便是從二樓也可以打開燈的裝置。

    接下來,只要將準備好的足球從這個樓梯上往下踢。”

    聲音剛落,樓上變成了  的物體落地聲。

    雷神色慌張,看著那個足球從樓上跌落,緩緩撞到門口的拖把上。拖把倒地,氣窗板直接正在電源開關上。

    燈打開了!依如柯南預想的一樣。

    “至于落地窗的窗簾,只要事先拉開。在外面看來,我們都會以為是你親自走到客房里將燈打開的。”他的聲音再次傳來,雷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鎮定自若。

    “沒錯吧,雷!”柯南走到樓梯拐角,居高臨下地看著下方。“就連我這個小孩子只要多練習幾次做得到,對于踢中鋒時被譽為足壇自由之神的你,想必就算蒙著眼楮也能做到吧。”

    雷臉色不明,他不敢相信破解自己手法的只是個小孩子。

    “這樣的話,即便是在二樓你也可以一邊把燈打開,一邊可以把等在那里的報社記者殺掉。”

    “哦!這事可不能開玩笑……”雷偷偷松了口氣,面對小孩子而且還是自己的粉絲就簡單多了。

    可惜,事與願違。

    “你的計劃我已經全部想通了,”柯南直接打斷他的話,淡掃一眼他繼續說道︰“你設下陷阱的這間房間,原本應該是第二順位就可以打開燈的房間。而你卻先走到二樓去完成其他房間,一邊踢下足球一邊用槍殺死早已等在那里的報社記者。只要爬下樓梯,裝出听到槍聲大為震驚的表情就可以了。我說的應該沒錯,雷!”

    雷恍然大悟,迅速收斂受驚的心神。

    “非常好!不過,小朋友,你似乎還忘了一點。里面有個錯誤,就是在我開燈之前到听到槍聲之間,只有不到三秒的時間。這麼短的時間,我又怎麼可能會殺人呢?”他干笑掰著手指,一一說道︰“我還要踢球,還要敲艾德的門,另外還要等他開門。三秒鐘時間根本不夠用啊……”

    “你不是踢球後才去敲門的!”柯南再次打斷他的話,“而是敲了門之後才來踢球的吧?”

    柯南星眸對上雷慌亂的眼神,一切都再明顯不過了。

    “可是我有開槍的話,火藥不就……”雷再次狡辯道。

    “警方檢測硝煙反應,只有會在外套領口附近。頂多會再檢查長褲,幾乎會很少檢查衣服的內側。你在行凶之前,先脫了外套。開槍時的火藥,只會噴到上衣和長褲上。你只要在伸出窗之前,將外套穿上。在回到房間等待的時候,換到上衣跟長褲,警方根本查不出硝煙反應。

    足球你只要用針泄了氣,藏在上衣口袋里面就可以了。至于這根針,我就是在你上過的洗手間里找到的。”

    “可是,這又能說明什麼呢?”雷低頭看向柯南,他現在可不敢小看這個小鬼了。

    “其實,艾德早已經表明凶手就是你。”柯南臉上的哀傷再也掩藏不住了,他神情低默繼續說道︰“艾德右手手指的姿勢,是吃壽司才有的動。至于他左手的那條皮帶,指的是band,在壽司店工人員都習慣用暗號來溝通。在店里的菜色里,band所代表的就是8號這道菜。而這個暗示,就是他在臨死之前只充你雷卡提司就是凶手的死亡信息。”

    雷心底更慌了,臉上開始陰晴不定。

    “說來真是諷刺,我原本想證實你的清白,沒想到越是查證越找到更多證明你是凶手的證據。”柯南嘴角扯出嗤笑,神情變得格外低沉。

    “boy,你剛才所說的證據,完全沒有一樣是確切的鐵證。”雷故輕松,絲毫沒有被柯南的氣勢壓倒。

    “不,還有鞋子。”柯南沒有轉頭,“你使用的是左輪手槍,硝煙會以槍身為中心放射狀散開,鞋面也難以幸免。我想你應該還沒有換鞋子吧,可以算得上是鐵證了。”

    “啊?”雷臉色一瞬間崩塌,但看到柯南一直背對著他又給他增添了一份機會。

    “你快去自首吧!你去找警方自首,就算是我求你了。”柯南眼角滑落一滴晶瑩的淚珠,在燈光照耀下七彩斑斕甚是好看。

    一樓偷偷用神識關注這里的甦月璃,不由得呆愣出神。

    工藤!要自己崇拜的偶像離開足壇,是不是很痛苦啊。

    雷思緒萬千,臉上表情不斷變化。最後,他下了決定道︰“i'sorry,我不能去自首。我如果被捕的話,我的球迷還有家人,都會非常非常難過的。我會依靠你的忠告,把這雙鞋子擦干淨。”

    說完,他就慌慌張張想要離開這里。

    “等一下,”柯南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計劃,只听到柯南嚴厲的說道︰“你該坦誠的,應該不止是這件事吧!對不對呀?歐洲的鋼鐵要塞——雷•卡提司。”

    足球從柯南懷中掉落在地上,只見他擺出射門的姿勢。足球直接從房內彈出,沖著雷臉部射去。

    雷擺出守門員的架勢,可是右腿關節的疼痛讓他根本沒有辦法行動。強而有勁的力道,讓足球擦著他的臉部飛馳而去。

    “怎麼,你是怎麼了?”柯南慢慢靠近他,“剛才那一擊球,普通高中生都能踢出,對你而言應該單手就可以接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啊?你回答我!”

    柯南大喊出聲,把壓抑心底的困惑大聲的喊了出來。

    “你是怎麼知道的?boy。”雷似乎放棄了,“你怎麼知道毒品把我的身體搞垮了。”

    “不停的打哈欠,還有關節的疼痛,是服毒的最明顯癥狀。你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沒有按照你左膝的舊傷,反而按著右膝的時候,我就已經注意到了。

    看來那個報社記者所說的,你當初表現是……”

    “不,你錯了!其實我最早開始注射毒品,是在丑聞厘清之後。那篇莫須有的報道,居然叫我老婆逼得自殺。我為了對艾德報仇,就在心里擬定一個計劃。先讓他懷疑我繼續有服藥,引誘他到我老婆的故鄉日本來。也為了擺脫失去心愛的妻子,我才會…我只能夠依賴毒品。”雷痛苦抓著額前頭發,臉上盡是悔恨。

    “s!即使人生中艱苦難當,都不該是你服毒與殺人的借口。輸家就該甘于收到紅卡!”柯南神色慎重,看著癱坐在地上的他。

    “沒錯,我輸了。一個球員,我輸了這場比賽,也該是退場的時候了。”雷悵然淡笑,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不僅僅是為了心愛的妻子,也為你這樣的球迷。”

    服部和甦月璃看著雷緩緩走向大隴警官,他們都知道這是這個八號球員最後的一場比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