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諸天改革者 > 第45章 和周炳林的戰斗

第45章 和周炳林的戰斗

    “請陳先生指教!”

    院子里的一個演武場,周炳林說了一聲,眼楮的目光似乎陡然比剛才亮了十倍,瞳孔之中清晰的照印出陳諾的身影,身體在極速沖過來。

    一瞬間,氣勢如虹,旁邊的嚴元儀看到周炳林的氣勢眼中也閃過一絲稱贊。

    年過五十,本應該身體機能下降的周炳林,因為一生養生功夫卻依舊保持了年輕時的巔峰。

    這在國術中,分屬難得!

    崩!

    來到陳諾身前,周炳林兩手一揚,雙腳如老樹扎根,脊椎身體隨著手勢前弓,兩拳分打。

    空氣炸裂,周炳林這一發勁,身體就如同一張弓,雙拳就是要拉弦射出去的箭,匯聚了全身的勁道再借助沖勁狠狠捶向了陳諾的胸腹。

    這是太極中的彎弓射虎雙風炮,屬于太極拳中彎弓射虎和連環炮的集合,力量爆發之剛猛,在眾多國術拳術中都屬于勇猛無敵的狠招。

    這樣的一拳,如果沒有突破到國術化勁,把整條脊椎練到剛柔並濟的境界,根本就使不出來,強行使用只會拉傷脊椎,落得殘廢癱瘓。

    “好!”

    面對周炳林這沖殺過來能夠轟塌一堵混凝土牆的雙拳,陳諾眼中沒有絲毫膽怯,心中閃過唐紫塵所說的國術拳術意境的種種,心中突然涌現出莫名的情緒,在這情緒的影響下,身體仿佛瞬間被激活了,身形不退反進,邁步伸手握拳,狠狠砸向了周炳林的雙拳。

    沒有招式,國術陳諾在唐紫塵的指點教導下明白了練法,但打法卻一竅不通。

    或者說他不需要打法,細胞蛻變後的強橫身體就能做到一力降十會,他要的只是在戰斗刺激中,在國術練法中,尋找那一份國術拳意,那一絲心靈修煉的契機。

    崩!

    雙手四拳在空中相撞,踫撞之處的空氣直接被打爆。

    采用國術方式發勁的陳諾固然只能調動身體少部分的肌肉力量,但細胞經過蛻變,這一個少部分肌肉力量已經不比國術化勁全身勁道貫通的周炳林差。

    同樣身為國術化勁,年輕人縱橫國術拳,五十多歲還保持了年輕時巔峰的周炳林實力也不容小視。

    兩人踫拳過後並沒有第一時間分開,突然,陳諾的雙手衣袖直接破碎紛飛,手臂的毛孔崩裂,細密的血珠從中滲透出來。

    卻是周炳林的暗勁爆發,侵入了陳諾的雙臂,同一時刻周炳林拳頭上也皮肉破損流出鮮血,這是正面硬踫硬,身體細胞強度比不上導致。

    甚至要不是國術化勁高手卻是了得,手臂筋骨肌肉第一時間轉移卸去了踫撞的反用力,那在這樣的正面的交鋒中周炳林的骨頭都要折斷。

    陳諾眼神在閃動,似乎有所悟,腰身一扭,側身抬腿向周炳林狠狠地一腳抽了過去。

    依舊是采用國術的拳法意境調動身體力量,而不是身體root調動身體力量,只有這樣陳諾才能在戰斗刺激中讓心靈境界突破。

    周炳林雙手斜著撇甩,雙腳移步然後重踏,地面似乎震動了一下,一記太極七星炮狠狠捶向陳諾的腿。

    砰!

    拳腳相踫,兩人都倒退了幾步,每倒退一步,兩人都留下了一個深深的腳印。

    “再來!”

    陳諾眼中的光芒更強烈了,蹬腿前沖向周炳林發動了主動攻擊,在前沖的過程中,剛才拳腳相踫陳諾褲腳被暗勁打碎露出的破洞在迎風飄揚。

    不到1秒,他就來到了周炳林身邊,拳頭拳頭揮舞帶動著風聲,狠狠砸向周炳林的頭顱。

    周炳林臉色微變,肩跨抖動,閃開了這一個拳擊,同時右手化肘捶,側身擊向陳諾的心口。

    啪!

    一個手掌擋住了周炳林的這個肘擊,手掌包括手背的毛孔爆裂,強大的暗勁在陳諾血肉中爆開。

    似乎沒有察覺到手掌的受傷,陳諾五指成爪抓住周炳林的手臂一拉,右腳抬起狠狠一個膝撞掂了上去。

    踫!

    周炳林終究是從戰斗廝殺成長起來的國術高手,同樣抬腳踩踏陳諾的腳盤,不單把陳諾的膝撞踩了下去,腳掌扭動還差點兒把陳諾給絆倒。

    踫呼呼呼!

    抓住這一個機會,這一刻周炳林沒有再留手,國術的孫氏太極拳在他手中演繹的淋灕盡致,剛猛的拳頭不斷向陳諾身上招呼。

    胸腹接連承受了周炳林五六拳,上身衣服在拳勁下完全破碎,暗勁侵入幾乎半身淤血的陳諾也反應過來,憑借強大的身體本能,開始采用國術拳法原理在接拳反打。

    “嚴教官,陳先生這是在練國術?”

    這時,旁邊周炳林那位暗勁的朋友看了一會兒也算看出點門道,眼中滿是震驚。

    雖然陳諾的打法純屬現代格斗技,而非國術,但那個勁道和發力卻是正宗不能再正宗的國術法門。

    這其中讓他感到震驚的是陳諾進步速度,如果說一開始還是初入明勁境界,只是憑借強橫的身體在和周炳林對打,七八招過後勁道就在變化,勁力開始內斂。

    還有陳諾的身體,硬扛國術化勁高手蘊含了暗勁的攻擊七八拳還跟沒事人一樣。

    看似半身浴血,可大家都是練武,一眼就看出這不過是表層皮膚血肉受損了,內部骨骼和器官沒有半點事。

    這特麼還是人類的身體嗎?

    “不該問的別問那麼多。”

    嚴元儀瞥了周炳林的朋友一眼,凌冽的眼神讓對方瞬間收了聲。

    此時的嚴元儀心情可不算好,因為她在陳諾的國術練法中看到了一絲唐紫塵的國術影子,再聯想前段時間新生醫藥集團宣布癌癥特效藥海外經營權交給唐門,這兩者加起來不得不讓她多想。

    這除了一絲誰都說不清的原因外,更主要的是唐門是黑,她是白。

    職責所憂,她不敢想象要是陳諾站在了唐門那一邊,站到了國家政權的對立面,這到底會引發怎樣的恐怖後果。

    踫!

    在嚴元儀心里思緒擔憂翻涌時,場中的戰斗也發生了變化,周炳林體力跟不上,被陳諾一拳轟中胸口倒飛出去。

    “老周!”

    周炳林朋友急忙跑上前,伸手扶起,搭手查看這才松了口氣。

    不算嚴重,肋骨斷了根,肺部受傷,陳諾畢竟沒有到達化勁,做不到一點發力,震壞全身。

    “我沒事。”

    周炳林臉色蒼白地掙扎著站起身,眼中閃過一絲悲哀,硬撐著對陳諾躬身感謝道︰“多謝陳先生手下留情。”

    他敗了,哪怕他全力拼殺,最後還是抵不過壓制了實力,戰斗技法不算熟練的陳諾,甚至最後要不是陳諾留手,拳頭從攻擊左胸移到了右胸,那他估計要被一拳髒斃命。

    更讓他感到悲哀的是,這一次打斗受傷的消息傳出去,那些昔日的仇敵肯定會找上門。

    “元儀,幫我向國術拳發個話,周炳林傷勢完全恢復之前,誰找他麻煩那就是找我麻煩。”

    陳諾看了周炳林一眼,身上的皮膚肌肉一震,滲出來干枯的血痂變成粉末落了下來,隨後轉身向外面走去。

    “多謝陳先生。”周炳林臉上閃過一絲感激,急忙拜謝。

    “除了讓你安心養傷外,這也是陳先生給你的,里面有1000萬算是陪練費。”

    嚴元儀伸手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卡放在桌面,跟著陳諾一同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