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得丹田有手機 > 第四十四章 惡苦老僧

第四十四章 惡苦老僧

    “殺子之仇不共戴天,他李相爺也要攔我?”藏陽真君臉色難看。

    “別人不攔,李相爺做事你還不清楚?”百花公主白了自家夫君一眼。

    藏陽真君一怔。

    李相爺,那是出了名的公正。

    “對,如果曦兒真的是主動找上那甦動的門上出了事,這算是擅闖朝廷命官府邸。”

    朝廷,對官員的保護是極其嚴格的,如果官員府邸安危都得不到保護,那誰還願意為朝廷賣命。

    “如今妖怪在外肆虐,朝廷正是用人之際,這甦動還殺過大妖有大功勞…”

    妖怪,才是朝廷的心頭大患。是人類共同的敵人,朝廷是鼓勵武者殺妖的,殺妖有功,更加會庇護。

    那李相爺更不用說。

    絕不會為了一皇家紈褲子弟傷了功臣的心。

    “是要好好謀劃。”藏陽真君冷靜下來。

    ……

    當天,藏陽真君便離開大都城,前往千里之外一冷清寺廟。

    唰。

    一道劍光如同晴天霹靂,落到寺廟前方,露出藏陽真君的身影。

    “能恩寺。”

    藏陽真君看了一早寺廟頂端的牌匾,冷著臉走進去。

    一個寺廟,冷清的都沒有一個僧人,藏陽真君一路走進去,落葉鋪滿了回廊石磚,在最前方的大堂內,一老僧正盤膝而坐,打坐念經。

    藏陽真君走進來,目光落在這老僧身上,後者身穿一身枯黃袈裟,身材消瘦,身上還散發著霉味。

    這老僧的念經聲頓住,睜開眼眸,轉過頭來,露出那張無比可憎,無比可惡,其上還有刀疤縱橫的可怕臉頰來。

    “師弟,你不在大都城好好當你的駙馬爺,真君大人。跑來師兄我這小廟甚?”老僧笑道,面容卻猙獰可怕。

    話語里,似乎對藏陽真君很不滿。

    藏陽真君也不生氣。

    “惡苦師兄,自從師尊過世,這還是你我第二次相見。”藏陽真君笑著“許久未見,近日听說師兄功力再進,在修仙路上邁出一大步。師弟特意前來恭喜。”藏陽真君。

    “你我皆是化神期。這修仙之路多難你會不知曉?不到大乘,便談不上大進步。”老僧搖頭。目光如電注視藏陽。

    “你我之間不必說這些虛的,有事直說便是。”

    藏陽真君頷首。

    “的確有一事麻煩師兄。”

    惡苦老僧頓時嗤笑一聲,可還是開口︰“說來听听。”

    這藏陽真君,乃是他交情頗深的師弟,恩怨糾葛極深,外人都難以想象。沒有重大事情,藏陽真君絕不會來找他。

    藏陽真君說道︰“我也不瞞師兄,半月前,我第三子曦死在寧安郡飛魚首領甦動手中。他是朝廷官員,我不好出手。這甦動雖是武統層次武者,倒也有些手段,一般武尊武者怕都不是對手,元嬰修仙人也夠嗆。”

    請元嬰修仙人沒把握,還不如直接請一個有把握的。

    “哦?”惡苦老僧抬頭,笑道︰“這甦動不錯,敢殺化神真君的兒子,我倒是喜歡得很。”

    听到藏陽真君死了兒子,他反而開心。

    “師兄,我知道當初師尊那事,是我不對,可大勢所趨…算了,我也不多說。”藏陽真君看著老僧神情不對,連住口不提,道︰“只求師兄這次出手,幫我殺了這甦動。”

    “求我?”老僧盯著藏陽真君的臉頰︰“求人就要有一個求人的樣子。師弟就是這麼求人的嗎?”

    他說著,還看向藏陽真君雙腿。

    藏陽真君臉上泛起一股怒意。他萬不可能給這老僧下跪。

    “我也不白求師兄,只要師兄替我把這甦動殺了,我願將師尊當年留下的天罡劍陣圖給師兄一觀。”

    “天罡劍陣圖?”老僧這才眼前一亮。

    “當初師尊偏心,將這劍陣圖傳給你。你舍得給我看?”

    藏陽真君直接手掌一翻。頓時掌心多出一玉簡。

    “只要師兄殺了那甦動。”

    老僧這才動容。

    “這甦動真是只殺了你第三子?惹得你這麼生氣…嘖嘖,看來這第三子你很是喜歡啊。”

    藏陽真君沉默,只是眼中有著殺意,他也是氣自己,第一次,竟然被那甦動騙過去了。

    “我倒是也想要這劍陣圖,可是不行。”老僧搖頭。看著藏陽真君的驚訝神情,嗤笑一聲。

    “在晉朝殺朝廷官員?一旦被朝廷發現,那就是重罪,別人還好,那李相爺我可惹不起。你找別人吧。”

    老僧話落直接回頭。

    藏陽真君一窒。

    又是李相爺。

    “原來你是怕李相爺…”

    “哼,少激我,若不是怕李相爺,你會來求我?”老僧頭也不回,嗤笑道。

    李相爺的威名太大。他們這些活了數百年的修仙人,哪個不怕?

    那可是動輒就將厲害修仙人斬殺的恐怖人物。

    藏陽真君猶豫了。可接著再一翻。翻出一儲物寶袋。

    “再加上這二十萬靈晶,你不去,我就找別人了。”

    老僧這才笑了。轉身接過藏陽真君手中的陣圖和儲物袋。

    “好,我便幫你一回。”老僧撫摸著手里的陣圖玉簡笑道。

    “師兄,那甦動雖說是武者,可本身不凡的很,無論身法速度,功力深潛,都很古怪厲害。應該是有大機緣在身。你可別大意。”藏陽真君說道。

    “哈哈,師弟,你這是小看師兄我,真當我老了?殺不了一個武者?”老僧狂笑,一副自信︰“放心,我既然出手,那甦動便活不了。”

    “最好折磨一番,如果能生擒下交給我,更好。”藏陽真君目光中冷光輕閃。

    “行。先給你生擒。”

    老僧開心的很,低頭看向手中玉簡。

    “這就是師尊的天罡劍圖…師尊當年嫌棄我出身,到死都不傳我的劍圖,現在還不是被我得到…”他自言自語,絲毫不在乎身邊的藏陽真君。

    藏陽真君目光里露出笑容。

    “師兄何時動身,這是那甦動相貌。還有他寧安府邸住址。”

    藏陽真君將一畫卷交給老僧。

    老僧接過收起。

    “放心,我馬上就動身,你痛苦,我這做師兄的,也不能不如你這師弟。”

    “多謝師兄。”

    藏陽真君抱拳,眼中卻是有著冷光。

    “甦動,敢殺我曦兒,隱瞞欺騙我,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

    當天傍晚,一朵白雲就飛到了寧安郡上空。

    白雲之上,惡苦老僧一身枯黃袈裟,背後還背負一柄很厚重古樸的青銅長劍。

    在白雲之後,遙遙跟隨著一道劍光,劍光中,是藏陽真君的臉龐。就遠遠看著。

    一來,他不放心他這師兄,二來,防止甦動施展手段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