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霸道寵妻,無度無度 > 第七百章 尋岔兒

第七百章 尋岔兒

    記得那個時候,在英國,她就對馬兒有特殊的好感。馬兒是十分通人性的,你對它好,就能控制好它,跟著你的步伐前進,就是跑起來的時候,那是最舒爽的時刻,平穩的如在平地上走一樣,美妙極了。

    一回憶起那段時光,她就懷念的不行。

    林若菲正牽著馬兒走著的時候,身後跟過來了之前的那位霍思清小姐,到了林若菲身旁,輕佻的眼神看向林若菲,說道“這是要騎馬啊?會騎嗎?”

    林若菲目光移向面前這位霍思清傲氣的臉面上,稍稍蹙了蹙眉頭,回道“會不會騎與你有關系嗎?只是與你有關系的大少帥,此時不在這兒,你另去尋他吧?”

    面前的這個女孩子真是不識趣,方才都那樣懟她了,居然還跟了過來尋事兒,無理取鬧,真是煩人的很。

    霍思清听了林若菲的話,滿臉的不悅之色顯于顏表,心中自是很生氣難平。讓她有些嫉妒起來,這個女孩子為什麼穿了這一身軍裝比方才還要漂亮,可以說是與眾不同了,真是很有味道,難怪徐利會如此喜歡。

    這種女孩子穿著平時的衣裳,也不過一個女子罷了,家世估計也不怎麼樣,卻能討了徐利的歡心,自是出了什麼手段的。

    想到這兒,霍思清對著林若菲開了口說道“小姐誤會了,我不尋大少帥,就是來找你的。想告訴你,一個女孩子呢最好有點兒自知知明的好,不要不是你的東西就亂要,到了吃虧的還是你自己,望你好自為之吧!家世這東西,改變不了的。”

    一副趾高氣揚的訓斥模樣,倒是讓听者林若菲自嘆不如了,什麼叫家世這東西,就憑她霍思清一個生意人也配談家世嗎?那徐子藝和姚靖雯姐姐們呢?那樣的家世背景,是最富貴的小姐們,她們可從不曾端過大上姐的架子啊!更是不會侮辱人。

    都說生意人沒什麼地位,但這世道也不盡然,看生意大小了,就像她的養父家霍家,那可真正算得上富甲一方了,才是有一些地位的,沒有人不給面子的。

    現在面前的這位霍小姐家,估計不會有自已養父的家產業大吧。怎麼可以就這麼囂張猖狂呢。

    “霍小姐,你說錯了吧?什麼叫家世這東西改變不了,這個年代里,誰能保證誰的家世永遠長久以往。就像現任的督軍大人吧,不也是起義後才有的如此地位和權貴嗎?還有,你,你就能保證你自己出生前,父親就很有錢,是富甲一方的帝霸?”林若菲看著霍思清理直氣壯的反問道。

    有錢沒錢都得吃飯喝水睡覺,一樣也都差不了,只是有錢人吃的好一點兒,喝的還不都是用水來解渴的,也許有錢人高級一點兒,喝了酒水罷了。

    有什麼好瞧不起人的,沒準哪一天,你也會變成一個街頭流浪漢,這個年代,什麼事兒都會有可能發生的。

    一番話差點兒把霍思清給氣暈過去,冷冷的目光凌厲的看向了林若菲“你,說話客氣一點兒。”這個面前的女人,嘴巴真是太厲害了,什麼話都敢往外說。

    原本她想來教訓教訓這個面前的女孩子的,沒想到反被教訓了,真是氣死人了。

    的確,她的阿爸的上一輩人,是沒有錢的人家,只是一次偶然的機會,讓阿爸認識了她的阿媽,才有了今天這個家世,這一切得全靠阿媽家。

    “霍小姐,我說的已經非常客氣了,難道你不懂這些嗎?”林若菲瞥一眼霍思清,輕啟了唇輕聲說道。

    看著眼前的霍思清模樣,沒準自己是說對了,霍家之前是沒有錢沒有權勢的人家,也是胡謅,謅出了霍思清的痛處,真是過癮。

    霍思清更是氣憤的不行,臉色忽地陰沉下來,盯著林若菲怒氣沖天。

    林若菲見狀十分得意,繼續教訓著霍思清道“家世這種東西可以改,那是不是我的東西,也不是你說了算。要大少帥說了才算吧?方才你也看到了,大少帥那樣喜歡著我,我干嘛要放手。等將來大少帥娶了我,做了姨太太,再見到你時,恐怕你得客氣的喊我一聲,姨太太,這算不算家世的改變呢?是不是比你家世更好了呢?霍小姐。”

    本來不想說這麼多的,可是這位霍小姐太執意了,非得糾纏著她,不得已而為之吧,氣氣她也挺好,讓自己撒撒氣。

    這話一出堵的霍思清滿腦子的暈,難受的很,又反駁不了林若菲,氣得漂亮的臉蛋兒都有些不規整,歪斜了一些。

    這個女孩子說的一點兒也不錯,的確大少帥就是不喜歡她的。打見過面就從來不曾正眼瞧過她,那怕是打個招呼吧,都是正兒巴經的微微點點頭,說一句客套的話,便了之了。

    方才看著對面前的這個女孩子倒是熱情的很,一點兒也不拘謹客套,一點兒也沒有彬彬有禮的成份,完完全全的熟絡相識了很久似的,還很親昵的樣子呢。

    不過,這口氣她是咽不下去的。在怎麼說,她可是傾城有名的霍家大小姐,有誰不知道她的名氣,名媛可不能隨便被人給欺負了,尤其是面前的這個女孩子。絕不能。

    想著時,霍思清眼底里生出一絲狠厲來,似乎有了蓄謀。

    林若菲見眼前的霍思清氣的汩汩的,不由得軟下心腸來,微微的帶了笑意,輕聲說道“好了,不要氣了,生氣就不好看了,原本還挺好看的臉蛋兒。”

    之前她就覺得這霍思清長的挺漂亮的,而且還很招人的,但不知人品會這般差勁兒,所以才在接觸過後,討厭起這個女孩子來了。

    “你怎麼知道我生氣了,我根本就沒氣,好吧?”其實她氣的快要暈過去了。只是裝著忍著呢。

    話說面上兒要過的去,至于心里恨成什麼程度只有自己知道,這麼久了,不能一點兒世面城府都沒有吧。

    隨即,林若菲也懶得再與面前的這個女孩子再較勁了,直接抬了手握住了馬鞍,抬了腳,一個漂亮的斜跨,就上了馬背,坐直了身子,低頭看向霍思清,再次說道“沒氣就好,再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