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霸道寵妻,無度無度 > 第七百零二章 惡人先告狀

第七百零二章 惡人先告狀

    林若菲就站在一旁冷眼看著,霍思清慘痛的對著徐利求助的模樣。她一點兒也不同情這個女孩子,真的是活該,她的這一鞭子比起霍思清的來說,可是輕的不能再輕了。

    霍思清給她的那一鞭子,可是足可以要了她命的。對于一個存了心思要害自己的人,她也沒什麼好可憐對方的。

    今天就是要給對方一點兒顏色看看,否則眼下的這個女孩子一定會認為她好欺負,下一次,她說不定就死在這個女孩子霍思清手里了。

    與其等到那個時候後悔,不如現在就給對方一點兒教訓,讓她知道自己的厲害才好收手。

    “這是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徐利站起了身,不由得看著這狀況,好奇的問道。

    許副官就跟在徐利的身後,瞧著也是愣住了,之前他看著這兩個人也沒什麼異樣,怎麼一轉功夫,就見到霍思清從馬上摔了下來,居然摔成了這副模樣,看著應該是摔的不輕的。

    原本他們在說事情,就听到有人急急忙忙過來稟報,說大事不好了,人摔了,慌慌張張的,于是,他們就趕緊跑過來了。

    霍會長走的慢,到跟前的時候,一眼瞧見自己的女兒霍思清成了這副模樣,嚇壞了,臉色驟變,白著臉兒看向女兒問道。

    “清兒,怎麼弄成這樣?傷到哪兒了?阿爸這就叫醫生。”霍會長轉身就要對馬場的人交待,同時蹲下了身子去扶霍思清。

    霍思清不理會自己的阿爸,看向了徐利,紅了眼楮,兩行淚就那麼順勢流趟下來,到了臉頰脖頸處時,開了口,對著徐利先行告狀道“大少帥,你得為我作主啊,都是你帶來的那個小姐,她見我同你說話,就心生了歹意,要害我,方才就打了我的馬兒,讓我摔下了馬,受了傷。這個小姐心腸太狠毒了,阿爸。”

    霍思清的模樣楚楚可憐的,讓不知道此事的人兒看了,都會心生憐憫之心的。

    看著那梨花帶雨的臉蛋兒,烏黑的長發亂七八糟,還有泥土氣息在黑發上打著滾兒,身上的衣裳更是混著土腥氣,露在外面的手,已經破了皮,有兩處還滲出了血。

    她不管不顧,忍著身上比手上更重的疼痛,就是要讓徐利知道,徐利帶來的這位小姐是多麼的凶殘,心狠手辣,蛇毒心腸。

    再說了,她的阿爸也來了,今天一定得讓這位小姐好看,不得有好下場,才能彌補她現在所受的所有傷。

    最好,讓徐利把這個女人直接送進大牢里面,好好受一些刑具才好。

    到了那個時候,她再讓阿爸出面,看看能不能置了這個女人的死,算了總賬,惹了她,就得死路一條,沒別的選擇。

    林若菲看著地上的霍思清,听了霍思清的話,嘴色微微露了笑意,不由得勾了勾唇角,嘲諷的很,都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了,還知道要拉她下水,真是看來摔輕了。

    林若菲看著並沒有開口反駁什麼,一邊的徐利到是覺得有些不對勁,不由得蹙起了眉頭,再次看向霍思清。

    他知道林若菲不會多生事端,是一個很講禮的女孩子,怎麼就會成了霍小姐嘴里的心腸狠毒的女人了呢?更不會因為霍小姐同他說了幾句話,就記仇要到傷人的地步。

    現在傷了霍小姐,說明這個霍小姐太過份了,惹怒了若菲,否則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的。

    霍思清身邊的霍會長听了女兒的話,不管不顧,總之是心疼的不得了,欲扶女兒起身,又看女兒坐著不起來,就抬眼怒視著林若菲,厲聲喝斥道“你是哪家的女孩子?盡然這般心腸毒辣。”

    自己的女兒騎馬技術不差,能這麼硬生生摔下來,肯定是在不設防的情形下發生的。女兒摔成了這副模樣,太太一定會很生氣,他也跟著要受連累的了。

    畢竟女兒是他帶出來的。

    今天得問清楚了,一定得讓徐大少帥給一個說法,不管怎麼說,這個女孩子是跟著徐利一起來的。

    不過,他瞧著徐利看這女孩子的眼神似乎很柔和,發生了這樣的事,也並不生氣,還有一點兒寵溺似的。

    反正,他不管了,凡事都有個理字不是嗎,無論你是誰,都得講理才行。

    霍思清瞧著大家,目光注視到徐利身上,對著徐利再次開了口,委屈的說道“大少帥,你得把這個女人叫人給抓起來,送進大牢去,否則,她傷了我,還會傷其他人的,這種蛇蠍心腸的女人,太可怕了,千萬不能再禍害別人了。”

    無論怎麼樣,她都得先下手為強,一定不能讓眼前的這個女孩子開了口,來辯解。先弄死這個女孩子再說了。

    誰讓她來惹她呢?沒好下場的。

    林若菲听著霍會長與霍思清的話,依然面容平靜的站在原地。不以為然微微看著對方,眼里盡是不屑,連一句多余的解釋,她都覺著太多余了。

    也許,這就是對于徐利的信任吧!無須解釋什麼,徐利自然是清楚的。

    她就有這個自信心。

    果然,徐利噗嗤一聲冷笑,沒多余的話,就只是招了招手,緊跟著就跑過來兩個訓馬員,是被許副官叫來的。

    到了徐利的面前,訓馬員嚇得身體有些微微發抖,戰戰兢兢的說道“大,大,大少帥。事情是這麼回事兒,我先前看到跟您來的這位小姐,自個兒悠閑的騎著馬,忽然霍小姐就跟了過去,直接甩了鞭子打在了這位小姐的馬兒屁股上,馬兒驚了,這位小姐機靈跳下了馬。”

    “之後,這位小姐才又搶了霍小姐的鞭子還了回去,結果就是霍小姐也摔下了馬背。就是這樣,我看到的。”

    他早就料到了發生了這樣的事兒,大少帥會來求證的。不管怎麼樣,誰都惹不起,講事實就是了。

    這位小姐,他雖不清楚是哪家的小姐,但至少是跟著徐利一起來的,看著很親近,還都交待了要照顧好。

    另一位霍小姐,常來這里,也非常熟悉了,也是惹不起的主。

    事已至此,憑良心說就是了,不管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