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魂侵狂潮之重生問道 > 第六十章 醉滿樓

第六十章 醉滿樓

    醉滿樓里一片狼藉,在當地有不小人氣整整有三層樓的小天地,如今卻廖無人煙,有的••••••只是一道道黑影•••••

    “人呢!”

    “不是說目標就在這麼,我們搜了全部房間,連著人影都來,是不是情報有誤!”

    “不可能,情報來源可靠,絕不會出現紕漏,只可能••••••••是不是你們剛清理客人的時候將目標人物錯殺了而不知信!”

    “•••••••”

    眾人黑布下的面孔一臉茫然。

    “難道真的錯殺了?”領頭大哥不禁唏噓了一下,這下可遭了,上面任務是活捉,要活的人質,如今人都沒了,難道要把尸體找出來交上去?

    “廢物!”一陣惱怒︰“你們家主子怎麼養了群你們這種廢物,連個人都認不出,連點小事都做不了!”

    眾人苦不堪言,相互埋怨,甚至有人都將滿是憤怒的目光集火到了領頭的那人身上,可還是無一人敢聲,看來畢竟不是一家勢力的派來的人,各自都看不順眼,合也是一盤散沙相互質疑。

    如今出了這岔子,領頭大哥也不好回去跟主子交差︰“搜!給我搜!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嘎吱——

    在這最緊要的關頭,這一聲木板受壓的聲音成為全場唯一的引線,緊張的場面一度平靜下來。

    “噓~~~”全身黑袍的領頭大哥暗一手勢,全部人都佇立不動了,靜悄悄的抬頭搜尋著什麼。

    突然,那領頭人大喝一聲,似乎發現了什麼︰“有暗閣!在天花上!”

    四周二十多名殺手如萬箭齊發,瞬間幾個翻身越頂,直接從兩旁的木欄層層往上躥。

    怎麼辦!

    此時那暗小的閣樓里就真有兩道身影,一人正是喝的爛醉如泥已經不省人事的唐家四公子,另一個也不陌生,正是剛從劉家出來的夢瑩!

    二話不說,見此地已經躲不下去了,夢瑩輕盈地放下手中的醉人,一個魅影健步就沖了出來,手握白玉劍的她凌氣逼人,絲毫不弱于男子的強大冰冷氣息彌漫開來。

    那人雙目一瞪,怎會認不出來人是誰?

    冰稜族族長之女,冰夢瑩!

    而之前從未有人知道的是,這平日里不如聲色高冷淡漠的女神,儼然是一名淬骨境高手!

    “淬骨境六階!”四周圍攻上來的人的怔然一愣,沖出去的腳步停在在半空中,“黑老一,怎麼辦,是個淬骨境高階的高手。”

    明顯黑老一也是臨時起的代號,只怕這群人是以數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來編排的殺手名單。

    一眾手下有些慌亂起來,他們最高的也才淬骨境四階,整整比人家低了兩個層面,一階一座山,一段一浮華,如今叫他們上不是叫他們去送死麼,現在在場的黑一人,也就那名被叫黑老一的領頭人有淬骨境六階的實力,也就他能拼一拼了,如果他不牽制住這女人,只怕自己這邊再多的蝦兵蟹將也只是徒添劍下亡魂罷了。

    “廢物!慌什麼!”那人雙眼一眯,一股危險的氣息也噴薄出來,黑暗污濁的威勢開始包裹整片區域,這個充滿死寂且無人生還的酒樓•••••

    危險的氣息一步一步向這個美若天仙的冰冷女子靠近,而被隱藏在暗處已不能自助的唐家四子全然不知這一切的安心嚎啕大醉,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醉生夢死!

    清冷女子一咬牙,愁容滿面,如此多殺手群起圍攻,將自己兩人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縱看之下很難找到一線生機,而自己又不能棄此人不管,左右為難,等下一定是那個淬骨境六層的對上她,雖不大可能一個照面就落敗,但身邊還有個累贅,必定是步步危險。

    而且旁邊還有一群淬骨境低層的嘍  絞迸齙剿媸倍伎梢砸喚G甯刪徽餿喝嗽  衷 ゃゃゃゃシ盒邸ゃゃゃァ唬 僑豪腔啡浦 校 磺卸莢ダ懿懷鋈魏謂  磺卸莢諭平桓霾豢稍エ賴姆較蚍 埂br />
    不對!

    她警醒過來︰“我到底在干嘛?”

    她低聲詢問著自己•••••

    這一瞬間她再次看向那個倒地不起已然不能記事的唐世嘉。

    “對啊,我為何要管唐家的事?為何非得救他不可?明明我是•••••••”

    第一次因為長久的角色扮演,已經讓她漸漸不知道哪邊還是自己的隊伍,哪邊才是自己的陣營,一時措愣的她被愣頭黑衣人很快找到了一處破綻,掄起手中大斧一躍而上。

    “開山斧!”

    明顯是一個遠超白段威力範圍的的高階戰技,猩紅的斧子帶著厚厚的血繭破風而出,“轟!”的一聲將這閣樓的木欄砸了個稀巴爛,就連身後的管柱木房也被劈裂開來,房內景色一覽無遺,直接給貫通了!

    好在同為淬骨境六層的夢瑩身手敏捷,也許不在力量方便佔優勢的她,憑借著靈敏的步伐在空中不斷接力翻轉,輕松地躲過了那致命一擊。

    “還愣著干嘛!等老子死了你們再上啊!?”

    黑老一不帶感情的一聲怒吼,打斷眾人的驚愕,殺手們馬上反應過來,趁機布開了一個暗中有序的陣型,向激斗的兩人駛去。

    看似似乎沒有多少章法雜亂無章,但定楮一瞧這絕對是個臨時訓練過的最快見效的軍隊簡易陣法,儼然就是由一個大軍排兵布陣的陣型衍變而來的小型陣型,沖殺博弈之間絕對可以起到不小的助力效果。

    情況越來越緊急,越來越糟糕,一邊應付著那淬骨境六層高手的冰冷女神夢瑩,一邊還要時時留意和打亂他們的陣型,一旦徹底被對方圍包進去,自己就徹底十死無生了!

    怎麼辦!她在這一秒想到了自己的親人,想到了自己的父親,想到了自己那先天傻乎乎腦力殘疾的弟弟,怎麼辦!她竟然在這一秒腦海里浮現的竟然是那個人的身影•••••••

    “怎麼會•••••”她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但眼前的情況已無暇多想,一道劍光凌過,白嫩的手臂赫然出現了一道深深的血線。

    她受傷了!

    這樣的情勢下一旦受傷就會越來越被動,傷痕只會越來越多,最多後只剩下身死道隕的下場。

    怎麼辦!

    她冷靜的外表下,心髒有力地跳動著,頻率不斷加快著,加重著•••••

    怎麼辦!

    她再次朝暗閣的位子深深看了一眼。

    看啦不交人不行了,只能表明自己的身邊來保全自己的武道生涯,來換取自己活下去的資本•••••

    她緩緩放下了緊繃的手臂,深吸一口氣,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自己不能入戲,不能這樣下去,自己已經沉淪得太深了•••••

    她又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自己已經盡力了已經使出她全部的努力了••••••

    她••••••深深吸了口氣,刺客們一時也有點不解,這是放棄抵抗了麼?

    而正當她要開口時••••••

    咚咚咚咚!

    大批整齊而沉重的步伐聲回蕩在這空曠的小樓外,夢瑩沉靜的眼底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沒錯!他•••••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