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概率操控系統 > 九十四章:人類睜開了眼!

九十四章:人類睜開了眼!





    “人類睜開了眼。”小鳥游六花、影山茂夫,還有那個不知名字的寄靈人,三個藍白小隊的新人同時開口回答道。

    藍白小隊眾人無語,林宇卻露出了笑容。

    和真正的藍白社員玩這個梗,感覺就是不一樣。

    “藍白社的人,真是久仰大名啊。”林宇笑著說道“我很喜歡你們的。”

    “看。”林宇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開起點,拉了拉列表,指著屏幕說道“你們看,《非人類基因統合體》、《腦洞大爆炸》、《藍白社》,我都看過。”

    “我比較喜歡的是《非人類基因統合體》和《藍白社》,女裝藍牧和蘿莉墨窮什麼的,超棒的。”

    “”听著林宇在那里侃侃而談,藍白小隊的人都有些無語。

    雖然他們也看過自己的小說,但是現在有個人拿著描寫他們相關故事的小說,在他們面前一臉愉悅的說著。

    那種違和的感覺不予言表,無法用語言形容。

    “嗯”胡子拉渣的大叔說道“我們也看過這些小說,還有很多其他版本的。”

    “甚至,以我們各自為主角的小說,我們也看過。”

    “啊哈哈,你們藍白社的人果然都是隨身攜帶品如衣櫃的牛人。”林宇嘿嘿笑道“太騷了。而且,一個比一個狠。”

    “你們,其實也都是各自故事里的主角吧?”

    “所以”一個蘿莉說道“你就是主神所說的‘宇宙觀測者’?”

    “你就是主神的新主人?”另一個蘿莉說道。

    “算是吧,我的確是‘宇宙觀測者’。”林宇說道“主神的原主人托付主神尋找新的自然誕生的‘宇宙觀測者’依托存在,所以,現在這個主神是我的所有物。”

    “我是善意的,或者說,所有的‘宇宙觀測者’都是善意的,因為‘宇宙觀測者’幾乎無所不能,無限的宇宙都依托“宇宙觀測者”而存在,所以心態上,‘宇宙觀測者’都是一條條的咸魚。”

    “我們可以成為朋友的。”林宇又將“宇宙觀測者”所有信息傳輸給了在場所有的藍白小隊成員,讓他們明白了何為“宇宙觀測者”,然後接著說道“我可以幫助你們,解決你們所在宇宙的收容物。”

    “不,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胡子大叔說道“其實,主神的信息深度,比我們藍白小隊所有人所在的宇宙都要高,所以我們已經通過獎勵點數的兌換,解決了我們各自宇宙的收容物問題。”

    “這樣啊”林宇說道“這個主神其實是被他原主人,也就是那個升維了的‘宇宙觀測者’定義出來的,並被賦予了次級‘宇宙觀測者’的‘觀測’權限,本質上,只比真正的‘宇宙觀測者’低上一線,雖然比不上真正的‘宇宙觀測者’或者‘藍牧’,單絲同樣可以修改、定義和抹除絕大部分的信息了。”

    至于那個小部分,就是類似‘宇宙觀測者’或者‘藍牧’這樣的存在。

    “主神刪除了我們所在宇宙所有收容物的副用信息。”一個男孩說道“而那些滅世級的、或者無用的、無解的、極其坑爹的收容物,都被我們帶到主神空間當了,反正都是一些坑爹的東西,留著也沒有用。”

    “而因為那些設定造物,在主神空間都可以兌換極高的獎勵點數,所以我們起初將那些無解的,雞肋的、甚至坑爹的收容物全都當了,讓後將這些獎勵點數都用來刪除我們所在宇宙的有用收容物的副用信息或者一些急需毀滅來不及拿到主神空間當的收容物信息。”

    “不過主神並不能解決“只要收容物存在,就必定存在藍白社”以及“存在藍白社,就必定出現收容物”這兩條設定。”

    “因為這是已經升維的‘白歌’所設定的,主神無法刪除,這實在是太坑爹了。”

    “en。”林宇沉吟了下說道“我或許可以幫助你們。”

    “不了,這是我們藍白社逃脫不了的命運。”一眾藍白小隊成員,包括三個新人,全都搖了搖頭,“即使能夠結束我們十二個人所在宇宙的收容物信息,也解決不了無限藍白社宇宙的所有收容物信息,畢竟,宇宙是無限的。”

    “即使解決了給我們添加“收容物存在,就必定存在藍白社”以及“藍白社存在,就必定出現收容物”設定的白歌,也有無數個我們不知道的‘白歌’給無數個我們不知道的藍白社定義了一樣的設定,甚至,定義這些的,都不一定叫‘白歌’,有可能還有‘黑歌’、‘紅歌’等等。”

    “這可以說是‘白歌’的錯,也可以說是可能存在的高維觀測者‘魔性滄月’的錯,但是‘白歌’和‘魔性滄月’卻有都有無數個,所以其實並不是他們的錯,因為這其實並沒有意義。”

    “所以還不如將這個設定保留下來,警醒我們,不要倦怠。”

    “你們真是令人敬佩呢。”林宇由衷且真誠的說道“我也是因此,才非常喜歡《藍白社》這本小說的。”

    “說多了都是淚。”胡子大叔無奈的笑了笑“你覺得精彩的一個個故事,其實都是我們親身盡力過的事情,那些被收容物殺死的無辜者,還有我們那些死去的同伴,那些為了信念而死去的同伴們,唉。”

    “很多都是因為一些可笑到不能再可笑的坑爹收容物,瘋掉,甚至就這樣失去了生命。”

    “他們都是值得尊敬的人。”林宇安慰了一句,又說道“可是,你們為什麼不讓主神復活你們那些死去的伙伴呢?很簡單的,只要將‘死去’或者‘不存在’的信息,修改為‘活著’或者‘存在’就行了。”

    “我們的確正在做著這樣的事情。”一個少女說道“在解決完我們所在宇宙的收容物後,我們大部分的獎勵點數,都用來復活曾經同伴了。”

    “畢竟,我們的力量,已經達到無限宇宙頂點,除了像你或者主神這樣的,或者‘藍牧’和‘白歌’那樣的,你們這些可以隨意更改設定的家伙以外,已經沒有人能夠對我們造成威脅。”

    “其實在我們之前,已經有七千二百六十億七千六百八十九萬一千三百八十九個藍白小隊成員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與願望,脫離了主神。”

    听見他們的話,林宇念頭一動,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卻被一個藍白小隊的女孩打斷了“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因為你對我們的喜歡,所以你想對我們開放主神的所有權限,不,這樣反而不好,我們會倦怠的,不如讓我們就這樣繼續下去吧,況且,這里也是我們訓練新成員的好地方。”

    “好吧”被看穿了想法的林宇,撓了撓頭,接著說道“既然這樣,你們就在這個世界好好休息休息,玩玩吧。”

    “我帶你們去三體星逛逛吧,那里風景很好的哦。”林宇笑著,再次對著藍白小隊眾人伸出手說道“正式的認識一下吧,我還不知道你們叫什麼呢。”

    “我叫苟利民。”胡子拉渣的大叔首先和林宇握了握手說道“林宇是吧,很高興認識你。”

    “你好。”林宇忍住了心中吐槽,和他握了握手。

    你哥哥或者弟弟叫啥,我很好奇啊!!

    (感謝書友“沈之曦”、“書友20190126235341857”的打賞o(v)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