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界妖靈 > 第三百四十五節 比試開始

第三百四十五節 比試開始





    “此番能听到師弟的一番介紹,實在已經是一件頗為欣喜的事情,況且此番比試本就是為了積累一下經驗見識一下各位師兄的手段,如此一來等到十年之後若是修為能再有一些進步,再去參加峰內小比之時,希望也就更大一些了。”沈同看著盧景略顯夸張的神情不由笑道。

    盧景聞言不由得將信將疑的問道“師兄只是想要見識一下手段,積累一些經驗?”

    沈同笑著反問道“盧師弟莫非真以為我能在這些十二層修為的師兄手里討得便宜?”

    盧景一愣,倒是沒有吭聲,他此時其實是不由的想到了當初在南沙城外這位李師兄大戰那丑道人的場景。當時他被那丑道人一路追殺,可謂是親身領教過那廂的厲害之處,當時若不是這位李師兄出現,怕是他早已慘死在那賊人的手下。然而自李師兄出現之後,以不過練氣期八層的修為便是硬生生的擋住了那丑道人的連番進攻,並且將其驚走,如此實力又豈是一般的練氣期弟子所能做到的。也是自那一番交手之後,讓他知道了這位李師兄的厲害手段和驚人本事。

    只是,即便如今這位李師兄已經晉升到了練氣期十層,可若要讓他相信其能在宗門大比上獲得一個名額,他也實在是難以置信,眼前這處比試台他已經看過,旁人暫且不說,那袁青城袁師兄的手段,他可是清楚的很,若非他那傲視群雄的實力,又怎麼可能如此輕易便能決定一峰的名額最終落在誰處?不過,這位李師兄可是對他有救命之恩啊,自然是不好說出什麼打擊他的話來,只能是吶吶說道“師兄啊,真要想積累經驗的話,便是在一旁仔細的觀看也成,何必非常報名上場呢,要知道此番大比不僅關系到玄冥洞的名額,更是關系到在宗門中的名聲,怕是沒有人會手下留情啊!”

    沈同看著他那略顯不安的神情,不由輕笑道“師弟放心,別的本事沒有,自保的手段我自信還是有一些的,實在不行,我大可以跳下台來認輸嘛,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反正我不過就是想要見識一下各位師兄的手段而已,惟有親自去感受一番才能切身體會到彼此間的差距啊,否則光是看的話,怕是體會不到到底相差有多遠。”

    盧景顯然是對他此番的行動不看好,可又不知道該如何勸說,一時間不由也是長嘆了一聲,一副頗為無奈的樣子。便在這時,從遠處的山峰頂峰驀然間傳來一聲“咚……”的聲響,那聲音幽遠而深邃,听在眾人的耳朵里面頓時讓所有人不由神情一震,一個個安靜了下來。這恍若是來自于九天之上的聲音,頓時讓整個廣場之上變得鴉雀無聲,甚至那震蕩開來的回聲依舊是在不停的響著,可謂是余音繚繞不絕。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那驚人的鐘響徹底消失之後,只見端坐于那的老者驀然間起身旋即也不見他如何動作,便是腳下光華一起,整個人便是騰空站到了對戰台的上方,沉聲說道“時辰已到,本次大比就此開始,不過在這之前老夫還是要多兩句嘴,此番同門交手,切不可故意謀人性命,若是有人心生歹念,可莫要怪老夫到時候不講情面。”隨著話音未落,其身上頓時涌出來一股驚人至極的靈壓,圍攏在平台四下里的眾修士不由感覺身子一緊,似乎有些動彈不得起來,如此手段自然是讓他們嚇了一跳,倒是沒有想到這位看起來面善的長老,手段居然如此驚人。

    便在這時,那老者看著眾人的神情像是頗為滿意的功法一收,旋即看著那冊子上的名字念道“比試正式開始,第一場玉衡峰羅白玉對陣天權峰薛來,兩位弟子立即登台。”

    人群之中頓時歡騰了起來,期盼了許久的大比終于是拉開了序幕,實在是讓他們充滿了期待。而朝遠處看去,另外二處的比試台前,也是同樣傳來了歡呼之聲,隱約之間也是可以看到有人沿站繩梯快速的攀爬了上去,幾乎是與這里同時開始了比試。沈同這個時候收回了目光深吸了一口氣,總算是沒有錯過大比,多少是讓他安心了一些。

    圍攏在四下里的人群像是生怕看不清楚上面的情況,不由得朝兩邊分散了開來,兩道身影快速的沿著兩邊的繩梯飛速而上,轉眼便是落在了對戰台之上,似乎是因為甚少在這樣的場面上露面,也不知道是因為興奮還是緊張,二人的臉色不由都有些泛紅,呼吸更是不由自主的急促了起來,沈同略微感受了一下二人的實力,皆是練氣期十一層的修為,似乎頗為不弱的樣子。

    便在這時,一旁的盧景問道“李師兄,你覺得這二位師兄誰能獲勝?”

    “尚未開始,我又如何能看得出來?”沈同頗為詫異的看了他一眼,顯然是有些奇怪他為何會對這兩人之間的勝負如此的關心。

    “師兄不妨猜測一番如何?以師兄的眼光閱歷,應該比我要靠譜一些才是。”盧景在一旁略顯焦急的問道。

    “師弟為何糾結此事?莫名上面有熟人?”沈同不解的問道。

    盧景搖了搖頭,旋即伸手指了指那邊的人群之中,然後說道“那里有猜勝負賭輸贏的賭局,小弟一見到如此場景便是有些忍不住手癢,不過上面這兩人我實在是不太熟悉,根本看不出端倪出來。”

    沈同聞言不由愕然,這個時候他才知道盧景這小子為何對眼前的大比如此的關心了,這家伙居然有好賭的習慣,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不過,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對于宗門中的那些實力強勁的師兄弟頗為了解吧,畢竟如此賭局很是考驗一個人對于消息的靈通情況,不做好必要的功課,全憑猜測又怎麼能賭得贏?

    沈同自然是不知道宗門之中還有此種風氣,這也實在是因為他幾乎不怎麼呆在宗門之中自然是對于這些事情知之甚少,如今听著盧景這番言語,他實在是只能一陣苦笑,然後說道“師弟若是真要去踫踫運氣,不妨壓右邊那位師兄贏吧!當然,這也是我的猜測之言,可是作不得準的,呆會要是輸了,師弟可莫要來尋我的麻煩。”

    盧景聞言不由哈哈一笑道“師兄放心,小弟向來是認賭服輸,此番希望借師兄吉言可以贏上一回。”說完之後,他便是喜不自勝的朝那里擠去,一副頗為急切的模樣,看著他如此神情,沈同不由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比試台上的對決上來,至于盧景那里是如何賭的,又是什麼輸贏,他可是一丁點都不關心的。

    便在這時,台上二人對著那長老施了一禮之後,又相互之間施了一禮,這才在那長老的一聲令下之後,相互之間動起手來。一時間,只見台上紅藍兩種光芒閃爍,火球與海浪的沖擊徒然間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頓時讓人一片嘩然。顯然他們都沒有料到,這一場比試居然是一名火靈根的修士對陣水靈根的修士,水火兩種法術可謂是一陰一陽,雖然水系法術似乎是能克制火系法術,但真正交起手來,可是看不出這種相生相克之感,那火球與海浪撞擊之後,甚至還是火球佔據著上風,將那水靈根的修士逼的步步後撤起來,如此情況,頓時讓遠處的盧景臉色大變,因為那個水靈根修士正是先前李師兄所說的右邊的那位師兄,也就是玉衡峰的羅白玉羅師兄,眼看他剛一交手便是盡落下風,他又如何不著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