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江山策?攝政王娶夫 > 331.皇帝出行

331.皇帝出行

    恐懼籠罩著皇宮,乃至整個大秦,只是作為當事人的宮颯琪卻是過分的平靜。

    他昨夜便寫下了罪己詔,今早由宮保當堂宣讀,隨後下令,三月初將率眾臣至泰山封禪。

    三月初一,晴。

    一大早宮里就十分熱鬧了,不少馬車轎攆停靠在皇宮門口,足足排了一整條的承天門大街。

    這是帝王率領眾臣前往泰山封禪的隊伍,一行人浩浩蕩蕩向泰山所在的泰安行進。

    由儀仗開頭,龍攆隨後,璃王的馬車緊緊跟在龍攆之後,再後是傾月公主及文武百官的馬車,此行宮颯琪並沒有帶任何的嬪妃,非嫡妻沒有資格出席此次大典。

    听聞皇帝出行,城內無數百姓都擠在道路兩側,踮起腳張望著長龍般的隊伍,龍攆經過時,萬民匍匐齊跪,高呼萬歲。

    臨安城內萬人空巷,臨安主街人山人海,參拜聲震耳欲聾。

    泠落偷偷掀開馬車窗簾一角,向外張望了幾眼,這一空前盛況直擊她的內心深處,十分震撼。

    可以看出,宮颯琪還是很得民心的。

    十日後,一行人抵達泰山腳下的岱廟,這是歷代舉行封禪大典的場所,也是皇帝宿在此處的行宮。

    所有人都要在這住上一個月,封禪大典的日期定在了三月二十三那天,這是欽天監算出的吉時,由于怕路上突發狀況,所以提前到達。

    泠落率先下了馬車,打量著眼前氣勢磅礡的岱廟,和記憶中她曾經見過的岱廟相差無幾,只是更加輝煌氣派。

    岱廟俗稱“東岳廟”,是泰山最大、最完整的古建築群,為道教神府,是歷代帝王舉行封禪大典和祭祀泰山神的地方。

    岱廟與北京故宮、山東曲阜三孔、承德避暑山莊和外八廟,並稱中國四大古建築群,如此可見其佔地之廣,建築之大。

    泠落穿越前曾來過這里,那是高二的暑假,她的父母帶她來了一個山東七日游,主要是為了去曲阜的孔廟祭拜,以求高考金榜題名,順便去了泰安和濟南。

    這個世界與那個世界,除了歷史有些出入,所有的文化都重合,甚至有些建築和地點都一樣。

    見泠落望著岱廟失神,宮離殤皺了皺眉,難道她來過很快他就否認了這一想法,因為泠落是第一次來琉球。

    “怎麼了”

    宮離殤牽住泠落微涼的手,關切問道。

    “沒事,只是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宮離殤眼神一深,瞬間就了然了,只听前方的宮颯琪心有疑惑,轉身問道。

    “不知王妃曾經還和誰一起來過。”

    兩人雖是在說悄悄話,可聲音聲音並不是很小,宮颯琪從小習武,更是耳聰目明。

    “臣妾有一天晚上做夢神游岱廟,如今有幸得見,這才知道夢里的那個地方是岱廟,所以才有物是人非之感。”

    泠落張口就來,信口胡謅。

    宮離殤和泠落出宮的行程,宮颯琪都是知道的,宮離殤並沒有帶泠落來過泰安,這一點宮颯琪比誰都清楚,所以才會有此一問。

    “是嗎王妃這夢倒還是不錯,不過王妃每天晚上還有時間做夢倒是不簡單。”

    宮颯琪淡淡地瞥了宮離殤一眼,隨後轉身離去,泠落沒听懂他這話里有話的深意,抬頭問宮離殤。

    “他什麼意思”

    宮離殤臉色不好,抿唇低頭注視著泠落認真的小臉。

    “他說我每天晚上不夠努力。”

    泠落眨著眼楮呆呆地看了宮離殤幾秒,這才反應過來,氣得她當即深吸一口氣,轉身就要去和宮颯琪理論。

    她做夢怎麼了做個夢都不許了皇帝了不起嗎連人家房里的事都要管。

    宮離殤拽住泠落的胳膊,把她拉了回來,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

    “我的確是不夠努力,這才讓你每天精力過剩。”

    泠落呆了,瞪大眼楮望著宮離殤離去的背影,她哪里精力過剩了難道每天在床上躺著才對

    一旁听著的勝春,紅著臉憋笑,王爺又開始逗王妃玩了。

    “不是”

    泠落語塞,無從反駁怎麼辦這倆兄弟有毒吧,怎麼就看不得她每天活蹦亂跳的,非得看到她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才滿意嗎

    宮颯琪听著後面兩人的對話,嘴角微微勾起,慕容泠落每天就是閑的,女人家不好好生孩子,到處張巴什麼。

    他可是比泠落還要著急孩子,整天磨磨唧唧的什麼時候給他生個太子出來雖然那不是他的孩子吧。

    泠落氣悶地跟在宮離殤身後,一個勁兒的白他,心里把宮離殤罵了個遍,他每天晚上多過分他不知道嗎就會欺負人。

    步行的宮颯琪路過岱廟內鳳儀殿的時候,停下了腳步,抬頭望了望這里緊閉的殿門。

    金色的大鎖鎖了十多年,大殿早已蒙塵了,這些年這里從未有人打掃,一直荒廢。

    這是百里千璃的住處,她曾經養胎的地方,兩歲前他們兄弟一直跟著母親在這里居住的。

    有些記憶已經模糊了,大殿里的布局擺設宮颯琪差不多忘干淨了,甚至他連那個女人的模樣都記不清了。

    見宮颯琪停下了,所有人都停了,而泠落卻沒有注意到,絞著帕子邊暗罵宮離殤邊低頭向前走,根本就沒看路。

    宮離殤停下後便轉過了身,眼睜睜地看著泠落自投羅網地撞進他的懷里。

    撞的泠落疼得吸了一口氣,抬手捂著額頭,宮離殤的眸子里染上笑意,這個小笨蛋。

    泠落瞪著他,掙了掙身體,沒有掙開,沒好氣道。

    “大庭廣眾之下別拉拉扯扯的。”

    “這可是你自己撞進來的。”

    就算拉拉扯扯,那也是泠落主動的,宮離殤很不要臉地甩鍋泠落。

    見主子抱在一起,勝春很是識相,若無其事地轉過頭去,她什麼都沒看到。

    雖然文武百官都退下了,因為宮離殤的住處和宮颯琪的住處相近,兩波人這才順路的。

    宮離殤死活不松手,氣得泠落都想掐死他了,這周圍還有人在呢。

    宮颯琪聞聲,回頭嫌棄地瞥了兩人一眼,整天黏黏糊糊的也不膩得慌,大庭廣眾之下當著下人的面這成何體統

    即便看不慣,他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沒開口,宮颯琪知道,宮離殤非但不會听他的,還得故意和他對著干。

    還是眼不見為淨算了,宮颯琪快步離去,只想離這對腦殘夫妻遠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