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眾神權謀 > 第一卷 我不是天才 第0045章 石破天驚

第一卷 我不是天才 第0045章 石破天驚

    地傾老頭得意的笑了,因為這天火一招三發的最後一發,連他師父中招了都會必死無疑。地傾從空中落向地面。這世間沒有人能夠承受這最後一擊。天火的最後一招看的人眼花繚亂,劍鋒仿佛變成了千百把刀劍,最後又合成一把巨型的武器。祭壇中央的土地突起,地上隆起一個土包,接著就像是火山噴發,一股金色的熱流朝地傾長老的天火沖去。

    似乎就像是火遇到了水,地傾的天火被熄滅了,在座的百余名宗教弟子都傻眼了。就在這時,地面出現一個年輕的少年,那少年打了一個哈欠。

    “好不容易出來,是誰打了老子。”

    那少年正是風傲寒,他懷中抱著一塊黑炭。金色的氣流源源不斷的從他軀體中散出,直奔九霄。那金色的氣流直沖天際,又加上是在山頂,使得遠處的人也可看到。

    近里城外

    魔教弟子:“痕督快看,光消失了幾天了,可那遠處的山巔又出現了。”

    痕督:“花霧先去看看,其余的和我去進城玩玩。”

    眾人

    “痕督,英明!”

    溫泉縣街道上

    三名白衣少年背著金色的雕文大劍走在馬路上,一人手里拿著一串糖葫蘆吃的不亦樂乎。

    白衣胖子“法器又亮了,那東西在山上。”

    白衣瘦子“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地傾因為使用天火,身體已經虛弱不堪,他站在祭壇邊上,面容痴呆的看著躺在不遠處的小子,這世間連他的師父都無法接住的招數,會被什麼人接住,听聲音,幫巨人擋住這一擊的好像是一個男孩子。地傾讓地下的弟子沖過去看看是誰。一個膽小的弟子被地傾一腳給踹了過去。那少年在打呼嚕,膽小的弟子往祭壇中央走去,他越過巨人的小腿,終于看見少年的模樣,看見少年時,這個弟子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

    弟子一邊喊,一邊跑“師父,逃吧!”

    弟子此話一喊,大半膽小的殺仙都開始有腳底抹油的沖動,但是長老沒走,他們也不敢走,只等那個膽小的弟子跑過來說明。

    地傾“那金光之下是什麼東西”

    弟子氣喘吁吁“人。”

    地傾長老一巴掌閃過去“廢話啊!”

    弟子“是風傲寒。那小子沒死。”

    地傾“原以為那小子逃了,沒想到一直躲在地下。不對啊!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孩子,哪里有那種力量。”

    得道“那妖孽是深藏不露,我哥哥一定是他殺的。”

    紅紗咳嗽了一聲“風傲寒不是那種人。”

    地傾“木葉何在?”左顧右盼

    枯藤教的人,知道風傲寒就是接住地傾天火的人的那一刻,他們已經開始逃了。

    木葉的十里傳音“道友,我等先走了,後會無期。”

    地傾“呸!這個沒良心的,沒了他們,我們勢單力薄,走吧,已經損耗了大半弟子了。”

    一聲令下,這些人紛紛離開了祭壇。

    得道走前朝祭壇中央看了幾眼,他發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殺了風傲寒,報仇殺兄之仇。

    紅紗不肯走,得道拽都拽不動,得道不懂長老為何一定要帶這丫頭走。

    得道“長老,留下她算了,反正她和風傲寒是一伙的。”

    地傾慈祥的微笑著,他回頭走到得道的身邊,虛弱的他淡淡的說了一句。

    地傾長老“是嗎”

    一掌將紅紗打暈。紅紗躺在得道的懷中。

    得道“這”

    地傾“這個你別管。”

    某弟子“師父真厲害,受傷了,還有力氣動手。”

    話音落,這一行人離開祭壇。

    封印被打開,山上的大陣被破,山頂上的很多巨型物種也慢慢從山上往山下跑,其中跑的最快的是飛禽類,他們長著碩大的翅膀,每一根羽毛都被殺氣包圍,飛行得很迅速宛如疾風。

    風傲寒躺在地上打呼嚕,一邊睡覺,一邊說夢話

    打通任督接天地。

    天靈貫通萬物氣。

    丹田落入紫仙翳。

    足底升起烈焰寄。

    道可道,非常道。

    放空心,萬物妙。

    飄可飄,自在飄。

    觀自在,自有招。

    游可游,天地愁。

    唯逍遙,不白頭。

    剛才從地面噴涌而出的金色氣流,不僅擋住了地傾的天火第三發,更毀壞了整個祭壇。祭壇的十根柱子迅速倒塌。聲音很大,白衣姑娘在遠處的山洞都受到了影響。

    白衣姑娘快速的從床上爬起來。

    “哼!救人都不叫我。”

    她爬下床,接著找了一根甘蔗當做拐杖,朝祭壇的方向一瘸一拐的走去。

    [雲霄之上]

    兩名仙人看著下方的光芒暗暗稱奇。

    “這是什麼東西,怎會連天界都看得到。”

    “快派人去源頭看看是發生了什麼?”

    白衣少女拄著甘蔗一瘸一拐的來到祭壇,中年巨人已經一命嗚呼,將臣從遠處朝這里走來,風傲寒躺在地上說夢話。白衣女子走到風傲寒旁邊,接著蹲下。

    “喂!該醒醒了。”一巴掌打在風傲寒的臉上。

    白衣少女的手上冒著白色的氣體,風傲寒緩緩睜開眼楮。

    風傲寒“發生了什麼”

    白衣少女“我還要問你們了,你們去救人怎麼不叫上我。”

    白衣女子環顧四周,內心想法這里看樣子是經歷了一場惡斗,這些石頭的斷面都是新產生的。

    將臣來到祭壇邊冷冷的說道“他們殺了我哥哥。”

    風傲寒“將臣,剛才發生了什麼,能不能告訴吾。”

    將臣“你不記得了嗎”

    將臣慢慢告訴風傲寒,風傲寒點點頭,十分疑惑。

    風傲寒“汝的意思是吾幫汝兄長擋了最後一擊,吾真的沒有印象了。”

    風傲寒回憶在地下發生的事情,他只記得他掉入那口巨大的棺材,之後的事情毫無印象了,想到這里,風傲寒的頭開始劇烈疼痛,他抱著頭在地上打滾。

    在棺材里有東西想將他的記憶清除,但是風傲寒的靈魂是一位遠古大神的,哪里這麼容易清除,所以棺材里的力量只好將風傲寒的記憶短暫封印。說簡單點,就是只封印了風傲寒在地下陵墓的記憶。

    白衣姑娘“想不起就不要想了。”

    風傲寒盤腿而坐,他理了理殺氣,接著他抬頭看看天穹。

    風傲寒“大陣已破,可以下山了。”

    將臣“這個紅衣姑娘不簡單啊,她一人之血竟然可以解除這幾百年的大封印。”

    “不是紅紗的血。”

    將臣身後傳來一個沙啞的嗓音。

    將臣“將年,你沒死。”

    將年“吾命不久矣了,還剩最後一口氣罷了。告訴汝,解開封印的血,其實不完全是紅紗的,如果吾沒有猜錯的話,這個封印解除的關鍵,其實是眼前的那位人類少年。紅紗的血力量微弱,吾算了時間,紅紗的血,是要2個時辰才能破除封印,所以當紅紗的血液掉入祭壇時,吾看見天上出了異變,吾就知道,地下面有東西已經開啟封印。哥哥給汝的東西汝要保護好,有空拿出來研讀。哥哥這些年只顧修煉,沒有照顧好汝,汝不會怪哥哥吧”

    將臣看著森林里的果樹“哥哥每天都摘野果子給我吃,對我很好的。”

    將年的手指停在半空中,他說完剛才的話時,已經咽了氣,倒下了,手指依然指著風傲寒的方向。

    將臣跪在地上哭泣“哥∼∼哥∼∼。”

    風傲寒雙腿麻痹,只好先躺在地上自己按摩雙腿。他將手中的黑炭暫時放下。

    將臣快速的挖坑,給哥哥做了一個墳冢,他用一根破損的柱子給哥哥當了墓碑。白衣少女在將年的墳墓前拜了一拜,風傲寒和將臣道別,他帶著白衣少女離去。

    將臣跑回山洞收拾了包袱。

    白衣少女用甘蔗當拐杖,所以走得很慢。風傲寒自己也受了傷,他攙扶著白衣少女,二人慢慢行走在山間。山上的野獸已經跑走了大半,現在真的是一處世外桃源。

    剛走出山谷,白衣少女就感覺到背後有動靜,她一轉身,那動靜又消失了。

    白衣少女“好詭異啊!背後會不會有什麼猛獸啊”

    又走了半個時辰,

    風傲寒看了看後面,接著微笑的站在原地。

    風傲寒淡定的說“將臣出來吧,都跟了那麼久了。”

    嘩啦啦,樹干被拉開的聲音,一只巨大的稻草鞋子出現在眼前,接著一個面容可愛的少年出現在他們眼前。

    將臣“你怎麼知道是我”

    風傲寒“吾手中的黑炭令吾可以感覺到汝的殺氣。汝跟著吾等做何,封印已經破除,汝自己遨游天下去吧。”

    將臣“我很小就住在這大陣當中,冒然出去,會被人類殺仙砍死的吧。”

    白衣女子“所以你想干嘛”

    將臣“風傲寒,我能跟著你嗎我有的是力氣。”

    風傲寒“吾家很窮,跟著吾很苦的。汝確定嗎”

    將臣“我可以幫你砍柴燒水。窮是什麼”

    風傲寒“吾忘了,在爾等那個年代,還沒有窮富之說。”

    將臣趁機將風傲寒二人扛起來放在肩膀上。

    將臣“說吧,往哪里走”

    風傲寒開玩笑“吾還沒同意了!”

    白衣少女“將臣,別听他瞎說,先下山吧。”

    將臣扛著他們倆行走在山間。走了半晌,已經出了大陣的入口,就在這時,佛裳抱著衛精靈站在遠處的大樹上觀望。

    佛裳“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那小子好像過得不錯。”

    衛精靈“風傲寒等人,上了山後,村子里面持續發生命案,看來凶手還在山下。”

    佛裳“就風傲寒那點破殺氣,怎麼可能是凶手,那個凶手怕是和我們勢均力敵啊。”

    衛精靈“衛精靈啊,衛精靈,你母親不讓你和風傲寒在一起,可我龍靈兒用了你的身體,答應了你的事情,我一定做到。”

    佛裳一副悲傷的表情。

    衛精靈“怎麼你吃醋了放心,等我完成了衛精靈的心願,就把名字換回來,到時我我們可以一起遨游天下。”

    佛裳點點頭,接著戴上帽子,接著抱著衛精靈離開了山頂。回到衛精靈的府邸中。

    聖泉村,風傲寒家的茅草屋

    風傲寒家的茅草屋內,將臣體型巨大所以他一個人待在屋子外面,村長帶了幾個村民來看望風傲寒,他們手里都提著水果和肉食。白衣少女趁著人多,她離開了。

    村長“你被帶上山的那幾天,山下還是持續發生命案,所以當初是我們懷疑錯人了。”

    風傲寒“凶手還在村子里,不知道還會死多少人”

    村長卻絲毫不在意。

    風傲寒“村長不擔心嗎”

    村長這個怪人的新聞一出,來聖泉村游玩的殺仙反倒越來越多。開心都來不及。又怎麼會擔心。

    風傲寒詫異“汝在說什麼,汝開心都來不及”

    村長“我沒說話啊”

    村長內心想法他怎麼知道我心里,在想什麼。

    風傲寒摸了摸懷中的黑炭,原來黑炭讓風傲寒能听到人的內心話,風傲寒放下黑炭,村長的話果然就听不到了。

    送走村長,衛龍又來了,衛龍和風傲寒的母親做了一桌子的飯菜。

    衛龍還特地去買了很多包子給將臣吃,將臣食量驚人。

    風傲寒“將臣,白衣姑娘什麼時候走的”

    將臣一邊吃包子,一邊說“剛才你們村長來的時候,她就走了。”

    白衣姑娘離開風傲寒的家,她離開了聖泉村,行走在山間的小路上,就在這時她又看見一堆黃衣服的宗教弟子,她準備繞道而行,沒想到,黃袍老頭子發現了她。老頭子帶上弟子朝白衣少女撒了一張大網。白衣少女閃了一下身子,只被網套住了半邊身子。可是當身體接觸網的那一刻,少女感覺渾身疼痛,就像被電擊中,瞬間又變一頭狼。她咬斷幾根網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