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廢逆成神︰仙妻太惹火 > 第671章 又不是傻子

第671章 又不是傻子

    好吧,千紉雪承認自己說這話就是為了氣白絮兒,誰叫白絮兒表現得那般明顯呢,簡直是當她不存在好嗎?

    被千紉雪這麼一嗆,白絮兒臉色登時一變,暗道千紉雪實在是不給面子。

    或許是千紉雪說得太過直白,白絮兒也沒有心思再和千紉雪叨叨了,臉上盡是尷尬,一時間也不曉得該往哪里看才好。

    “辦正事要緊。”

    既是白絮兒歇了聲響,黎徹自然就不願意在多浪費時間。

    過去了這麼多年,他都不知道現在情況是怎麼樣的,也不曉得尋找千紉雪母親的方法是否還和她離去之前說的一樣。

    黑曜的民風顯然和五蘊不一樣,這里的人極為大膽,看見好看的人就直接上前搭訕,穿著也不一樣,這里露一點那里露一點的。

    元牧川幾人一進入黑曜城,就成了眾人圍觀的存在。

    就算是雙目異常的黎徹,也是長得很俊美的,當即就有不少人上前,你一言我一語的,句句都是勾搭的言語。

    “這位仙子,不知許了人家沒有啊,你看看我,身姿矯健,長相也還過得去,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咱們搭個伙過日子啊?”

    “道友,你瞧瞧你,長得這般俊美,就不要冷著個臉了,多不好啊!”

    “道友道友,你這雙眼楮看著很不錯啊,多麼深邃的黑啊,讓人看了都能陷進去……”

    “……”

    嘰里呱啦,呱啦嘰里,耳邊盡是吵吵的聲音,听得千紉雪尷尬癌都犯了。

    早知道是這樣的情況,他們就做點偽裝進來了。

    相對于千紉雪和黎徹的不自在,元牧川倒是淡然得緊,仿若看慣了這樣的目光,沒有半點的不適。

    而白絮兒顯然也很享受,甚至別人和她搭訕,听著那些夸獎她的話,她還很是滿意,且看她那並不奇怪的模樣,哪里像是第一次來黑曜

    嗤,白海炎的嘴里,顯然是一句真話都沒有。

    跟逃亡似的逃離了現場,千紉雪和黎徹實在是受不了了,連元牧川都不管了,連忙找了個地方落腳。

    只是這一次,他們卻沒有住客棧,黎徹花了大筆的靈石,找了一個小院子。

    畢竟是要干正事兒,住客棧總是不那麼方便的。

    在找客棧的時候,黎徹還被人口花花了一番,他也實在是沒有想到黑曜的人竟然這麼開放,買個院子都能遇到這樣的人。

    “**,接下來你就自己去逛吧,這里不方便。”

    看著跟著自己回來的白絮兒,黎徹面色陰冷,站在院子門口,愣是不讓白絮兒進去。

    而千紉雪和元牧川,早就進屋子里討論“如何尋找母親”的事情了。

    至于他們討論得怎麼樣,那就不知道了,反正門關得死死的,氣得黎徹更是煩躁。

    白絮兒輕抿著嘴唇,很是惱恨的看了院子里面一眼,最後還是做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似乎是想要黎徹憐惜一下她。

    只可惜,黎徹是個心冷的,柔軟的內心都給千紉雪和千紉雪的母親了。

    “黎前輩,我第一次來黑曜,也沒有地方去,所以……”

    一句前輩,叫得婉轉動听,白絮兒

    在元牧川的份上,哪里會叫這一句前輩。

    以黎徹的實力,她連叫一句道友都覺得丟了自己的份兒!

    還沒等白絮兒說完,黎徹就連忙打斷。

    “黑曜城內那麼多客棧,**總是有地方可以住的。以**的身份,想來身上的靈石也不少,住個客棧完全沒有問題。”

    說著,黎徹的眼神愈發冷凝。

    “況且,我買下的這個院子,只有三個房間。**如果硬要住進來,那就只能睡在房間外面了。”

    “不過**身嬌肉貴的,怕是睡不了這大地。”

    毫不客氣的將所有的路都給白絮兒堵死了,但凡白絮兒要點臉面,都不會繼續糾纏下去。

    “這是你娘親臨走之前留下的,說是冉家的地形圖,讓我到了靈界之後,方便找到她。”

    大步走到千紉雪身邊,黎徹狠狠地瞪了元牧川一眼,隨後拉著千紉雪到院子里面坐下,而千紉雪另一邊的那個凳子,則是被黎徹眼疾手快的放上了一柄劍。

    一番動可謂是行雲流水,根本就沒有給黎徹阻止的機會,看得黎徹直瞪眼,就差沒有胡子可以吹了!

    不過黎徹卻是沒有將這句話說出來,免得還沒行動呢,信心先沒了。

    千紉雪和元牧川對視了一眼,均是看出了對付的心思。

    很顯然,黎徹所擔心的問題,他們也想到了,即便黎徹不說。

    又不是傻子,這種事情稍微一想就曉得了。

    聞言,黎徹不甘心的看了元牧川一眼,嘆了一口氣:“果然是兒大不由娘,這女兒大了,眼里只有情郎,沒有爹咯!”

    深深地看了黎徹一眼,白絮兒的眼中聚起了些些淚光,小模樣看著可憐至極,足夠引起大多數人的保護欲了。

    說完,白絮兒一步三回頭的走了,似乎還在等著黎徹把她叫回去。

    一番話說得可憐至極,黎徹長吁短嘆的模樣,看著還真有那麼幾分意思。

    見黎徹不為所動的樣子,白絮兒只覺得一陣難堪,長這麼大,她還沒有被誰拒之門外過!

    吸了一口氣,白絮兒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道:“既是如此,我就不打擾了。”

    元牧川眸光閃動,走過來直接就把那柄劍給扔到了地上,而後自己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只是,她剛剛一走,黎徹就直接進了院子,把門給關上了,動之快,就跟嫌狗一樣。

    有這把劍佔著,元牧川這下就無法坐千紉雪旁邊了。

    “爹爹,咱們還是說正事兒吧。”

    這一舉動,顯然是讓白絮兒愈發覺得難堪,指甲都快要嵌進掌心里了。

    見此,千紉雪張嘴想說點什麼,但這次黎徹又不給她機會了,拿出一張圖,就擺在了桌子上。

    千紉雪見勢不妙,生怕兩人吵起來,沒等黎徹開口說什麼,連忙開口道。

    一夜無話,第二天千紉雪三人都是起了個大早,待黎徹看到元牧川和千紉雪從一個房間里出來的時候,臉都要綠了。

    只是這兩三百年過去了,地形圖還有沒有那就說不準了。

    只可惜,她面對的人是黎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