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吃飯就無敵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踫一踫

第二百二十七章 踫一踫

    “客卿終于來了。”說話那人嗓音里帶了點戲謔之意,言下之意便是,你居然真的敢來。

    “應該沒有遲到。”甦小閑眼簾低垂,噙著一抹淡笑,輕聲道“為獎勵,總該讓我先看看人吧。”

    “那當然。”那人指了指頭頂的屏幕,畫面一變,像是一間封閉的屋子,其間匍匐著一個中年男人,模樣有些淒慘,被粗大的鎖鏈自鎖骨處穿過,宛如巨蟒纏身,狠狠吸食著他體內的靈力。

    “眼熟吧,您之前見過的,從安家借來的縛妖鏈,配合要訣一起施展,連遠古大妖也別想掙脫,您這朋友能享受到這般待遇,也算是榮幸了。”

    對面人得意的話語傳來,甦小閑仿若未聞,他的注意力放在別的地方“你們沒有讓人看守”

    聞言,那人微微一怔,突然笑了出來“有這個必要麼,被縛妖鏈鎖住,即便將他扔到大街上,他也只能爬著回趙家大院。”

    “那我就放心了。”甦小閑點點頭。

    “什麼意思”說話人感覺有些莫名其妙,姓甦的不會是腦子氣糊涂了吧,他們在這里擺開架勢,為的可不是邀請對方過來參觀。

    今日,在眾散修的面前,必須狠狠捏斷這根趙家的脊骨,絕無商量的余地。

    “哼,請吧,家主在樓上等著您呢。”見對方沒有回話,他伸出手,準備在前方帶路。

    忽然,一陣野獸甦醒的低吟聲自背後傳來,沉悶且壓抑,帶著絲絲腥臭的氣息,于此同時,同伴的驚呼聲也在耳畔響起。

    “不必了,我自己上去吧。”甦小閑的聲音很輕,讓人很容易忽略其中蘊含的冷冽。

    憑空出現的銀尸沒有過多停留,瞬間出現在其中一人的背後,趁其不備,將他猛的拎在手中,朝著人群砸了過去。

    “吼”

    “狗東西,敬酒不吃吃罰酒”那人驚怒喊著,腳下多出一朵金蓮,卻不是為了進攻,反而是轉身朝樓上逃去。

    沒人想過,在這種情況下,甦小閑居然提也不提協商的事情,而是主動出了手。

    他們想贏的體面,最好還能展現一番劉家的風度,卻沒想到踫上了一個瘋子。

    “二十息家主和各位前輩就在樓上,自己只需要撐住二十息即可”

    七八位大修士不約而同的朝樓上跑去,他們都知道甦小閑是七品中期的劍修,如果一涌而上,絕對能讓對方吃不了兜著走。

    但是,沒人願意替他陪葬,自己這邊這麼多修士,明明可以不傷分毫拿下對方的

    “就這”看著眼前一幕,甦小閑挑挑眉,略有些驚訝。

    雖說修為越高越惜命,但這也太過了。

    簡直就像在欺負一群小孩子。

    銀尸嘶吼一聲,眨眼間又抓住了兩個修士的衣領。

    木劍懸在半空,絢爛的金藍色迅速覆蓋其上,甦小閑用只剩下最後一次的陰陽御劍術,正式掀開了這場大幕。

    噗嗤。

    第一個人的身軀被洞穿,隨即有烈焰凶猛將其吞噬。

    層層寒霜自進門處朝里面延伸,木質地板很快染上一層薄涼的碎冰渣。

    “架起防御法器。”不是每個人都失去了分寸,剎那間,已經有人反應過來,高呼一聲提醒同伴。

    各式各樣的法器綻放光亮,齊齊朝著那柄飛劍堵去。

    “別慌,只要限制住這柄劍,光靠我們幾個也能殺了他”一個身材五短的胖子被銀尸捏在手中,他是武尊,在力氣上卻完全被這怪物壓制。

    一記法訣級拳法狠狠轟在了怪物的小腹,對方卻連眉頭都未皺一下,反手將烏黑指甲刺入胖子的胳膊,疼的他冷汗直流。

    聞言,甦小閑嘴角輕揚“你在想屁吃。”

    他之前便考慮過系統的優勢,自己無論什麼神通,只要吃下去便能熟練運用,在這之上,應該從哪方面練習效率才會更高

    想了很久才想明白。

    經過幾個月的對戰,現在便是初見成效的時候。

    甦小閑再次出劍,沒了陰陽御劍術的加持,威力比起之前還要略低一些,緊跟著他挽了挽袖子。

    轟

    身形驟然消失在原地,一記**八法拳狠狠轟在一尊金丹修士的身上,趁其被轟飛的剎那,甦小閑朝著天空揮揮手。

    飛劍及時的出現在了身前,來了一次干脆利落的補刀。

    沒等對方反應過來又折損了一位同伴,靈力重新化真氣,拳法粗淺,卻擋不住境界碾壓。

    七品中期和初期間的差距,比五品和六品之間還要恐怖。

    甦小閑以一種極為夸張的速度切換著自身職業,而帶給其余人的感官,便是他們在同時面對一位劍修和武尊,再加上一尊近乎等于中品武尊的怪物。

    三個七品中期打八個七品初期的下場是什麼

    僅僅十七息的時間,甦小閑掌中鐵牌里,已經多出八枚金丹和舍利。

    沒有絲毫猶豫,甦小閑就像磕豆子似的將其全部吞入腹中。

    他的確沒有別的依仗,但系統便是自己最大的靠山。

    八枚傳承入肚,超過三十萬點能量點數,經驗槽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跳動。

    自從乙級賽上提升到七品中期以後,經驗槽的上限就變成了六十萬,而甦小閑之所以敢只身赴宴,只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踩著劉家,成功突破七品後期。

    “上來就送一份大禮,整的我怪不好意思的。”甦小閑將木劍取回手中,緩緩朝樓上走去,雖然自己已經努力加快速度,但足足二十息的時間過去,即便樓上是一群七品的豬也該反應過來了。

    “進去了”一眾散修握拳。

    如果他們沒看錯的話,甦小閑的確只有一個人而已。

    隨即似乎有火光閃動,莫非是已經交手了

    “嘖,你們說他還能出來嗎”

    “能啊,賭一波劉家吃素信佛唄。”男人嘲弄笑道。

    “怎麼沒動靜了,好歹也是個七品中期修士不會這麼快吧。”有人持不同意見。

    “別忘了,他的確是七品修為不錯,但是他是劍修啊。”男人面露古怪。

    劍修這東西,也能算修士

    恐怕稱之為殺手更合適一些。

    而當一個殺手去和人堂堂正正戰,除了失心瘋以外還能找到別的理由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