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繼承了一片原始森林 > 第五十一章 成為億萬富翁

第五十一章 成為億萬富翁

    亨得利的消息,一下就讓林小野激動起來。

    一個億!

    怎麼會呢?

    這一把石頭竟然值一個億?

    本來他只是打算能賣個幾百美金就不錯了!

    現在竟然賣出了一個億?

    果然人不能沒有小目標!萬一實現了呢?

    亨得利此刻也是興奮地差點就要起飛了,這一個多億的佣金,他可以拿到一千多萬!此刻,他已經打定了主意,如果以後,再有人質疑他歐洲第一珠寶商的地位,他就把這一筆佣金拿出來給他看!

    拍賣師此刻已經呆了,不會說話了,看向亨得利的眼神中,再也沒有那種輕蔑和傲慢。

    取而代之的是巴結和諂媚!

    他開始後悔,當初為什麼沒有好好和亨得利喝上幾頓酒,搞不好還能做一個朋友!

    還好!現在彌補還來得及,他決定從現在開始,把這血鑽再往上推一把。

    于是立即開口︰“碳十四分析不會假,這血鑽至少已經有了上百年的歷史,要知道,在十八世紀的時候,血鑽就曾經拍賣出天價!

    拍賣師這麼一說,亨得利即刻對投來贊賞的目光,拍賣師也頗為受用,繼續開始口若懸河地解說。

    然而他不說還行,一說,現場立即就冷場了。

    要知道,這麼高的價格,很多人都不會再參與了,這血鑽在他們眼中,撐死了天,也就只值兩三百萬美金!至于500萬美金,那真是天方夜譚。

    所以,他們對拍賣師的言辭,只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不屑一顧。

    他們現在只對白袍女子和佛珠男子的交鋒感興趣,然而更讓人尷尬的是,當白袍女子給出500萬美金的時候,佛珠男子也停了下來。

    看樣子,沒有往上走的意思了。

    這特麼就賊尷尬了。

    拍賣師站在台上,一臉的汗,他本想努力一波,給血鑽再提點價格,讓自己在亨得利面前,留下一點好印象,至少也挽回幾分顏面!

    可沒想到,竟然弄巧成拙了。在他發言後,雙方竟然出奇的冷靜了下來。

    佛珠男子,臉上非常平靜,冷靜克制!

    但這種冷靜克制讓人看來更覺得匪夷所思。

    拍賣這種東西,全憑個人喜歡。假設踫到了自己喜歡的東西,加個幾百萬拿下,也不是不可。

    可佛珠男子的表情,讓人覺得,他此前的出價,壓根不是一時沖動。

    而是深思熟慮後的結果,這就讓人覺得可怕了。

    而且佛珠男子和白袍女子都是一副認真細致的表情,絲毫看不出這次拍賣,是沖動導致。

    這很讓人費解!

    如果兩人不是富二代之間的意氣用事,這五百萬美金的出價是經過深思熟慮後的決定。

    那麼現場的人就都要想了,這血鑽難道真的值這麼多錢?

    台上總共也就五塊血鑽,五百萬美金的話,平均下來,每一塊竟然值100萬美金!

    佛珠男子眉頭此刻也是擰緊了,原來慢慢磨搓佛珠的手,此刻也是僵硬,一臉的肅穆,他知道,出價五百萬的女子就坐在自己的身後,但他卻沒有轉過頭來看。

    他心中已經有了篤定,看來,這血鑽的真正用途,如今已經不是他的家族一家所知了。

    “看來是同行啊!有些不好對付!”佛珠男子臉上露出絲絲焦急的神色,說句實話,要說血鑽值不值這500萬美金的價值,在它的真正用途上,絕對值。

    可500萬美金畢竟不是一筆小數目。

    而且,坐在後排的女子,壓根就沒有想要退縮的意思,一次性竟然直接就加了100萬美金!

    這種氣派、這種魄力,讓佛珠男子自己都有一些震撼!

    他不敢保證,如果他再加50萬?對方是不是也會再加50萬?

    萬一對方突然撤掉了,那自己即便拿下血鑽,回到家族中,功勞在一份,但是恐怕也少不了責罰。

    代價太大!

    他萌發了一絲退意。

    手中的牌子,遲遲沒有舉起。

    就在這時候,拍賣師也在台上開始倒計時喊話︰“500萬美金一次!500萬美金兩次!500萬美金3次!”

    “成交!”拍賣師重重地砸響了面前的錘子!

    “成交!”在場的收藏家們也沸騰了,他們也早已經不在乎拍賣物本身,只是在于,這500萬美金的拍賣價格。

    佛珠男子一臉陰郁,此時起身,帶上一頂鴨舌帽,慢慢朝著後排走去,準備離場。

    在他走到白袍女子身邊時,他眼角露出一絲精光,悄悄把白袍女子的面容給急了下來。和他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白袍女子,此刻壓根就沒有去看佛珠男子一臉。

    對他沒有絲毫興趣。

    佛珠男子有些詫異。

    這白袍女子的來頭,當真是非常不簡單吶。

    佛珠男子又朝著白袍女子身後的異服者一看,心頭一驚,立即埋下頭,壓低帽檐,快步離去。

    騷動的人群慢慢安靜下來,拍賣會繼續進行,還有為數不多的幾件拍賣品還在等著拍賣。

    可是等到血鑽被拍賣過後,現場的收藏家們似乎一下就對下面的拍賣品失去了興趣一般,也紛紛開始離場。

    亨得利已經相當爽了,光是血鑽的代理費,他就可以拿到一千多萬,按道理來說,就算他另外一件“國寶”級的燒焦的木板拍賣不出去,他也已經賺翻了。

    可是不知怎麼地,看到紛紛離場的收藏家們,他心頭還是有一些失落。

    畢竟,這一塊燒焦的木板,已經在他手中流拍了三十幾次,他並不是一定要把它賣出去不可,實在是因為,他痛心,別人都不懂木板的價值。

    然而說實話,他也不懂,但他無法解釋,初次見到木板時那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林小野此刻用手在走神的亨得利面前揮一揮,笑呵呵地說道︰“亨得利老板,我想你應該再給林場捐點錢吧?”

    亨得利回過身來,也是呵呵一笑︰“那必須的,林老板,我再捐100萬人民幣!”

    “太小氣了吧?如果我沒有算錯的話?這血鑽的代理費,你可只足足賺了有一千多萬啊!”

    亨得利臉一下就黑了,立即說道︰“我捐200萬?夠意思了吧?以後,有錢大家一起賺!”

    “好!中國有句老話叫做喝水不忘掘井人!你很符合華夏的核心價值觀!看來我並沒有選錯代理人!”林小野拍了拍亨得利的肩膀說道。

    “那必須啊,我只是長著白皮膚而已,可你要相信,我有一顆華夏的心,我過幾年就打算移民去華夏了!”亨得利打趣說道。

    信了你的邪!

    正在兩人談笑間,拍賣很快流轉,不一會兒就等到了最後一件拍品︰那塊燒焦的木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