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算不出是涼緣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輕音目光一轉,坐在餐桌邊的不是子青又是誰。

    “生辰快樂”子青用她再熟悉不過的溫潤嗓音說出這句話時,輕音覺得心底有一股暖流緩緩淌過。

    “你們都退下吧”

    輕音坐下“我都忘記了”

    “你過生日哪次是自己記得的”子青翻了個白眼,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笑了

    “你翻白眼的樣子好丑”輕音說著還吐了吐舌頭。

    在輕音心里,如果說,馮峰是慈父,而子青更像是哥哥。在父親面前要規規矩矩的,但在哥哥面前撒嬌、耍賴便成了慣用的伎倆。以前兩個人的親密總像是隔著什麼,但這樣一個屋檐下的相處了一年,輕音在子青面前已經算得上是肆無忌憚了,除了心里的那根刺,兩個人也算無話不談。

    “你還在守喪,生辰也沒大操大辦,但不管怎樣生辰還是要過的。”子青邊給輕音夾菜,邊解釋。

    “嗯,謝謝。”

    “嗨~謝什麼謝,也沒給你準備什麼。這菜準備的都是你愛吃的。猜猜生辰禮物是什麼。”子青笑的溫溫和和的,一只手背在身後,明顯藏了東西。

    “嗯~”輕音認真的想了想,並不覺得自己缺什麼,往年里,子青送她的也就是一些女孩子的小東西,這些東西輕音很少帶,在軍營十年的生活讓她養成了樸素簡單的穿衣風格,就算是現在,她的衣服也都是簡單的黑色或白色的短打,外人倒也不覺得什麼,畢竟五歲的孩子,女孩和男孩差別本也不明顯,但子青卻嘲笑她不像個女孩子。

    “玉簪?”

    “不是”

    “胭脂?”

    “不是”

    “衣服?”

    “也不是”

    輕音有些哭笑不得了“到底什麼,你告訴我就是了 ,這樣猜來猜去的也想不到了。”說著便低頭開始吃菜了,明顯一副愛說不說的樣子。

    子青心理也是有些無耐的想笑,輕音的好奇心從來都不重,猜不到也不會像其他女孩子一樣著惱,子青只好自己把禮物拿出來“給你吧,不猜就不猜吧。”語氣有些可憐巴巴的。

    輕音抬眼看,桌子上是一把劍,劍身二尺左右,很是小巧,玄色的劍身,花紋立體的劍鞘很是吸人眼球。

    “在軍營的時候你一直想練劍,但那些大老粗的劍你用起了太長了,這把劍是戰局開始好轉的時候,我就請楊大師(第一鑄劍師)開始鑄造的,幾個月前才造好的。看喜不喜歡。”

    輕音輕輕取過劍,仔細的撫摸著劍身,在軍營的時候,因為自己一直不長身體,義父非常反對她習武,當時在子青的掩護下,她倒是和幾個偏將學了些拳腳,但劍卻是踫不到的,倒不是子青不幫她,實在是,正常的劍都有四尺多長,拿在她手里,畫面太過詭異。而如今放在她面前這把劍大小合適,劍鋒鋒利,可以看出,鑄劍師是花了大心思的;更看的出的是子青的用心。

    輕音起身,輕輕的抱住面前這個給了她哥哥般關懷,在她最痛苦時陪她度過的男人“子青,謝謝你。”無須多說什麼,感激,依賴都在這個擁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