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八十五章覺醒

第八十五章覺醒

    說完這些話,野田尚雄在蘭花廳慢慢的踱著步子,一邊走,一邊不時的打量著我們。

    在這一刻,他已經徹底的操控了全局。

    而我跟唐傲等人。就好像六只已經進了籠子的小兔子,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他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我緊張到了極點,我拽著刺刀的手,已經全部都是汗水。

    我知道,只要野田尚雄一聲令下,我們這六個人,就會在瞬間打成篩子。

    蘭花廳的二十條槍,死死的對著我們,外面的門口,也是二十個人,站成兩排。成一個扇形,在這樣短的範圍之內,沒有人能夠躲開,除非,奇跡的發生。

    "唐大哥!咱們現在怎麼辦?"

    唐傲帶來的人已經有些驚慌失措了。

    的確,在這樣的場合之下,沒有人不會驚慌,沒有人不會害怕,畢竟,下一秒,或許就是死亡。

    "鎮定點,我唐傲這一輩子。殺過的日本人早已經夠本了,今天,就算是死了,那也沒什麼,而且。還能跟這樣的小兄弟死在一起,那是我唐傲的榮幸!"

    唐傲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兄弟,如果有來生,我唐傲跟你拜把子!"

    "唐大哥,謝謝!"

    我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娘的,我是真沒辦法了。

    我抬起頭,我看見鳳姐跟甦傾城都死死的盯著我,尤其是鳳姐,她眼神里面還是那種不可思議。

    的確,在她眼中的小癟三,卻做了兩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她怎麼能不心驚。

    "各位。你們想到了逃離的方法了嗎?"

    野田尚雄轉過頭,盯著我們,再次的問了一句,"我可沒有一直等待下去的耐心。"

    說完,他拿起了一瓶酒。給自己倒了一杯,一飲而盡,然後,又再次倒上一杯,笑了笑,"這瓶酒喝完,我就會下令開槍,到時候,是死是活,就讓老天爺決定吧!"

    說完,他再次端起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一邊抿,還一邊死死的瞪著我們,那種眼神,就跟要吃人一樣。

    "唐大哥!"

    後面,又有人克制不住了。

    這種讓人慢慢消耗而死的方法,其實比直接殺死人還要痛苦。

    因為,你會一直感受到死亡的威脅,而那種威脅,是真正的能摧殘人心的。

    "別吵了,你們就這麼怕死嗎?頭掉了也就碗大個疤,十八年後,咱們又是一條好漢,你們看看,看看這位小兄弟,人家說一句話了嗎?"

    唐傲指著我,厲聲的說道。

    我心里暗暗叫苦,我親愛的唐大哥啊,我不是不說話啊,我是嚇的不敢說話啊。

    我腦袋飛速的旋轉著,我在想著還有什麼方法能夠離開。

    可是,我怎麼想,都想不到。

    可事實上,這根本就是一個死局,野田尚雄布置好了這一切,放出風,故意讓唐傲等人知道自己今天回來鳳樓,然後,再來個甕中捉鱉,等唐傲上鉤。

    可我沒想到,其實這件事情真的跟我屁關系沒有,可偏偏,我就這樣撞上了。

    有句話怎麼說的,不作死,就不會死,我這,真正的是在作死啊。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所有的一切可能,我都想過了,死局,就是死局。

    或許現在,我們能做的,就只能看著這個老孫子慢慢的喝完那瓶酒,然後,再下令開槍,最後,我們看著自己的身體變成了好幾個窟窿,慢慢的倒在地板上......

    我感覺,現在就是一種煎熬,我是,唐傲是,其他人,更是。

    唐傲身邊的幾個兄弟,早已經克制不住這種焦慮了,有個家伙最終受不了這種死亡的煎熬,大吼了一聲,朝著野田尚雄就沖了過去。

    可是,還沒等跑出兩步,蘭花廳的日本兵已經朝著他猛然的開槍。

    子彈,飛速的穿進了他的身體,鮮血,濺在了我的臉上。

    我死死的咬著牙,全身的肌肉都在一瞬間繃緊了起來。

    "看來,你們是想不到好的方法了。"

    野田尚雄站了起來,他一只手提著酒,一只手提著酒杯,他慢慢的走到了甦傾城的面前,"甦小姐,我想請你喝一杯!"

    說完,他將酒倒進了杯子,遞到了甦傾城的面前。

    甦傾城頓時就是一愣。

    "怎麼?甦傾城,不賞臉?"

    野田尚雄笑了笑,又將杯子舉了舉。

    甦傾城擠出一絲笑容,接過了杯子,一飲而盡。

    "甦小姐,好酒量,那就再來一杯!"這個王八蛋,又給甦傾城倒上了酒,然後,饒有興趣的看著。

    娘的,按照這種速度喝下去,估計還有兩三杯,這酒,就要喝光了,而這瓶酒一旦見底,我相信,這個老孫子會在瞬間下令。

    其實,他早就想殺了我們,現在,只不過是在百分百的操控之下,想多多的折磨一番而已。

    在他看來,我們這些人,必死無疑。

    我再次緊了緊手中的刺刀,冷汗,順著我的臉頰緩緩的往下流。

    "野田大佐,我真的不能再喝了!"

    甦傾城說了一句,然後又看了看我們,這個老孫子,還真是陰險,故意讓甦傾城喝酒,那麼,在甦傾城的潛意識里,就會間接的認為是自己殺了我們。

    因為,她在不斷的喝酒。

    "甦小姐,你放心,就喝這一杯,其他的,我喝!"

    他笑了笑,然後,扶了扶自己眼眶上的眼鏡。

    我感覺,他是裝斯文,而根本不是近視眼。

    甦傾城滿臉的尷尬,最後,只能是點點頭,仰起頭,又將這杯酒一口喝完。

    野田尚雄笑了起來,"很好,很好,今天,我真的很開心,能夠見到大名鼎鼎的唐大當家,還能夠見到這位......"

    他突然盯著我,"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沒有說話,只是對視著他。

    "沒關系,不說也沒關系,你們中國人,最喜歡做無名英雄了,對吧?哈哈......"這老孫子又大笑了起來。

    是那種沙啞的變態的帶著巔峰的笑。

    他沖過去,突然一把抱住了甦傾城,然後仰起頭,將酒瓶對準了自己的嘴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喝完之後,他猛的將酒瓶一甩,然後,一字一句,"甦小姐,其實,我早就喜歡你了,我希望今天晚上,你能做我的新娘!我這人,喜歡雙喜臨門!"

    說完,這老孫子突然將嘴巴湊了過去,對著甦傾城就親了過去。

    甦傾城左躲右閃,大喊了起來,"野田大佐,你喝醉了!"

    "我沒有喝醉,我只是喜歡你!哈哈......"

    野田尚雄放肆的大笑了起來。

    我死死的拽著刺刀,我感覺自己的指甲已經深深的刺進了皮膚,我全身的血液都在一瞬間沸騰了起來。

    我腦海中,閃現著甦傾城對我說過的話,她說,她為我擋一刀,只是想證明,她,比周雅更愛我!斤巨系才。

    "放開她!"

    我咬著牙,冷冷的說了一句。

    我的聲音不大,可不知道為什麼,野田尚雄一下子就轉過頭看著我,我確信,他,其實一直在關注我。

    "你剛剛說什麼?"

    他,有些不敢相信的問了一句。

    "我說,放開她!"我一字一句。

    野田尚雄放開了甦傾城,他站了起來,"你跟我說,讓我放開她?好了,我放開了,只不過,好像我的酒也喝完了,對吧?"

    他的表情開始變化著,從剛才的癲狂,再次變的惡狠狠了起來,他指著我,"憑你,還沒有辦法對我發號施令。"

    他突然一把又拽起了甦傾城,然後死死的抱在懷里,"現在,你們可以去死了,開......"

    我猛的一把就沖了出去,在他那個槍字還沒有說出來之前,就已經是到達了他的身前,我看見了他眼神中無限的恐懼,我將甦傾城一扯,拽到我的懷里,然後手中的刺刀一把就狠狠的頂在了這個老孫子的咽喉上。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靜止了下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我。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來的,我更加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一刻,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實力。

    刺刀,刺進了野田尚雄的皮膚表層,一絲鮮血,順著刀尖,緩緩的流淌在他的脖子上,觸目驚心。

    我听見一連串拉動槍栓的聲音。

    不過,這個時候,似乎掌控全局的人,是我。

    我冷冷的看著野田尚雄,"你可以繼續叫人開槍,不過,在這些人開槍之前,你覺得,我能殺了你嗎?"

    野田尚雄喉結拼命的聳動著,身子,劇烈的顫抖,冷汗,順著額頭,快速的流了下來。

    "哦,對了,我叫林敢!"說完,我用力的抱著甦傾城,一字一句,"她,是我的女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