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八十六章三十六計賤為上計

第八十六章三十六計賤為上計

    野田尚雄完全被我的氣勢給鎮住了,不過,這個日本老孫子畢竟是戰場上過來的人,只是被我脅迫了一會,他就立馬咬牙切齒了起來。"看來,我真是低估你了,不過,你殺了我,你們,同樣走不出這蘭花廳!"

    "好啊,那咱們,就他媽都別出去!"

    說完,我慢慢的放開甦傾城,然後一把勒住了這個老孫子,我慢慢的用力,手中的刺刀以一種極其微妙的速度緩緩的刺進了他的咽喉。

    娘的,這個日本老孫子。不是喜歡跟我們玩耗死這一招嗎?

    那我,也就跟他玩這一手,直接殺了他,當然沒什麼快感,但是,這種漸漸讓他感受死亡威脅的恐懼,卻能讓他的氣勢一分一分的給降下來。

    "野田大佐!"

    周雅突然喊了一聲。

    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周雅也十分的緊張,她死死的盯著我,想出手,可又完全不敢。

    畢竟。我剛才展示的那份實力,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到。

    就連我自己,也根本沒想到自己會突然爆發成那樣,我相信,這一次。都是因為野田尚雄激發出了我身體武侯兵符的潛能。

    在還沒有來到這個年代的時候,我就覺得自己虧欠甦傾城,而現在,看到她受辱,我完全做不到冷靜。

    或許,正是因為有這個原因存在,我才突然一下子徹徹底底的覺醒了武侯兵符的實力。

    "雅子,你們不要後退一步,如果我死了,請發電告訴天皇,我野田尚雄,為大日本帝國......"

    野田尚雄還要繼續往下說,我突然一下子用力,刺刀狠狠的刺了進去。我隨即又拔出了幾分,惡狠狠的說道︰"別他媽廢話,什麼大日本帝國,我呸,小日本!"

    我這話一說出來。唐傲頓時就滿臉興奮,大喊了一句,"林敢小兄弟,給我捅死這個王八蛋!"

    我感覺唐傲這人,有點太過嫉惡如仇了,就現在這種形勢,殺了野田尚雄,那感覺當然是爽歪歪,只不過,一旦他死了,我們這些人估計瞬間就會完蛋。

    所以,只要有他在手上,我就有了一個保命的籌碼。

    我相信,沒有人敢輕易的開槍。

    我說過,我這人惜命,我怕死,我感覺這一點都不丟人。

    "唐大哥,要殺這個王八蛋,咱們有的是時間,現在,我們出去再說。"

    我說著話,拽著野田尚雄一步步的往蘭花廳的外面走。

    "你們不可能出去的!"

    野田尚雄咬牙切齒。

    "是嗎?那就試試!"說著話,我猛的將他一推,但是,即便在這個過程當中,我手中的刺刀還是狠狠的抵在他的咽喉。

    "八格牙路!"

    野田尚雄終于憤怒的爆出了他的母語了。

    我笑了笑,對方憤怒了,說明他已經對我絲毫沒有辦法。

    "唐大哥,你們先走!"

    說完,我再次挾持著野田尚雄,同時,我對著甦傾城看了一眼,說道︰"傾城,跟我走。"

    甦傾城一愣,乖巧的跟在我的身邊。

    我心中一陣欣喜,其實我來到這個年代,我的要求真的一點都不高,我只求我愛的人以及愛我的人能夠平平安安,那就足夠了。

    唐傲在前面打頭,走出蘭花廳,門口的日本兵一個個快速的讓出了一條路。

    唐傲興奮到了極點,還叫了一聲乖孫子真听話,然後招呼了我一聲,"林敢小兄弟,你快點!"

    我點點頭,示意甦傾城跟在我的身邊,然後,對著唐傲說道︰"唐大哥,讓這些小日本給咱們準備一輛車。"

    "明白了!"

    唐傲仰起頭,大踏步的下了樓。

    野田尚雄還在喋喋不休,這個老孫子,當真是強悍,即便是這個時候,還在嚷著讓這些日本兵開槍,不過,他被挾持,最高指揮官直接就變成了周雅,而周雅,是絕對不會命令這些人開槍的。

    大佐,不同于普通的士兵,可不是說訓練就能訓練出一個的,作為軍人,誰都知道這種人才的可貴。

    野田尚雄,正是因為是個人才,現在,才變成了我們最依賴的籌碼。

    我們一路暢通無阻的下了樓,到了樓下,我才發現,娘的,鳳樓的門口,還有兩個護衛隊呢,也就是說,這一次,野田尚雄帶來了一百多個士兵,就是等待唐傲的出現。

    唐傲也真是,听說野田尚雄來鳳樓就風風火火的殺來,可他不知道,他來,完全就是來送死的。

    今天,要不是遇到我,我親愛的唐大哥估計就要去地府報道了。

    周雅跟在我們的後面一起下了樓。

    鳳樓門口,燈火通明,不遠處的大街上,竟然圍了不少的圍觀老百姓。

    我感覺這種場面震撼到了極點,以前,在電影里面經常看到英雄力挽狂瀾的局面,而現在,我儼然成為了今天的主角。斤巨土亡。

    "好了,你們安全了,可以放了大佐了吧?"

    周雅一直跟在我的身後,此時,冷冷的說了一句。

    我轉過頭,看著周雅,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起了那個讓我很溫暖的雅姐,要不是現在情況是這樣,我真的很想告訴周雅,在七十七年後,我會再次跟她相遇,而且,那個時候,我們不是敵人,而是......

    我正這樣想著,周雅再次冷冷的說了一句,"你們不放了大佐,也別想離開。"

    我頓時點點頭,"行,先給我們一輛車!"

    "別給他們!"

    野田尚雄再次吼叫了起來。

    我當時就火了,媽的,你落在老子手上呢,還這麼狂?

    野田尚雄不是傻子,他肯定知道我不敢殺他,所以,在他的士兵面前,他自然要表現的強硬,而不能失了威風,這一點,我以前在電視上听某些軍事學家分析過,日本,很注重精神方面的軍事管束,說白了,就是洗腦。

    一個號令下去,就跟打了雞血一樣,什麼為大日本帝國效忠啊,什麼天皇萬歲啊,然後呀呀呀的舉著槍就玩命的上戰場。

    對付這種王八蛋,我感覺,不能來硬的,當然,也不能用軟的,我要用最無恥的一招,下三濫。

    想到此,我慢慢的湊到野田尚雄的耳邊,"你明明知道我不敢殺你,才叫的這樣響吧?"

    野田尚雄被我一語道破,頓時有些表情不自然,冷哼一聲,"支那人......"

    我听見他罵中國人就不爽,刺刀又往前刺進了半分,只是這一下,這個老孫子就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了,他面紅耳赤,憋屈到了極點。

    我笑了笑,"別叫的這樣冠冕堂皇,你看看,對面有多少我們中國同胞?"

    野田尚雄抬起頭,的確,鳳樓的對面,站著很多人,都是老百姓,他們,都朝這邊觀望。

    "你說,要是讓他們知道我挾持了一個日軍大佐,他們會不會很興奮?"我冷冷的說道。

    "哼,你有種,就殺了我!"

    野田尚雄還在硬撐。

    "我說過,我不會殺了你,不過......"說到這里的時候,我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後,無恥的來了一句,"你確定不給我們車?"

    "你們妄想!"

    "那好,那我就不客氣了。"說完,我將手放在野田尚雄的褲子上,然後,狠狠的往下面一扯!

    野田尚雄一下子就懵了,他本能的伸出手去拉,我手上微微用力,刺刀又刺進去半分。

    野田尚雄悶哼了一聲。

    "你到底想干嘛?"他,已經有些扛不住了。

    我嘿嘿的笑著,"我也不想干嘛,如果你不給我們車,我就將你的褲子,一條一條的扒下來,到時候,你丟的,可不是你一個人的臉,整個小日本帝國的臉,都會給你丟盡了!"

    "你敢!"

    他轉過頭,任由刺刀劃破皮膚,死死的瞪著我。

    媽的,這個時候了,竟然說我不敢?

    我咬著牙,冷笑了一聲,"我不敢?老子今天就扒給你看!"

    說完,我拽著他褲子的後腰,突然就是用力的一扯,只听見啪的一聲,這個老孫子的褲子一下子就被我給扯破了。

    他一下子就慌了,兩只手不顧一切的使勁拽著。

    我再次的用力,褲子,發出一陣陣  啪啪的聲音。

    "住手,住手!"

    野田尚雄整個人都軟了,趕緊喊了一句。

    我皮笑肉不笑,"怎麼樣?給車嗎?"

    "給,給!"他咬牙切齒。

    我一把就笑了起來,學著日本人的口吻,緩緩說道︰"由于你的,不配合的,我決定,漲利息了,老子要兩輛!"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