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八十七章憋屈的副作用

第八十七章憋屈的副作用

    有句古話怎麼說的,給臉不要臉,現在的野田尚雄就是。

    娘的,老子好好的問你要輛車,竟然不給。不給,我只能用這種極端的方法了,對吧?

    現在,別說我要兩輛,我估計就是要司令部的全部配車,這老孫子也會給我送過來。

    日本人很注重死亡問題,要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人切腹了。

    所以,如果野田尚雄真是被扒了褲子死的,到時候,不但他自己死的不爽,就是他的家人也不會得到很好的照顧。

    這一點,他比我更清楚。

    說白了。這一次,我是死死的掐中了他的軟肋。

    唐傲一直好奇的看著我跟野田尚雄,不知道我在跟他說些什麼,然後又見我們兩個拉拉扯扯的,就更加好奇了起來。

    過了一會,見野田尚雄還沒有松口,唐傲有些不耐煩了,問了一句,"林敢小兄弟,這王八蛋答應了沒有?"

    我點點頭,"答應了!"

    我盯著野田尚雄,"還不趕緊讓人給我們送過來?"

    野田尚雄眼楮都要冒出火了。咬著牙,大聲的說了一句日本鳥語。

    兩個扛著長槍的士兵,頓時嗨嗨的兩聲,然後,屁顛屁顛的就跑遠了。

    過了一會。我听見汽車的引擎聲,看來,野田尚雄這一次也開了車過來,只不過,沒有停在鳳樓的門口。

    兩輛車開過來之後,我才發現,是兩輛日本造的軍用小吉普。

    這種車,行動便利,馬立足,外形也比較好看,唯一的確定,就是拉的人比較少。

    幸好我要了兩輛,要不然,還真沒法坐。

    唐傲那邊。有個家伙熬不住,直接被打死了,所以,現在只有四個人,加上我跟甦傾城。就有六個。

    唐傲趕緊分配了一下,其他三個人一輛車,我跟他以及甦傾城一輛。

    眾人上了車之後,我依舊挾持著野田尚雄,唐傲將車發動。斤巨役技。

    周雅走上前,問我為什麼還不放開這個老孫子。

    我笑了笑,"我現在放開,你們的手榴彈還不給爆米花一樣的丟過來?放心吧,看見那個街角了嗎?"

    我指了指。

    周雅嗯了一聲。

    "到了那里,我們就會放了你們的大佐,期間,不要派人跟過來,要不然,我可不保證我的手一抖!"

    說完,我不再廢話,唐傲一腳油門,軍用小吉普快速的朝著前面開了過去。

    周雅果然沒有跟過來。

    走到一半的時候,我拽著野田尚雄,問了一句,"野田大佐,還有個問題,我想問問你。"

    "哼!"野田尚雄冷哼一聲。

    我絲毫沒有理會,說道︰"我想知道,昨天晚上,你們只是看了我一眼,為什麼就能夠那麼清晰的畫出我的畫像?"

    野田尚雄不說話。

    我將刺刀又刺進去一些,娘的,現在,他落在我的手上,這刺刀輕輕一送的招數,是屢試不爽。

    野田尚雄咬著牙。

    我緩緩的退了出來,"是不是川口雅子描述的?"

    最終,野田尚雄嗯了一聲,"對,雅子,能過目不忘!"

    我點點頭,只不過,我還是有個疑問,為什麼王大仙說的七十七年前,我的畫像就畫的不倫不類,而現在,就畫的這麼像呢?

    難道,王大仙經歷的那個七十七年前,周雅,並沒有過多的看清楚我的臉?

    這一點,應該不可能。

    還是說,在我進入幽冥圖的一剎那,也帶進了周雅的一絲記憶?

    我感覺十分的迷茫,幽冥圖的秘密,似乎永遠讓人猜不透。

    思索之間,車,已經快到了街角,我看見周雅已經在集結部隊,看情況,如果我們再不放了野田尚雄,她一定會追過來。

    唐傲一邊開車,一邊回過頭說了一句,"林敢小兄弟,我看,還是殺了這個王八蛋吧!"

    我趕緊說道︰"不行,咱們,不能把人給逼急了。"

    的確,把別人逼上梁山狗急跳牆,對我們沒有好處,當然,不殺野田尚雄,我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要知道,現在幽冥圖還在這個老孫子的手里,如果他真的死了,那麼,日本軍方面,必定會在第一時間派遣另外一個指揮官過來,到時候,他接管了野田尚雄的所有事務,恐怕也會將幽冥圖轉走,這樣一來,我就無法再有得到幽冥圖的可能,那麼,沒了幽冥圖,我還能回到七十七年後嗎?

    我可不想在這個年代過一輩子。

    "行了,都听你的!"

    唐傲繼續開著車。

    我點點頭,快到街角的時候,我一把將野田尚雄給拽了起來,等到汽車轉彎的一剎那,我猛的一腳就將他給踹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我的力道踹的恰到好處,還是這個老孫子的確夠倒霉,他掉下去的一剎那,褲子剛好掛住了小吉普上的鉤子,這樣一來,本來就已經破碎了的褲子頓時就被扯的開了好大一個口子,這老孫子在地上翻滾了兩圈,白色的內褲都暴露了出來。

    唐傲一看,笑的哈哈大笑。

    見到野田尚雄掉下了車,周雅那邊立馬一揮手,日本兵朝著我們這邊就沖了過來。

    我讓唐傲趕緊開,並且說道︰"今天晚上,咱們出不了宜城,暫時找到安全的地方住下來,明天再想其他的辦法。"

    唐傲說了一句,包在他的身上,然後,就將小吉普開的風馳電掣了起來。

    小吉普轉了兩條街,後面的日本兵跑步,根本沒這麼快的速度,我這才坐了下來,我看著旁邊的甦傾城,我問她沒有受傷吧?

    甦傾城搖搖頭,看著我,"沒有,你......"

    我笑了笑,"你想問什麼?"

    "你在鳳樓的時候,是裝的?"她有些疑惑的問了我一句。

    我心想,我那里是什麼裝的啊,當初,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沒了武侯兵符的實力,而現在,突然又回來了,我更是不知道為什麼。

    我搖搖頭,"我沒裝啊!"

    "沒裝才怪,你這麼厲害,五湖四海,招財進寶,怎麼可能是你的對手?"甦傾城盯著我。

    "那好吧,我是裝的!"

    "你為什麼裝?"

    甦傾城又來了一句。

    我感覺吧,七十七年後的甦傾城,性格有些潑辣霸道,而現在的甦傾城,則好像有些小鳥依人。

    見她一直發問,我心癢癢的就來了一句,"我要不裝,我能在鳳樓燒洗澡水嗎?我不燒洗澡水,我能夠天天見到你嗎?"

    "油嘴滑舌,你到底是什麼人?"

    甦傾城明顯不相信我的這套話。

    我笑著說道︰"我能是什麼人,我叫林敢,森林的林,勇敢的敢!"

    "林闖是你哥?"

    甦傾城又問我。

    "林闖是......"

    我差點就將林闖是我太爺爺的話給說出去了,幸好我反應及時,我笑了笑,"假的。"

    "那你們怎麼都姓林?"

    我有些無語,這算什麼問題,唐傲還姓唐呢,難道唐老鴨是他弟弟?這不是扯淡嗎?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了,我們兩個開始保持沉默。

    過了一會,甦傾城突然又問了一句,"林敢,在蘭花廳的時候,你為什麼讓我跟著你走啊?"

    我趕緊說道︰"你不跟著我走,難道還留在鳳樓,你難道沒看見那個老孫子對你有所企圖嗎?"

    "你關心我啊?"

    "廢話,你是我女人!"我脫口而出。

    甦傾城的臉突然一下子就紅了,她低著頭,有點小女人的感覺。

    我忍不住問了一句,"我說傾城,你不會喜歡我了吧?"

    "誰喜歡你啊?就是從小到大,從來還沒一個人像你那樣,豁出命來保護我。"甦傾城說著,突然喃喃的又說了一句,"何況你還那樣......"

    "我那樣啊?"我有些听不懂。

    "下午,你闖進我房間,然後那樣......"

    甦傾城的聲音,簡直小到了極點。

    我總算是反應過來,那樣,原來是那樣啊。

    我不由的想起了下午的那個畫面,我沖進房間,然後逼著她,又躲進了浴桶,然後我又抱著她......

    那畫面,美的我都不敢想象,嘖嘖嘖......

    突然,我感覺一陣不妙,我感覺我身上的那種力量好像在慢慢的消失,一點一點的,最後,真的消失不見了。

    我武侯兵符的實力,又沒了!

    我整個人都慌了,我不敢相信的捏了捏拳頭,的確沒了,我的拳頭,已經變成了潘苛指業娜 貳br />
    這他娘的是怎麼回事?

    等等,今天下午,我的實力消失,然後又回來了,現在,又突然消失了。

    這期間,我接觸到的人,有甦傾城,雨荷,還有鳳姐......

    難道說,難道說是因為我想了一些少兒不宜的事情?只要一想跟女人的那種事,或者說踫了女人,這力量就會消失?

    臥槽,這不會是我穿過幽冥圖之後帶來的副作用吧?我要心如止水?只要有一絲一毫的男女邪念,這力量就會離我而去?

    老天爺,你玩人他娘的也要有個限度好吧?

    ps:

    凌晨3點44,碼完兩章,同志們,我夠努力嗎?你們呢,看在這麼辛苦的份上,總要犒勞犒勞我吧,我要打賞,我要玉佩,我要大皇冠!我繼續努力!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