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九十一章暗殺

第九十一章暗殺

    的確,五十大洋,實在不符合人家王大仙同志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身份。

    只不過,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一下子就將我的懸賞金提升到一萬。這也實在讓我有些想不通。

    難道說,在鳳樓的門口,他真的將我給恨死了,現在,要殺之而後快?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同樣,重賞之下也必有告密者,一萬大洋,這種懸賞一下達,別說賀奔那種漢奸,估計那些心里只要存有一絲貪念的家伙,都能蠢蠢欲動了。

    說白了,我現在一出去,絕對就變成了眾矢之的。

    野田尚雄,就是要讓我無處可逃,無處可躲,這老孫子,的確玩的夠狠。

    "王大哥,你才五十大洋?"我心里正想著事情呢,唐傲有些不敢相信的說了一句。

    王大仙臉都綠了,想說什麼,根本就說不出口。

    可唐傲,真的沒有一絲取笑的意思,就是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我覺得應該是少寫了一個零!"燕雀在旁邊補充了一句。

    王大仙的臉,更難看了,加個零,也才五百啊。

    "不對,我覺得。應該是少寫了兩個零!"唐傲一本正經,神情嚴肅到了極點。

    我在旁邊差點就笑尿了,不過,我還是死死的忍住。

    王大仙見再這樣爭辯下去,完全就是他的身價辯論賽,趕緊制止道︰"好了,好了,管他娘的少寫幾個零,現在當務之急,是跟小鳳說的一樣,要趕緊召集咱們江湖道上的英雄好漢。到時候,我看野田尚雄那個老孫子能囂張到什麼時候。"

    "還是王大哥說的對,王大哥,那你說,現在該怎麼辦?"唐傲看著王大仙。

    王大仙皺了皺眉頭,"這事情,還真是有些棘手。雖然說林敢小兄弟現在已經是名動宜城,但是,我們的力量跟野田尚雄相比,的確還差了不少,所以,要想讓江湖道上的兄弟都過來鼎力相助,那就只能再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我想,只有這樣,江湖道上的兄弟才能認可我們的實力。"

    王大仙雖然只有五十大洋的身價,不過,說出來的話,的確是很有道理,現在,我已經有過夜襲司令部以及鳳樓挾持的壯舉,但是,總的來說,還是完全沒有讓別人認可的實力,江湖道上的人,下九流,大多數還是以自己的利益為主,讓他們站出來為國為民,像唐傲這種人,實在是太少了。

    如果,我們能夠再次的挫敗野田尚雄,或者說,讓他們丟人現眼一次的話,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到時候,我現在的名氣,加上唐傲鄔家寨的名聲,還有王大仙在江湖道上的三寸不爛之舌,或許就能一呼百應,順理成章了。

    要知道,不管在什麼時候,雪中送炭的人,畢竟是少,而錦上添花的人,從來都不缺。

    一旦讓別人認可了我們這些人的實力,到時候,我相信即便我們不去召集,江湖道上的人也會蜂擁而來。

    民族情結,加上多年來的壓抑,又看到了必勝的希望,誰不願意進來插上一腿?

    我越想,越發的興奮。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敲鑼打鼓的聲音。

    我們四個人頓時一驚,趕緊朝著窗戶外面望了過去。

    只見敲鑼打鼓的,是一個穿著黑布衫的家伙,王大仙罵了一句,"劉旺財這個狗漢奸,現在活生生就是日本人的一條狗了。"

    "老少爺們們,大家都過來了,大日本帝國的皇軍有話要說,有話要說!"

    那個叫著劉旺財的漢奸又將鑼鼓敲了一遍,這才屁顛屁顛的往前面走。

    過了一會,我們看見一群日本人,帶著一個護衛小隊飛快的朝著告示欄的台子旁靠近。

    告示欄的位置,剛好在白雲照相館的對面,我們將那里看的一清二楚。

    為首的是一個日本軍人,看服飾,應該是當了一點小官。斤叼歡巴。

    這家伙剛站上告示欄的高台,王大仙再次罵了一句,"是松井這個雜碎。"

    "松井是誰?"

    我問了一句。

    "松井晉二,是野田尚雄的護衛隊隊長,這個王八蛋,死在他手中的中國人,可不少。"

    王大仙的話說完,那個叫著劉旺財的漢奸又將手中的銅鑼敲了一遍,"各位老少爺們,下面,有請我們的松井隊長講話!"

    說完,就媚笑的站在一旁。

    松井這個家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對著下面的眾人還鞠了一躬,然後,才一本正經的用極其不標準的中國話說道︰"各位,昨天晚上,野田大佐在鳳樓設宴,不想,遭到歹人的襲擊,野田大佐十分的不悅,大日本帝國,來到中國,是為了建設大東亞共榮圈,咱們,是一家人,發生了這種事情,是對大日本帝國的極大挑釁,更是破壞了日中人民的友好感情,這里,我向大家做出承諾,我們大日本帝國,一定會找到這些凶手,嚴懲不貸。"

    說完,他轉過身,指著告示欄上的懸賞通緝,"各位都看清楚了,襲擊鳳樓的,就是這些人,大家如果知道他們在哪里,或者說,知道他們有可能出現的地方,都必須第一時間告訴給我們,我們重重的有賞,如果,你們知情不報,到時候,就跟他們是一樣的下場!"

    "各位,听清楚了沒有?"

    劉旺財又敲了一下銅鑼,然後,大聲的說道︰"襲擊鳳樓的凶手,林敢,唐傲,燕雀,王海林,只要發現他們,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

    "娘的,我又沒參與!"王大仙有些不爽了,你說冤枉就冤枉吧,將身價提起來倒不是什麼事,可關鍵,身價不漲,偏偏還被冤枉。

    "知道,或者發現他們落腳的地方,也要到司令部報道,野田大佐,會給予重賞的,各位,听清楚了沒有?"

    劉旺財聲嘶力竭,就仿佛別人不知道他是漢奸一樣,就在這個時候,他身邊的松井晉二突然一把就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然後,身子踉蹌的往後退。

    "怎麼回事?"

    我趕緊問了一句。

    "不對勁啊!"

    王大仙也皺起了眉頭。

    "是不是有人開槍打了他?"燕雀問道。

    "不可能,沒听到槍聲啊!"唐傲回應了一句。

    我們死死的盯著外面,的確,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松井晉二就好像突然被人擊中了一樣,這個年代,在這種場合,可絕對不可能出現消聲器之類的玩意。

    "松井隊長,松井隊長!"

    劉旺財有些慌了,趕緊跑到松井晉二的身邊,我看見松井晉二死死的捏住了自己的喉嚨,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來人,有松井隊長遇襲了!"

    劉旺財大喊了一聲,告示欄下面的日本護衛隊飛快的朝著台子上面就沖了上去。

    台下的老百姓,頓時慌亂到了極點。

    日本兵不肯罷休,猛的朝天上開了幾槍,這一下,所有人才慢慢的安靜了下來。

    "你的,趕緊找出凶手!"

    有個日本兵狠狠的踹了劉旺財一腳,我看見台上的松井晉二慢慢的倒在地上。

    "松井君,松井君!"這些日本兵,也瞬間的沒了分寸。

    "你們這些支那狗,竟然敢暗算我們的松井隊長!"有個日本兵快速的站了起來,舉起了手中的長槍,對準了站在告示欄下的老百姓,就待開槍。

    不過,還沒等他扣動扳機,他的腦袋突然就是一晃,然後,他丟掉了長槍,跟松井晉二一樣,死死的捂著自己的咽喉,然後慢慢的倒在地上。

    場面,一下子就失控了起來,所有人都快速的跑了出去。

    "有高手啊!"

    王大仙說了一句。

    "肯定是有人發射了暗器,會是誰啊?"唐傲皺著眉頭。

    我心中震驚到了極點,這種暗殺日本人的事情,也就在電影電視劇里面看到,而現在,卻活生生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死死的盯著外面,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有個人,冷笑著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的手中拽著一根筷子長的短簫。

    我定眼一瞧,幾乎脫口而出,"林闖!"

    娘的,那個瀟灑無比走出來的人,真的就是我太爺爺,簫王林闖。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