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九十六章最丑的貂蟬為牛逼的CHENGPAPA玉佩加更

第九十六章最丑的貂蟬為牛逼的CHENGPAPA玉佩加更

    見我的表情有些嚴肅,鳳姐又笑了笑,然後說道︰"不過,根據我對傾城的觀察,感覺她喜歡的人是你。所以,你可千萬不要讓她失望哦。"

    鳳姐這一說,我立馬又有些高興了起來,只不過,現在,老子的實力還沒回來呢?

    "林敢小兄弟,別說了,趕緊走!"王大仙在前面催了我一下。

    我點點頭,跟鳳姐說我走了。

    鳳姐點點頭,等到我們沒入了黑暗之中,又對著我們的方向來了一句,"死鬼,自己小心點。"

    "知道了,小鳳!"

    唐傲壓低了聲音。回應了一聲。

    娘的,這對奸夫淫婦。玩的還挺浪漫的嘛。

    我們幾個從原路返回,雖然路上還有不少的日本巡邏兵,但是,對于我們來說,那都不是事。

    有驚無險的回到照相館之後,老皮問我們商量的事情怎麼樣了?

    我說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王大仙還有些唉聲嘆氣,估計還是為剛才沒有混入鳳樓而感到惋惜。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陳百鳥。

    不管我怎麼對付野田尚雄,有朝一日要去日本司令部偷取幽冥圖的話,是一定需要陳百鳥幫忙的。

    只有利用他的易容術,我才能夠不動聲色的進入到日軍司令部,從而盜取幽冥圖,而這些。都是我們這些人辦不到的。

    我問王大仙,陳百鳥回家了沒有?

    王大仙說陳百鳥那個家伙,已經好幾天沒有出現了,那小子,欠別人一屁股的錢,現在,估計易容成了另外一個樣子,要不然,肯定又去什麼別的地方偷雞摸狗去了。

    我心想,這王大仙。認識的都是些什麼人啊?怪不得鳳姐會看他不順眼呢。

    考慮到照相館的地下室實在太小,四個人一起藏在這,的確有些不太方便,最後王大仙跟燕雀還是決定離開。

    王大仙這老小子,除了鳳樓,幾乎就沒有感興趣的地方。

    我讓王大仙回去之後,多留意一下陳百鳥,看看他是不是回來了?

    王大仙問我,找陳百鳥干嘛?

    我說,暫時先不說,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

    這老小子一把就答應了下來。

    老皮送走了兩人,剛回來,唐傲又讓他去一趟鄔家寨。讓鄔家寨的弟兄做好準備,三天之後,化妝進宜城,畢竟,刺殺的那天,會能保證沒有意外發生呢?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

    搞定了這件事情之後,我跟唐傲就在地下室躲藏了起來。

    第二天中午老皮才回來,告訴我們,鄔家寨的弟兄都已經準備好了,刺殺那天就會趕到龍門天橋。

    我在腦海中盤旋著這一次的計劃,所有的一切,幾乎都沒有什麼問題,現在,就看鳳姐那邊,是不是能夠約到那些日本高官了。

    接連兩天,都沒有任何的消息,直到第三天的中午,鳳姐才來到了照相館。

    我問鳳姐,事情搞定了沒有。

    鳳姐說一切都沒有問題,她去過日本司令部,野田尚雄方面完全沒有懷疑,而且,野田尚雄那老小子,,也是希望通過這一次的戲演,達到自己跟宜城老百姓和平相處的目的。

    唐傲有些激動的問了一句,"那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會不會來?"

    "這個他沒有說來,也沒有說不來,不過,其他的人,大部分都會到!"鳳姐說了一句。

    我嗯了一聲,的確,按照王大仙以前說的,這一次,野田尚雄就不會到。斤麗叉血。

    但是,誰能知道現在的這個七十七年前,他會不會來呢?

    鳳姐讓我們做好準備,下午,趙家班就會來龍門天橋搭建戲台子,到時候,我們幾個人就可以混入戲班了。

    我們點點頭,鳳姐走後,直到中午的時候,王大仙跟燕雀才到,我問王大仙找到了陳百鳥沒有?

    王大仙說,真的不知道那個家伙死到那去了。

    我只能暫時將這件事情給放了下來,畢竟,去日軍司令部盜取幽冥圖,這事情,絕對沒有現在的火燒眉毛。

    下午一點,趙家班的人用馬車將戲班的東西都拉了過來,到了下午三點的時候,這才搭建好。

    按照我們當初的約定,搞定完了這一切之後,趙書閑安排了兩個人來到了照相館,然後,幫著我們簡單化妝掩飾。

    隨後,我們幾個都穿上了戲服,然後,大大方方的走出了照相館,然後來到了龍門天橋臨時搭建的趙家班戲班後台。

    到了里面,我看見了趙書閑,此時,他正坐在鏡子前化妝,我問了一下,今天晚上表演的戲目是什麼,趙書閑告訴我,是三英戰呂布。

    而趙書閑這一次要表演的,就是戲台上的呂布。

    我問他,其他的劉關張呢?

    趙書閑笑了笑,"那當然,就是你們三個了!"

    我趕緊說了一句,"趙班主,我們三個,都不會啊!"

    "不會沒關系,本來今天晚上咱們就不是來演戲的,化妝成戲里面的角色,只是為了更加方便的靠近戲台,到時候,萬一林闖兄弟那邊出了問題,我們,也來得及補救,對吧?"趙書閑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感覺趙書閑說的挺有道理的。

    說完這些,他趕緊安排化妝師,給我們三個化妝。

    最後,我成了劉備,燕雀成了關羽,而唐傲,則成了凶神惡煞的張飛。

    我看了看自己的化妝效果,還是挺不錯的,只不過,直到現在,我的實力都還沒有恢復,說實話,我心里真的有些忐忑。

    這個時候,唐傲跟趙書閑說道︰"趙兄,你這方法是不錯,只不過,我們三個,真的都不會演啊,到時候到底該怎麼辦啊?"

    趙書閑沉思了一會,然後教了我們幾個簡單的動作,然後說道︰"你們放心,到時候,我會將場子撐下去,只要時間差不多了,林闖兄弟就會動手。"

    我點點頭,我感覺趙書閑考慮的還是挺周到的,戲台上,隨便吹幾下,唱幾下,趙書閑扮演的呂布舞弄幾下,時間就拖的差不多了,到時候,林闖發難,瞬間解決掉那些日本高官,這戲,我們幾個,就算是唱對了。

    只不過,這個時候,我發現了一個問題。

    我們三個,都有角色,可王大仙,卻沒有。

    我看著趙書閑,說道︰"趙班主,怎麼王大師沒有角色啊?"

    趙書閑笑著說道︰"王大哥年紀大了,就留在後台吧!"

    王大仙一听,其實正如他意,不過,這老小子還是忍不住裝逼了一句,"這貧道多不好意思,作為玄門江湖道上的一份子,我王海林是很想手刃幾個日本鬼子的。"

    趙書閑客氣了一句,"王大哥,你就在後台待著好了,這份心意,大家都知道。"

    "趙班主,貧道,那就真愧對江湖道上的兄弟了!"王大仙搖頭嘆息。

    我看見這個老東西裝逼就不爽,見他還裝個沒完,頓時就靈機一動,說道︰"趙班主,我倒是有個主意。"

    "哦,林敢兄弟,你說!"趙書閑十分欣賞的看著我。

    我笑了笑,"既然這場戲,是三英戰呂布,而王大師,又很想跟我們一起並肩作戰,我想,不妨再加一個角色,你看吧,我們三個,都大老粗,這麼短的時間,根本不可能學會,萬一到時候在戲台上出洋相,那就麻煩了,可王大師不一樣啊,他巧舌如簧的,關鍵時候剛好可以救場啊。"

    趙書閑點點頭,不過,隨即就皺著眉頭,"林敢兄弟,話是這樣說沒錯,只不過,這三英戰呂布,哪里還能加什麼別的角色?"

    "誰說沒有啊?"我盯著王大仙,嘿嘿的一笑,"趙班主,難道你沒听過一句話嗎?呂布與貂蟬,氣死老混蛋,說的就是呂布跟貂蟬,氣的董卓半死的故事,所以,咱們不妨就加這個角色,貂蟬!"

    "你說什麼?貂蟬?讓王大哥扮演貂蟬?"趙書閑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點點頭,嘿嘿一笑,"沒錯,既然是演戲,就要與眾不同,這三英戰呂布的橋段都演爛了,現在,加一個貂蟬,我相信觀眾還特別的有興趣,到時候,趁著那幫混蛋聚精會神的時候,咱們的林闖兄弟,不是更好下手嗎?"

    趙書閑嗯了一聲,皺著眉頭想了一會,最後,猛的一拍掌心,"林敢兄弟,你真大才呢,就按照你說的辦,我相信,今天晚上,絕對會是趙家班有史以來最為精彩的一場表演。"

    然後,他又拍著王大仙的肩膀,"王大哥,這貂蟬的角色,就落在你身上了,二狗子,趕緊給王大哥化妝,記住了,是貂蟬!"

    我想起了那幾句經典的京劇台詞︰藍臉的竇爾敦盜御馬,紅臉的關公戰長沙,黃臉的典韋,白臉的曹操,黑臉的張飛,還有那最丑的貂蟬,叫喳喳......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