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九十八章龍門殺機

第九十八章龍門殺機

    我趕緊讓自己冷靜下來,這個時候,不管發生什麼,最需要的就是冷靜。

    我盯著戲台,趙書閑扮演的呂布意氣風發。不得不說,趙書閑這個人的戲班底子是很深厚的,光是在台上這麼一站一耍,那種氣勢,就無人能比。

    隨著趙書閑的開場白,戲台上面的鑼鼓聲也開始響了起來。

    趙書閑舞動著方天畫戟,在引起台下的一陣劇烈鼓掌之後,猛的朝著我們的方向一看,然後,大聲的說了一句,"我呂奉先,手拿方天畫戟,腳踏赤兔良駒,今天。定要將那劉玄德三兄弟給殺的片刻不留,呀呀呀......"

    我知道。他這是給我們的暗號,意思是,我們該出場了。

    按照我們的計劃,要殺掉那些日本人,必定需要在鳳姐給他們灌了一定的酒之後,要不然,一個人突然躺在椅子上不動,怎麼樣都能引起別人的懷疑。

    而這一次,在酒里面,鳳姐還混入了些許的酒娘,這種酒娘是提煉酒時候的必須物,一旦放入,就能讓酒的濃度變高,極其容易讓人喝醉。

    我盯著外面的看台。我細細的數了一下,這一次,坐在高台前面的日本軍官,大概有十個左右,最大的,應該就是那個叫著岡本太郎的,他是野田尚雄的副官,可以說,也是宜城方向的第二指揮官。

    "呀呀呀......"

    趙書閑再次揮了揮方天畫戟。

    我頓時一愣,趕緊拽著手中的雙股劍跑了出去。

    "呂奉先。休走......"這是趙書閑告訴我們的台詞,極其的簡單。

    趙書閑一看我,眼楮一蹬,"劉玄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今天,你三兄弟欺我呂奉先也!"

    這是第二個暗號,意思是讓唐傲跟燕雀出來。

    兩個人一听,一個揮動青龍偃月刀,一個揮動丈八蛇矛,也從後台的里面沖了出來。

    我們簡單的揮舞了手上的幾個動作,跟趙書閑十分有節奏的決戰到了一起。

    大概折騰了有個二三分鐘,我們三個人實在有些演不下去了。

    而事實上,這一點。我在後台的時候就考慮到了,唱戲,憑的是真功夫,是一點一滴的積累,我們幾個,完全沒有唱過戲,就這樣的上台,怎麼可能演好。

    趙書閑大概也察覺到了這一點,頓時一晃方天畫戟,快速的退到一旁,然後指著我們,"今天暫且作罷,改日,我呂奉先定要再戰!"

    "惡賊休走!"

    我大聲的喊了一句。

    這是我們第三個暗號,只要這個暗號一響,那麼,創新了的三英戰呂布就要開演,而接下來,就是最為動人的最丑的貂蟬王大仙出場了。

    我喊了一聲,沒什麼反應,我有些急了,又大喊了一句,"惡賊,今日,定要取你性命!"

    說完這一句,我這才看見王大仙從後台翩翩起舞一樣的飄了出來,"各位好漢,手下留情,夫君,賤妾來也!"

    王大仙學著女人的聲音,甩了甩袖子,一把就跑到了趙書閑的面前。

    唐傲差點忍不住,噗嗤一聲。

    我趕緊瞪了他一眼。

    "貂蟬,你怎麼來了?"趙書閑看著王大仙。

    "夫君,听聞玄德公三兄弟前來,賤妾甚為擔憂啊!"王大仙說完,一把靠在了趙書閑的懷里。

    我差點就吐了。

    我趕緊忍住,我再次打量了一下看台,有些觀眾已經是在嘀咕怎麼三英戰呂布,貂蟬也來了啊?

    可更多的,還是興奮到了極點,大聲的叫喊了起來。

    任何年代,從來都有哪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人,管他娘的演的爽不爽,好看,加上還有貂蟬,那就足夠了。

    而看台前的那些日本高官,也大多都不知曉中國的名著,此時,只是盡量的去試著欣賞,而更多的心思,還在花在了鳳姐的美酒之上。

    見時機差不多了,我看見鳳姐大手一揮,然後,看台的左邊,頓時就走來了幾個鳳樓的姑娘,她們,齊刷刷的走到看台的前面,然後,一口一個太君,就坐在了那幫日本軍官的旁邊。

    美人,美酒,加上吊炸天的好戲,所有的條件,都已經成熟。

    我轉過頭,我看著坐在戲台最旁邊的林闖,他已經慢慢的端起了短簫,然後,緩緩的放入了嘴邊。

    看台下面,鳳姐搖著銷魂的步伐,走到自己的位置前,抬起頭,摸向了自己的發髻。

    這是擊殺的暗號。

    林闖慢慢的移動著自己的雙手,然後,我看見他的腮幫子猛的一下就鼓了起來,隨即,狠狠的朝著短簫吹了過去。

    離的有些遠,我完全看不清楚鋼釘瞬間激發而出的詭異,不過,距離鳳姐旁邊的一個日本高官突然就是一陣身子抽搐,他靠在椅子上,用力的捏著自己的咽喉,不過,身子完全就被鳳樓的一個姑娘給擋住,那姑娘,拿起了手中的酒壺,給他再次的倒滿了一杯酒,送到了他的嘴邊。

    我微微的松了一口氣。

    無聲無息,簫王林闖這四個字,果然是名不虛傳。

    趙書閑此時也看了一下台下,很明顯,他也看到了林闖的一擊必中,他似乎有些興奮了起來,拽著最丑貂蟬王大仙,又開始跟我們周旋了起來。

    可這個時候,我完全就沒有了心思。

    我趁著轉身的功夫,來到了唐傲的身邊,問了一句,"唐大哥,鄔家寨的弟兄們都準備好了嗎?"

    "放心吧,他們,就在那幫日本人的後面,你看!"

    唐傲揚起了丈八蛇矛,往那群日本高官後面日本兵的身後方向一指,"待會,就會要了這幫王八蛋的命!"

    我點點頭,我掃視了一下四周,看台上的高官,已經沒有了問題,他們後面的持槍士兵,也在我們的掌控之下,現在,就差戲台旁邊的兩排荷槍實彈的士兵了。

    我再次轉了個身,湊到燕雀的身邊,壓低了聲音,瞥向了戲台的左邊,"燕雀兄弟,待會,你負責那邊,有沒有問題?"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我點點頭,現在,就只剩下右邊的了,我又使勁的拽了拽自己的拳頭,娘的,武侯兵符的實力,竟然還沒有回來。

    我咬著牙,一邊配合著趙書閑,一邊再次靠近唐傲,現在,我完全沒有這種實力,我只能將那邊的殺敵任務,交給唐傲了。

    不過,唐傲的實力,明顯不可能跟燕雀相比,所以,我心里還是分外的擔心。

    現在,我只能祈禱我的實力趕緊到來,或者說,祈禱大亂之下,我們能夠一擊必中,殺光今天在場的所有日本人。斤余雜扛。

    我揮動手中的雙股劍,再次看向了林闖。

    我看見他不慌不忙的摸了摸旁邊的口袋,然後,再次拽出鋼釘,裝填短簫。

    看台下的日本高官,已經有三個,斜斜的躺在椅子上,鳳樓的姑娘們,賣力的演出著。

    今天,所有到場的人,都是這場好戲的參與者。

    我的心狂跳的厲害,我既緊張,又興奮,同時,更多的還是忐忑。

    我死死的拽著雙股劍,我發覺自己的手心,已經全部都是汗水。

    過了一會,林闖第三次摸向了自己的口袋,而這一次,我看見他端起了短簫,瞄準著看台最中間的那個人。

    那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日本人,光頭,此時,正聚精會神的一邊端著酒,一邊將手放在了鳳樓一個姑娘的細腰上。

    這王八蛋,完全就沒看我們在演什麼。

    他,就是今晚的主角,最大的一條魚,野田尚雄的副官,少佐岡本太郎。

    我再次緊張了起來,那種不好的預感,似乎再次涌上了我的心頭。

    我幾乎是死死的盯著林闖。

    我看見他鎮定到了極點,手不抖,心不慌,然後,在鳳樓姑娘起身過去端酒壺的一剎那,猛的就是一吹,我感覺自己的心,一下子都提到了嗓子眼。

    只是短短的一剎那,岡本太郎手中的酒杯就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他突然一把站了起來,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咽喉,然後,又一下子躺在了椅子上,手腳亂舞。

    鳳樓的那個姑娘,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她趕緊靠著身子過去掩飾,只不過,她剛湊過去,岡本太郎就再次的站了起來,一下子就掀掉了自己前面的桌子,身子一個踉蹌,倒在了地上。

    "不好,出問題了!"我心中一驚。

    我終于明白了一句話,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