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零四章投名狀一

第一百零四章投名狀一

    我們幾個,耐心的等待著。

    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城門,緩緩的被打開。

    燕雀站在門口,沖著我們揮了揮手。

    我們趕緊從破屋子里面跑了出來。朝著宜城的外面就飛速的狂奔。

    現在,我們能去的地方,就只有一個了,那就是鄔家寨,唐傲的老根據地。

    鄔家寨距離宜城有不少的距離,我們一路往前,整整折騰了半個晚上,總算是到了寨子的門口,剛過去,就有人在寨子的哨樓上大喊了一聲,"誰?"

    唐傲來到自己的地盤,頓時是神清氣爽,大聲的就來了一句,"老子回來了。"

    "誰啊?啊。是唐大哥,老大回來了,老大回來了!"

    隨著哨樓上的鄔家寨小嘍 庖喚謝劍 穌 蛹負蹙頭刑諏似鵠礎br />
    唐傲將我們熱情的迎進了里面。這個時候,我看見藍朵。她依舊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不過,她肯跟到這里來,多少讓我安心了不少。

    這一次,說白了,是我們破壞了人家的復仇計劃。

    唐傲將我們請到了鄔家寨的忠義堂,然後吩咐手底下的兄弟,趕緊殺雞宰鴨,然後又吩咐人將後院的一缸子好酒給挖了出來。

    鄔家寨的這幫家伙,大吃大喝慣了,做這種事情,十分的得心應手,只是一會,就在我們的面前擺好了桌子凳子。然後,大口海碗也端了上來,唐傲命人給我們倒滿酒,然後端了起來,大聲的說道︰"來啊,兄弟姐妹們,今天,為咱們的勝利干了這一碗。"

    說完,仰起頭,率先自己喝了一碗。

    我也是累了餓了又渴了,見到這一碗酒,也試著嘗了一下,是水酒。味道還不錯,就一口喝了個精光。

    "來來來,大家再次滿上!"

    唐傲興奮到了極點,又給大家倒上了酒,我估摸著這再喝下去,真他媽的要醉了。

    這個時候,坐在我旁邊的趙書閑端起了酒碗,站了起來,說道︰"各位英雄好漢,今天,我趙書閑有幸來到這鄔家寨,實在是高興不已,加上今天,又殺了那麼多小日本,實在是生平一大快事,來,這一碗,我敬在座的所有兄弟!"

    說完,他仰起頭,將酒一口飲盡。

    趙書閑抹了一下嘴巴,將碗放下,這人,一身書生氣,卻沒有想到這樣的豪氣干雲,我都有點開始佩服他了。

    可就在鄔家寨的弟兄還要給他再次倒酒的時候,他突然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然後,捂著腦袋,過了一會,竟然趴在了桌子上。

    我當時就有些好笑了,這酒量不行,還喝的這樣猛,何必呢,我拍了拍趙書閑,"趙班主,趙班主......"

    趙書閑,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應。

    我靠,這也醉的太快了點吧?

    我將趙書閑扶了起來。

    "趙班主怎麼了?就醉了?"唐傲笑了起來。

    眾人也都看著趙書閑,突然,藍朵一下子皺起了眉頭,然後走到趙書閑的身邊,說道︰"他中毒了!"

    "中毒?"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藍朵沒有解釋,捋起了趙書閑的袖子,我看見趙書閑的手臂上有三條深深的血槽,此時,那血槽旁邊的皮膚已經漆黑一片,散發著一股股的腥臭。

    我猛然想了起來,這三條血槽應該是藍朵的尸貓抓傷的。

    我看著藍朵。

    藍朵點點頭,"是尸貓造成的。"

    "啊!"眾人圍了過來。

    不過,大家並沒有責備藍朵,今天晚上,沒有誰對誰錯,藍朵是對的,我們也是對的。

    "現在怎麼辦?"唐傲有些急了。

    王大仙則是看著藍朵,"藍姑娘,這尸貓是你們藍家的靈物,你應該會有解藥吧?"

    藍朵點點頭,"本來是有的,不過,在苗疆。"

    她皺緊了眉頭,看的出來,她這一次來,根本就是為了殺人,所以,連尸貓的解藥也不帶了。

    "那怎麼辦?"

    王大仙看著她,"再配的話,需要多久?"

    "時間不夠!"藍朵看了看趙書閑的傷口,"我們這一路跑來,太過激烈了,這才導致尸毒發作的厲害。"

    "趙班主,趙班主......"

    唐傲推了推趙書閑,趙書閑,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

    所有人都焦急了起來,尤其是潘玉,她很清楚,趙書閑的傷,是因為她才造成的,現在,沒有解藥,萬一趙書閑死了,我善良的太奶奶是一定會內疚一輩子的。

    "藍姑娘,你倒是想個主意啊!"王大仙催了一句。斤吉鳥圾。

    藍朵緊皺著眉頭,思索了好一會,最後,突然看著我,說道︰"還有一個辦法可以一試!"

    "什麼辦法?"我趕緊問了一句。

    "用你的血!"藍朵盯著我,"我記得,尸貓們,很怕你對不對?它們的嗅覺很靈敏,我相信,你身上,肯定有克制它們的東西。"

    "我的血?"

    "沒錯。"

    "要怎麼用?"我有些急了。

    "大家扶著他躺下!"

    唐傲搬來了兩個凳子,將趙書閑平放在上面,藍朵則是從隨身帶著的一個包裹里,拿出了一個小瓶子,她打開瓶蓋,將瓶子里面的東西一下子倒了出來,我定眼一瞧,是一條類似春蠶一樣的東西,雪白雪白的,火柴棍長短。

    "將你的手伸出來!"

    藍朵沒有絲毫的耽擱,我不知道她要干嘛,就只能是伸出了手臂。

    藍朵用兩根手指輕輕的拽起了那個古怪的東西,緩緩說道︰"這是血蝗,待會,它會吸飽你的血,再轉入到趙班主的體內!"

    說完,將那條血蝗輕輕的就放在了我的手臂上,那血蝗看上去懶洋洋的,連動都不想動,但是,一接觸到我的皮膚,立馬就狠狠的吸在了上面,只是一會,我就看見它的身體從雪白緩緩的就變成了血紅一片,我感覺手臂上冰冰涼涼的。

    藍朵又說了一句,"放心吧,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傷害的。"

    我哦了一聲,點了點頭。

    那血蝗趴在我的手臂上,大概趴了有十分鐘左右,整個身子已經是紅的有些發黑。

    藍朵快速的將它從我的手上拿開,然後,將它又放在了趙書閑的那幾條血槽的傷口上。

    過了一會,那血蝗的身體開始轉紅,最後,又慢慢的變成了雪白一片。

    藍朵看著我,"血不夠,還要一些!"

    "嗯,來吧!"我捋起了袖子,娘的,沒辦法了,要多少,老子都豁出去了。

    就這樣,連續折騰了三次,藍朵才將那條血蝗給收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我看見趙書閑的手臂已經好轉了很多。

    藍朵欣喜了起來,"好了,有效果了,看來,你的血,果然是尸貓的克星!"

    藍朵看著我。

    我感覺現在的藍朵已經不恨我,話說回來,我也沒做什麼壞事啊,當時那種情況,我必須保證我的太奶奶平安無事。

    至于其他的,我真的考慮不了那麼許多。

    見趙書閑終于是好轉,眾人這才放松了下來,唐傲命人將趙書閑送進房間,而這個時候,廚房里面的飯菜也已經做好,望著那香噴噴的雞鴨,說實話,這個時候,我已經是垂涎欲滴了。

    來到這個年代,今天晚上,是老子吃過的最豐盛的一頓晚餐。

    不對,他娘的,應該是夜宵。

    等到我們這些人吃完,天都差不多亮了。

    眾人都喝的醉醺醺的,唐傲更是晃晃悠悠,他讓人給我們安排了房間,由于人太多,最後,只能我跟燕雀一間,出了忠義堂的大門,我剛準備跟燕雀往房間的方向走,這個時候,我看見潘玉朝著我走了過來。

    "林大哥!"

    她叫了我一聲。

    說實話,叫的我是相當的別扭,她是我太奶奶啊。

    我趕緊說道︰"有事嗎?小玉!"

    潘玉看著我,然後低著頭,壓低了聲音,說了一句,"林大哥,今天謝謝你。"

    "小玉,你太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我笑著說道。

    "總之,就是謝謝你的救命之恩!謝謝你,林大哥,明天見!"

    說完,紅著臉,一下子就跑開了。

    我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潘玉剛才的那種表情,好像是......

    我正想著,旁邊的燕雀突然來了一句,"林敢兄弟,你魅力真大,好像小玉也有點喜歡你了。"

    我整個人頓時就是一驚。

    不好,我剛才,就是這種感覺,難道......

    難道我太奶奶真的看上我了?

    老天爺啊,你已經玩了我很多次了,再這樣玩,老子遲早要被你玩死。

    ps:

    鑽石馬上到五百了,鑽石五百,加更,必須的,謝謝大家的支持。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