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零八章投名狀五為CHENGPAPA的玉佩加更

第一百零八章投名狀五為CHENGPAPA的玉佩加更

    我第一次來到這個年代,就是落在日軍司令部的瓦上,然後,又跟燕雀王大仙三人經歷了一番廝殺,最終又在雪地上忽悠了護衛隊。這才平安的到達了宜城。

    所以,對眼前的這條路,我還是很有感覺的。

    今天,沒有下雪,但是,天氣還是有些冷。

    我們三個縮著脖子,一步步的朝著日軍司令部靠近,差不多走了半個多小時,就已經能夠看見日軍司令部那幾棟房子的輪廓了。

    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還真是挺怕死的,生怕將司令部設在宜城城內,要是那樣,偷襲的幾率就很大,可現在不一樣。司令部設在城外,距離宜城也不遠,完全就可以平安無事,還能內外兼顧。

    待到靠近司令部圍牆的時候,我們三個停了下來,陳白鳥問我們怎麼進去。

    我說當然是翻圍牆進去,只不過。還需要幾套日本兵的衣服。

    我跟燕雀使了一個眼色,然後讓陳百鳥先在這里待著。

    我們剛走出去沒多遠,陳百鳥就小聲的叫了起來,"兩位小爺,早去早回!"

    我對著他點點他,示意他不用緊張,然後跟燕雀快步的到了日軍司令部的北面圍牆,這里,靠近宜城,肯定有巡邏的士兵。

    果然,只是待了一會,就看見幾個日本兵扛著長槍往這邊走,只有三個人,看來,是巡夜的小分隊。

    燕雀立馬從靴筒里拔出了匕首。就待沖過去,我讓他等等,然後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個破房子。

    "等他們到了那里再說。省的我們搬!"

    燕雀點點頭。

    那幾個日本巡邏兵扛著槍,然後沒有想到,死亡正在一步步的朝著他們靠近,他們在圍牆旁邊轉了一圈,然後說了幾句話,就朝著前面的破房子走去。

    到了那破房子之後,其中的一個拉開褲子就躲在牆角撒尿,而另外兩個,則是躲在一旁抽起了香煙。

    我跟燕雀對了一個眼神,然後,慢慢的朝著他們摸了過去。

    不一會兒,我們就到了他們的身邊,燕雀指了指兩個抽煙的,示意。他去搞定,而撒尿的,則交給我。

    我點點頭,慢慢的挪著身子,然後,突然朝著那個撒尿的日本兵撲了過去,我拽住了他的腦袋,用力的一扭,這家伙,哼都沒哼一聲,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只不過,他倒下去之後,那尿竟然還在撒,不一會兒,就將自己的褲子給弄濕了。

    而這個時候,連續兩聲匕首劃破咽喉的聲音也瞬間響起。

    我轉過頭一看,兩個抽煙的日本兵還沒有享受完他們人家的最後一根香煙,也一起說了拜拜。

    我們沒有耽擱,趕緊將他們的衣服給扒了下來,直接尸體,則是丟進了破屋子的里面。

    我們抱著衣服,到了圍牆下面的時候,陳百鳥這個家伙已經是冷的瑟瑟發抖,我將剛才那條尿濕褲子的日本軍服丟給他,讓他趕緊換上。

    這家伙哦哦了兩聲,換上去之後,突然說了一句,"怎麼有一骨子尿騷味?"

    我趕緊說道︰"這麼冷的天,日本人那里有機會去洗澡,所以,有點尿騷,正常,我這件也有。"

    陳百鳥一听,這才相信了。

    我跟燕雀先行翻上了圍牆,為里面看了看,里面,黑燈瞎火的,我往當初我落下的那個房子看了過去,我看見里面還亮著燈,那里,應該就是野田尚雄的起居室,我相信,保險櫃一定放在那里。

    我讓燕雀暫時先在這里守著,然後慢慢的溜了下去,我悄悄的到了那個房子的窗口,往里面一看,果然是野田尚雄。斤豐序血。

    這老孫子坐在一個木桌子前,手里拿著一個放大鏡,而他的前面,是一副展開的畫,一看,正是幽冥圖。

    我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

    這個距離,我如果破窗而入的話,或許有可能搶奪成功,但是,這個時候,我根本不敢冒險。

    我又往里面看了看,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進來!"

    野田尚雄用中文說了一句。

    看來,他知道來的人是誰,果然,推開房門的,正是周雅。

    周雅換上了一套日本軍人的黃色軍服,戴著帽子,看上去,英姿颯爽到了極點,雖然她不是我認識的那個雅姐,但是,看到她,我還是不由的想起了雅姐,不知道她在未來過的好不好?

    "大佐,該休息了!"周雅說了一句,用的也是中文。

    野田尚雄放下了放大鏡,嘆了一口氣,"雅子,這幅幽冥圖,蘊含著一個大秘密,不過,直到現在,我還是無法參透!"

    "大佐,這種事情,不是光想,就能想的出來的。"周雅,寬慰了一句。

    野田尚雄點點頭,"沒錯,中國這個國家,有太多讓我們不可思議的地方,這也是你們川口家族這麼多年一直派往中國的原因,你們學習中文,了解中國,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大日本帝國有朝一日統一中國。"

    "我明白!"

    周雅點了點頭,認真的說道。

    "可惜啊,沒有人能夠幫我解開這幽冥圖,可惜,可惜......"野田尚雄不斷的搖頭。

    "大佐,或許,這都是傳聞!"

    周雅又說了一句。

    "不,不,不,據我了解,這張畫,最少有千年的歷史,是一位沒有留名的奇人所畫,而這幅畫里面,蘊含著一個巨大的秘密,傳言,這個世界,有一個寶盒,名為魑魅魍魎,得到這個盒子的人,就能夠顛覆陰陽!幽冥圖,就關乎著這個寶盒的秘密!"

    野田尚雄一字一句。

    我頓時一愣,王大仙也跟我說過,這幽冥圖,的確是關乎著這個什麼魑魅魍魎寶盒的秘密,只不過,這個盒子,真的存在嗎?

    還有顛覆陰陽。

    什麼叫著顛覆陰陽?

    如果是以前,我現在肯定不會相信,但是,發生了這麼多事,加上我又是通過幽冥圖來到這里的,現在,我不禁對這個盒子也感興趣起來。

    難道,世界上真的會有這樣一個盒子?

    "我發誓,我一定要找到這個盒子!"

    野田尚雄突然咬牙切齒的說了一句。

    "大佐,我相信你能找到的,但是,你現在需要休息!"周雅說道。

    野田尚雄沒有回應,只是木然的盯著幽冥圖。

    就在這個時候,我听見了一聲雜亂的腳步聲,我趕緊縮了縮身子,不一會兒,外面就有日本兵到了門口,我看見周雅快步的走了過去,那日本兵說了幾句日語。

    周雅趕緊走了回來,"大佐,宜城,有很多巡邏兵被殺,我懷疑林敢等人再次潛入了宜城!"

    "什麼?"

    野田尚雄猛的站了起來,"走,去宜城!"

    說完,就往門口走,不過,只是走了兩步,就快步的退了回來,將幽冥圖收好,然後,緩緩的走到牆角的一個木架子旁,他挪開木架子,我頓時就看見了牆里面的一個保險櫃,他打開保險櫃,將幽冥圖放了進去,這才挪回架子,跟周雅一起出了門。

    我趕緊一把翻上了圍牆,燕雀問我怎麼樣,我壓低了聲音,"讓陳百鳥上來!"

    娘的,肯定是唐傲跟那群三教九流等人連夜殺人了,這才導致宜城的巡邏兵死了不少。

    不過,這倒是幫了我的大忙。

    野田尚雄一走,我就有機會取走幽冥圖了。

    燕雀將陳百鳥拉上了圍牆,這家伙,跟王大仙一個德行,都是戰斗力差的離譜,到了圍牆之上,上,上不來,下,也下不去,我只能在下面頂著,這才將他送了下來。

    我快步的走到窗口,打開窗戶,我們三個人一個個的溜了進去。

    由于剛才我已經看到了野田尚雄放幽冥圖,所以,現在可謂是輕車熟路,我挪開架子,陳百鳥問我干嘛?不是說拿人頭的嗎?

    我說人頭不急,先拿幾樣好東西。

    一听說有東西拿,陳百鳥臉上一喜,這家伙,可是宜城出了名的偷雞摸狗,見到有東西拿,當然手發癢。

    我讓燕雀點燃火折子,壓著火,然後慢慢的蹲下身子,我告訴陳百鳥,東西,就在保險櫃里面。

    陳百鳥拿著火折子,看了過去,一看之下,頓時就是一陣興奮,"這老孫子,還有保險櫃在這,肯定有好東西!"

    只不過,一會,他有說了一句,"娘的,還是個德國的保險櫃!"

    我听,完了,這個家伙,不會是打不開吧?

    我趕緊問了一句,"老陳,你不會打不開吧?"

    陳百鳥看著我,突然一笑,"放心,我能打開!"

    我心里一松,還好。

    只不過,我這顆心還沒完全放下呢,陳百鳥又來了一句,"打開是能打開,只是,現在沒工具啊!"

    我死死的盯著他,王八蛋,你他媽說話一下子說完能死嗎?

    ps:

    明天繼續,謝謝大家的支持!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