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零九章投名狀六

第一百零九章投名狀六

    見我表情有些不對勁,陳百鳥這個家伙趕緊陪著笑,"林敢小爺,是真沒辦法啊,這是德國最新的保險櫃。用的是最先進的密碼鎖,沒工具,肯定是不行的。"

    "那你剛才別笑啊,你笑啥?"我真想給他一拳。

    "我這不天生愛笑嘛!"說著話,陳百鳥又開始笑了起來。

    "別笑了!"

    我差點就爆粗口了。

    陳百鳥立馬將笑容憋了回去,不過,他越是這樣憋,反而感覺越好笑。

    我實在是拿他沒有辦法了。

    "那現在怎麼辦?"燕雀也有些不爽了,隨即就說了一句,"娘的,要不然,咱們把這個保險櫃搬走!"

    說完,就準備用匕首撬開旁邊的磚塊。

    "燕雀小爺,千萬使不得!"陳百鳥在旁邊輕聲的叫喚了一句。

    "有什麼使不得的。陳百鳥,你去門口把風,我跟林敢兄弟來,我就不相信了。"燕雀又準備開始動手。

    陳百鳥趕緊又拉著他的手,"燕雀小爺,這東西,還真不能硬踫硬。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保險櫃的後面應該連著炸藥,如果咱們用力拽出來的話,估計,就會砰!"

    陳百鳥做了一個炸彈爆炸的口音。

    還真別說,這家伙,學什麼,像什麼。

    "你說,會爆炸?"

    我問了一句。

    "沒錯!"陳百鳥眨巴了兩下小眼楮,"百分百會爆炸,人會炸死,可保險櫃依然沒事,所以啊,這東西,還得一步步的來!"

    "咱們來?"

    燕雀問道。

    "工具。有工具就行了!"

    陳百鳥小心翼翼的說道。

    "要什麼工具?"我問了一句。

    "這個,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反正吧。需要不少的東西。"陳百鳥看著我。

    "那該怎麼辦?"

    "林敢小爺,你是不是非要里面的東西?"陳百鳥又問了一句。

    "當然,這里面的東西,非常重要,是一定要拿到手的。"我一字一句。

    陳百鳥沉思了一番,"那好,那咱們先回宜城,給我兩天的時間,我肯定能夠將工具做出來。"

    "還要兩天?"

    燕雀說了一句。

    "兩天還是少的,沒辦法啊。"陳百鳥哭喪著臉。

    我知道,陳百鳥沒有在開玩笑,野田尚雄敢將這個保險櫃放在這里,就有恃無恐,而且。這個年代,德國的保險櫃工藝已經是很復雜,隨便的擰幾下敲幾下,那還能叫著保險櫃嗎?

    "林敢小爺,你考慮考慮啊?"

    陳百鳥看著我。

    "行了,就按照你說的辦,燕雀兄弟,咱們將東西還原,馬上離開!"

    "林敢兄弟......"

    "听他的,沒錯!"

    見我這樣一說,燕雀也沒有辦法,我們將保險櫃旁邊的那個架子再次移好,然後又抹干淨了來到這里的痕跡,這才慢慢的溜了出去。

    翻圍牆的時候,我跟燕雀一個在上面拉,一個在下面頂,幾乎跟那次王大仙的情況一模一樣。

    搞定了之後,我們這才換掉了日本兵的衣服,將這些衣服藏在不遠處的一個土堆,我們快步的往宜城走。

    這個時候,天已經亮了。

    我問陳百鳥,我們易容的妝花了沒有?

    陳百鳥笑了笑,"放心吧,我老陳的易容術,一個禮拜都不會有問題的。"

    我這才放心了下來。

    我們不緊不慢,走了一個多小時,到達了宜城城門口,我發現,這里戒備十分的森嚴,看來,唐傲等人在宜城鬧的不輕。

    由于我們三個都易容過,城門口雖然張貼了通緝懸賞,但是,,走到那幫日本兵的面前,他們根本不認識。

    我們跟其他的老百姓一樣進了城,到了城內,直接就到了龍門天橋,這里看上去還是有些狼藉。

    不過,這個年代,那里還有什麼整潔的地方。我瞧了瞧旁邊,確定沒有日本人之後,這才快步的到了白雲照相館,我敲了敲門,過了一會,老皮打開半條門縫,看見我們,不冷不熱的說道︰"不好意思啊,今天,有點私事,不開張!"

    我趕緊壓低了聲音,"老皮,是我!"

    老皮一愣,還是沒有認出我。

    我再次說道︰"我啊,林敢!"

    "啊!"

    老皮吃了一驚,顯然是已經听出了我的聲音,趕緊將我們請了進來,然後,快速的關了門。

    進來之後老皮還是不斷的打量著我,說這也太不像我了。

    我說都是陳百鳥弄的。

    老皮這才哦了一聲,說天下第一易容高手,果然不一樣。

    陳百鳥客氣了幾句。

    喝了老皮給我們倒的茶,我問老皮昨天晚上到底是個怎樣的情況。

    老皮告訴我,昨天晚上,宜城死了好多日本兵,都是江湖道的兄弟們干的,我一听,這種好戲,唐傲肯定少不了。

    老皮笑了笑,"唐大哥能少,那就不是唐大哥了,他剛進宜城,就提著三四個人頭來找我,當時就把我嚇傻了,後來,趁著天還沒亮,他們半夜三更就回去了。"

    我心想,這唐傲,還真是個急性子。

    老皮問我是不是也要去割人頭?

    我說人頭肯定要割,但是現在,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然後,我將陳百鳥需要工具的事情說了一句,老皮讓陳百鳥趕緊寫下要買些什麼。

    陳百鳥皺著眉頭,"我要的這東西啊,根本沒的賣,不過,我可以給你買個圖紙,讓鐵匠去做,讓他們快點,別用廢鐵,鐵里面,要加鋼!"斤丸木圾。

    說完,這家伙拿了一支筆,在一張紙上快速的就畫了出來,我一看,這東西,有點類似現代社會的鑽頭,只不過,是手動的。

    老皮也看的有些奇怪,說這是什麼啊?

    陳百鳥說,你就別問了,另外,給他找一段皮管子,接下來的東西,他自己要去做!

    老皮滿口答應了下來。

    出門之前,他將我們幾個安排在地下室,到了下午,老皮才回來,給我們帶來了幾個饅頭,然後又給陳百鳥買來了皮管子。

    我問鐵匠那邊怎麼樣?

    老皮說,放心吧,都是自己人,只不過,鐵匠說,那東西有點難做,所以需要時間。

    我又問要多久?

    老皮說,最少需要兩天的時間,還要日夜趕工!

    我一听,沒轍了,這事情,全部都給陳百鳥給料到了。

    接下來的兩天,我們只能是待在地下室,除了老皮出去叫鐵匠做的那個工具之外,陳百鳥又做了一個類似醫生听診器之類的玩意,我在想,他應該是用這個去听保險櫃里面的機簧發出的聲音。

    對于一些專業破解保險櫃密碼鎖的人來說,他們,能夠根據密碼鎖里面里面的響動來判斷是不是找到了正確的開啟位置。

    顯然,能做這個,陳百鳥,絕對是這個行當里面高手中的高手。

    要知道,現在,才是1938年,而這個家伙,就已經知道這樣做了,我實在無法想象,在七十七年之後,王大仙他們混的不痛不癢的,陳百鳥這家伙到底去哪了?

    第二天晚上,老皮終于是將那個類似鑽頭一樣的工具拿到了白雲照相館,陳百鳥一看,十分的滿意。

    我問陳百鳥,"老陳,有這兩個東西,能打開那個保險櫃嗎?"

    "放心吧,絕對能,只不過,林敢小爺,今天晚上,野田尚雄那老狗還會離開嗎?"

    我笑了笑,"放心吧,他今天晚上,肯定有離開,因為,我要給他唱出好戲!"

    在我看來,幽冥圖,是必須拿到手的,要不然,我就根本無法回去。

    在白雲照相館吃過晚飯,我趕緊將燕雀拉到一起商量,我告訴燕雀,待會,我會跟陳百鳥易容出城,然後直奔日軍司令部,一個時辰之後,燕雀就在宜城殺人,並且,殺一個人,就換一個地方,造成繼續有人在這里瘋狂殺人的假象,這樣一來,野田尚雄勢必會趕來,這就給我們創造了機會。

    做這種事,除了燕雀,別人根本不可能,燕雀身手好,輕功卓絕,加上能上城樓,所有的條件,都符合。

    燕雀點點頭,"林敢兄弟,你放心,我肯定將這件事情辦好。"

    我嗯了一聲,"老陳,你打開那個保險櫃,需要多久?"

    陳百鳥想了想,"慢的話,要半個時辰,說不好!"

    我皺著眉頭,"好吧,只能冒險一次了,燕雀兄弟,你要千萬小心!"

    "嗯。"

    "不管我跟了老陳成功了沒有,從現在開始,兩個時辰之後,我們在去鄔家寨的路口踫頭!"

    "明白了!"

    明天,就是交人頭的日子,說實話,我現在心里,還是有些忐忑,雖然看上去計劃周詳,但是,還是那句話,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不過話說回來,這老天爺的王八蛋,玩了老子這麼多次,這一次,總要幫幫我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