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一十章投名狀七

第一百一十章投名狀七

    由于到了凌晨,宜城的城門盤查的很嚴,在白雲照相館待到差不多晚上十點多鐘的樣子,我跟陳百鳥一起出了門。

    有了陳百鳥的易容手段,城門口的日本兵雖然盤問了幾句。但是,在陳百鳥給了一些小錢之後,就沒有再做過多的糾纏。

    我們兩個快速的出了城門,然後沿著小道往日軍司令部的方向靠近。

    從城門,到日軍司令部,大概需要一個小時的路程。

    我們也不急,按照跟燕雀的約定,是一個時辰之後,也就是兩個小時左右他才會去殺人。

    到了日軍司令部的圍牆附近,我們慢慢的潛伏了下來,天氣有些冷,差不多又過了接近一個小時,我這才讓陳百鳥在這里待著,然後。自己一個人快速的翻過了圍牆,來到了野田尚雄的窗戶外面。

    旁邊的門口,就是護衛隊的士兵,不斷的有人巡邏,我不敢大意,靠著窗戶,朝著里面看。

    野田尚雄依舊坐在以前的那個位置,靠近門口不遠,但是。遠離窗戶,看的出來,這個老孫子還是挺小心翼翼的。

    他前面的桌子上,依舊放著幽冥圖,老孫子眉頭緊鎖,用放大鏡不斷的看著,過了一會,又揉了揉眼楮。

    我死死的盯著里面,看來,這老孫子對這張畫還真是上心。

    過了一會,周雅從門口走了進來,"大佐!"

    野田尚雄抬起頭。"雅子,宜城方面怎麼樣了?"

    "沒有找到凶手!"周雅一字一句的說道。

    "看來,這幫宜城的三教九流,是鐵了心要跟我們作對了,據我估計,這幫人,應該是林敢還有唐傲等人召集起來的,現在,肯定躲在了鄔家寨!"

    "應該是這樣!"

    "把鄔家寨周邊的地形圖拿給我!"

    野田尚雄說了一句。

    周雅嗯了一聲,拿過了一張地圖,野田尚雄看了看,咬著牙,"這地方。易守難攻,山間小路,更是不易大日本皇軍的部隊通行,看來,的確是很棘手的一個釘子啊!"

    "大佐,強攻,肯定不行,咱們,只能將他們引下山,除此之外,沒有更好的辦法。"

    野田尚雄點點頭,"沒錯!"

    說完這一句,野田尚雄就不再作聲,看來,這個老孫子,又在想著什麼惡毒的計劃。只不過,將我們引下山,這可不容易。

    兩人又輕聲的商量了一句。

    過了一會,門口傳來了護衛隊士兵的聲音,周雅走出門,回來之後,眉頭緊鎖,"大佐,看來,他們還在宜城城內!"

    "什麼?"

    野田尚雄一把就站了起來。

    "宜城,又有士兵被殺,手法一樣,割掉了腦袋,這一次,他們還將腦袋掛在了城樓上!"

    "八嘎!"

    野田尚雄怒火沖天的大罵了一句,然後狠狠的砸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看來,燕雀的行動開始了,這小子也真是夠拽,竟然直接將人頭掛上了城樓,這樣一來,日本人想不發現都難了,也只有這樣,才能觸動野田尚雄的神經。

    野田尚雄臉上的肌肉都開始顫動了起來,最後,一咬牙,"雅子,召集護衛隊,通知宜城城樓守軍,今天晚上,一定要將他們從宜城搜出來!"

    "明白!"

    周雅快步的出了門。

    野田尚雄將幽冥圖放進了畫筒,然後又移開那個架子,打開保險櫃,放了進去,做完這一切,這才怒氣沖沖的摔門而出。

    我等待的,就是這個機會。

    我貓著身子,從圍牆翻了出來,快速的趕到了陳百鳥所待的地方,陳百鳥冷的發抖,問我怎麼樣?

    我說都搞定了,燕雀在宜城開始殺人,我們趕緊過去。

    我帶著陳百鳥剛剛趕到了圍牆外面,就看見一大堆的日本兵跟在野田尚雄的軍用小吉普後面,飛快的朝著宜城前進。

    待到他們走遠,我跟陳百鳥這才慢慢的溜了進去。

    我掀開窗戶,先讓陳百鳥進去,這才閃身而入。

    我移開架子,讓陳百鳥趕緊行動,我給他把風。

    陳百鳥點點頭,不再耽擱,他將那個鑽頭慢慢的鑽進了密碼鎖旁邊的鐵板,然後又戴上了那個自制的听診器吸在了保險櫃上。

    我不敢打擾,走到門邊,靜靜的看著外面的一切。

    過了差不多半個來小時,陳百鳥那邊還在繼續,我看見他滿頭大汗,忍不住還是問了一句,"老陳,怎麼樣?"

    陳百鳥皺著眉頭,"比想象的要復雜,不過,你放心,我肯定能打開,只不過,需要時間!"

    "好!"

    我咬著牙,輕聲的說了一句,這個時候,我就希望燕雀能夠多折騰一些時間,不過話說回來,我們約定的就是兩個時辰,所以,燕雀除了趕去鄔家寨的分叉路口,剩下的時間,也就只有一個時辰,一個時辰,他能殺多少人?更何況,現在野田尚雄已經是趕過去了。

    我心里開始焦急了起來。

    我知道,這一次,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這一次沒有拿到幽冥圖,那麼,以後再想有機會,那是絕對不可能。

    而我,是必須要拿到幽冥圖的,否則,我根本不可能通過其他的辦法回到七十七年後。

    我緊張的待在門口,一會看著陳百鳥,一會又看著門外,突然陳百鳥的方向,突然傳來叮的一聲,應該是那個鐵鑽頭掉在了地面上。

    這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在這樣寂靜的晚上,立馬就讓外面的護衛隊給听見了。

    我看見他們猛的望向了里面,我趕緊對著陳百鳥打了一個手勢,陳百鳥將火折子熄滅,整個房間,頓時就漆黑一片。

    旁邊的兩個巡邏兵交頭接耳了一會,最後,還是拿著長槍,朝著門口走來。

    我趕緊將身子一閃,躲在了門口,同時,將早已經準備好的匕首緊緊的拽在手上。他頁史扛。

    我的手心全是汗,雖然,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殺人,但是,現在我還是十分的緊張,我很清楚,只要弄出任何一絲一毫的聲響,都會可能驚動外面的其他護衛隊士兵。

    至于陳百鳥那邊,我相信,他現在肯定也是大氣都不敢出。

    過了一會,那兩個護衛隊的士兵終于是忍耐不住,推開門,手里拿著手電,往里面一照,我往陳百鳥的方向看了過去,我發現陳百鳥已經躲到了旁邊的架子旁,但是,地上還放著那些開鎖的工具。

    那兩個護衛隊的士兵明顯的感覺到了不對勁。

    他們,用手電筒死死的照著,然後朝著保險櫃的方向就慢慢的靠了過去。

    我猛的一拽匕首,我咬著牙,在他們距離保險櫃只有兩三米距離的時候,我突然就沖了過去。

    他們一下子就發現了後面的聲響,手電朝著我的眼楮一晃,這個時候,我根本不需要眼楮,我沖過去的時候,就已經是算準了他們回頭之後的位置,我一匕首就插進了其中一個的咽喉,然後,瞬間將匕首拔了出來,又狠狠的朝著另外一個凶狠的捅了過去。

    另外一個被捅進了胸口,猛的就張開了嘴巴,我緊跟而上,用手死死的將他捂著,他全身不住的抽搐,手電朝著下面就掉了下來。

    我緊張的頭皮發麻,這個時候,我看見陳百鳥快速的跑了過來,一把就將手電接住,然後,又將另外一具尸體輕輕的放在了地面上。

    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氣,將尸體放下,然後將手電筒交給了陳百鳥,說道︰"老陳,你繼續,我把風!"

    "明白,林敢小爺!"

    陳百鳥一臉的崇拜,而事實上,我剛才的那番舉動,的確也有些雷厲風行。

    我拽著匕首,繼續的待在門口,差不多又過了半個來小時,陳百鳥那邊突然傳來一聲機簧響動的 擦聲,然後,他拿著手電筒朝著我這邊的地面晃了一下,壓低了聲音,"林敢小爺,打開了!"

    我趕緊跑了過去,一把拉開了保險櫃,我發現,幽冥圖靜靜的躺在里面,我趕緊一把拿了出來,掛在了肩膀上,我正要離開,突然,我的眼楮被另外一件東西給吸引,那東西,晶瑩剔透,是一塊虎形的古玉。

    我猛的一驚,這不是武侯兵符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