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一十一章投名狀八

第一百一十一章投名狀八

    武侯兵符,怎麼會在這?

    我心中疑惑到了極點,我身體里面,明明已經擁有了武侯兵符的實力,可為什麼現在武侯兵符又在這里出現?

    我記得周雅跟王大仙他們曾經都說過。七十七年前,我帶著這群江湖道的好漢一起大鬧過日軍司令部,然後從這里拿走了幽冥圖跟武侯兵符,但是現在,我明明已經跟武侯兵符融合到了一起啊?

    難道說,我來到的這個七十七年前,又出現了另外一塊兵符?

    從我進入幽冥圖的一剎那,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改變,我在現代帶來的那塊兵符跟我融合到了一起,而這個世界的另外一塊兵符又靜靜的躺在這里?

    總之,有太多的事情我想不通。

    "林敢小爺,有什麼不對勁嗎?"

    見我用手電筒死死的照著里面的那塊古玉,陳百鳥輕聲的問了一句。

    我搖搖頭,將武侯兵符一把拽了過來。說道︰"走!"

    "等會!"

    陳百鳥說了一句,然後又從保險櫃里面將錢取了出來,笑了笑,"這一趟,可不能白來啊。"

    我實在拿他沒辦法。

    陳百鳥拿了錢,又在房間里面轉悠了一下,最後,走到野田尚雄的辦公桌前面,將一把指揮刀又拿在了手里。

    我問他拿這個干嘛?

    他笑了笑。說防身。

    我心想,你防個屁的身,這小子,肯定看這刀值幾個錢,也就一並帶走。

    我也懶得說他了,反正都是野田尚雄的東西,拿了就拿了吧。

    我們兩個快速的從屋子里面溜了出來,還真別說,陳百鳥這個家伙來的時候就已經有所準備,將錢放在一個大口袋里,他綁在身上,又拿著指揮刀。我將他頂上了圍牆,這才反身躍了出去。

    剛出圍牆沒多久,我就看見遠處一輛吉普車快速的駛來,後面,依舊跟著大批的日本兵,我趕緊讓陳百鳥快點走。

    看來,野田尚雄也感覺到了不對勁,殺回來了。

    只不過,他現在回來,已經是晚了。

    我們兩個沿著小路飛快的往鄔家寨的方向走,差不多走了一個多小時,終于是到了指定的目的地。

    只不過,這個時候。燕雀竟然還沒到。

    我不禁開始擔心了起來。

    陳百鳥則是讓我不用擔心,說沒事,肯定沒事。

    我點點頭,也只能是耐心的等待。

    我跟陳百鳥兩個人,站在路口,一會蹲,一會坐,一會又左右來回的走,終于,快天亮的時候,這才看見一個人影朝著這邊快速的跑來。

    我一看,正是燕雀。

    我趕緊迎了上去,"燕雀兄弟,怎麼才來?"

    "城里面到處都是日本兵,好不容易才出來,怎麼樣?你們得手了沒有?"

    燕雀問我們。他頁史血。

    我笑著說道︰"當然!"

    "那行。咱們趕緊走!"

    我嗯了一聲,不過,剛走兩步,我就感覺忘了什麼東西,我猛然醒悟了過來,娘的,一直想著盜取幽冥圖,卻將一件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我們三個人,人頭都沒有呢!

    我看著燕雀,燕雀看著我,說以為我會帶幾個人頭來。

    我呢,則以為燕雀會帶人頭來。

    可現在,我們竟然一個都沒帶。

    這該怎麼辦?

    沒人頭,還搞個毛啊。

    燕雀咬了咬牙,"林敢兄弟,要不你跟老陳先上山,我再回去割三個人頭來!"

    我想了想,"不行,現在天已經亮了,再說了,今天是第三天,沒時間了!"

    我皺著眉頭,"先上山再說。"

    燕雀一看,也沒辦法了,我們幾個,只能是快速的往鄔家寨的方向趕。

    白天趕路,那要快的多,折騰了四十多分鐘,已經是到了鄔家寨的門口,見到我們到來,鄔家寨的小嘍 笊木禿傲似鵠矗amp;quot;林敢小爺到,燕雀小爺到,陳爺到!"

    陳百鳥一听,不禁笑了笑,"平生第一次被人叫爺,感覺真不錯。"

    "不錯個鳥!"

    燕雀心里不爽,這人頭沒有,還不知道怎麼辦呢。

    我們一路快步的到了忠義堂,唐傲一听我們到了,趕緊出來迎接,我們進去一看,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忠義堂前面的桌子上,一個個的日本兵人頭就跟豬腦袋一樣在那里放著,觸目驚心。

    "林敢兄弟,燕雀兄弟,老陳,看看,這就是兄弟們的戰績,到現在,已經湊齊了一百二十三個人頭,怎麼樣?"

    唐傲這一說,我有些拘謹的笑了笑。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又听到了一個聲音,"林闖小爺到,趙班主到。"

    我頓時一愣,我沒想到林闖跟趙書閑也現在剛到。

    "走走走,看看他們去!"

    眾人走出了忠義堂,就看見林闖跟趙書閑緩緩的朝這邊走來,我現在,心里一直記掛著的就是人頭,不過,等我看到林闖跟趙書閑的時候,我不禁一愣,這兩人,也沒帶人頭。

    我心想,好嘛,總算有個伴了。

    那知道,我剛這樣想,就看見後面的鄔家寨小嘍 W乓黃Ц 觳降淖呃矗 乙豢矗  模 鍬淼納砩瞎伊撕眉父隹詿 恃  永錈媛納噶順隼礎br />
    這兩人,不會割了幾袋子人頭吧?

    我整個人都傻眼了。

    果然,等到那些袋子打開,里面,全是一個個日本兵的人頭,丟在地上,立馬就將地面血污了一片。

    "林闖兄弟,夠爺們!"

    有人開始大叫了起來。

    趙書閑則是緩緩的拱手,然後,他走到我身邊,說道︰"林敢兄弟,這林闖兄弟啊,是殺出癮來了,我沒有辦法,只能跟在他身後割人頭,這不,耽擱了這麼多天,你們早就回來了吧?"

    我有些不好意思,說道︰"我也剛回來。"

    "哦!"趙書閑有些意外。

    "好了,好了,大家忠義堂里面坐!"

    唐傲招呼了我們一聲。

    眾人快步進了忠義堂。

    林闖從進來開始就一直看著我,心想,這一次,你殺的沒我多吧?

    看著他的眼神,我更加的緊張了起來。

    唐傲的心情非常不錯,哈哈大笑,讓眾人停止說話,這才說道︰"這一次,大家的投名狀,我唐傲,是十分的滿意,尤其是林闖兄弟,這真是大大的殺了日本人的威風啊,哦,對了,還有我林敢兄弟,林敢兄弟,你跟燕雀兄弟還有老陳的人頭呢?不會用車拖了一車過來吧?"

    "哈哈......"

    眾人哈哈大笑,然後,信心滿滿的看著我們三個。

    我一下子就傻眼了,燕雀更是羞的滿臉通紅,至于陳百鳥這個老東西,完全就躲在我們身後。

    見我們不說話,唐傲覺得有些不對勁,問道︰"林敢兄弟,怎麼了?"

    王大仙此時也看著我,說道︰"是啊,林敢兄弟,怎麼了?"

    我咬了咬牙,最終,緩緩的說了一句,"不好意思,人頭,我們沒帶來!"

    "什麼?"

    "沒人頭?"

    "沒人頭怎麼行?"

    "就是啊,說好用人頭做投名狀的啊!"

    "這......"

    眾人對我們有些失望,當然,也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唐傲知道有事情,問我們怎麼回事?我說我去了一趟日軍司令部,耽誤了時間,然後,忘記割人頭回來。

    唐傲臉色一變,這種情況,他想包庇我,也是找不出理由啊。

    他有些急躁了起來。

    而林闖,卻不痛不癢的來了一句,"林敢兄弟,要不,我借幾個給你?"

    我咬著牙,沒有作聲。

    所有人,都死死的盯著我們三個,我感覺,這種眼神,簡直能逼死人。

    我感覺自己都有些抗不下去了。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人頭沒帶來,沒不代表他們就沒有人頭哦!"

    我一听,是鳳姐。

    果然,鳳姐媚笑著,一襲紅衣,風華絕代的就走到了忠義堂的門口,我看見她手里提著一個袋子。

    眾人都看著她。

    鳳姐笑了笑,盯著我們三個,然後緩緩的說道︰"大家應該很早就到了吧,既然如此,那你們知道不知道昨天晚上宜城發生了什麼?"

    眾人有些詫異,搖搖頭。

    鳳姐捂著嘴巴,笑了笑,"讓我來告訴你們吧,昨天晚上,宜城城樓,被人懸掛上了十八個人頭,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就是三位的杰作吧?"

    眾人這一次立馬又轉過頭看著我們。

    眼神中,滿是驚詫,將人頭帶來算什麼,而我們,卻是直接懸掛在城樓,這豈不是比帶來更加的有震撼力?

    "林敢兄弟,真是你做的?"

    唐傲激動了起來。

    我趕緊說道︰"是燕雀兄弟做的。"

    "各位,看見了吧,他們不是沒有人頭,而只是沒有帶過來,還有......"鳳姐笑嘻嘻的走到我身邊,突然一把奪過了陳百鳥手中的指揮刀,然後抽出來,死死的釘在了桌子面上,一字一句的說道︰"各位知道這是什麼嗎?"

    "日軍指揮刀嘛!"

    "是啊,一把刀而已。"

    鳳姐一陣冷笑,"這可不是普通的指揮刀,這是日軍大佐野田尚雄的指揮刀,試問,這能值幾個人頭?"

    眾人一下子就沉默不語。

    的確,投名狀,需要人頭充數,但是,我們帶來的東西,完全超越了投名狀的所在。

    "各位,大家都看見了,我林敢兄弟,燕雀兄弟,還有老陳,並不是沒有人頭,而只是太多了,帶不過來,在這里,我覺得他們的投名狀有效,當然,大家也有不同的意見,在這里,我說一句,同意他們投名狀有效的,舉個手,如果人手不夠,就再給他們一天的時間,讓他們再去取,大家認為可好?"唐傲大聲的說道。

    "可以了,唐大哥,這投名狀,絕對行了。"

    "就是,能將人頭掛上宜城城樓,這投名狀,可比我們的風光!"

    眾人對著我跟燕雀,大聲的說道。

    江湖道的人,本來就豪氣干雲,而現在,我們三個,並沒有耍賴,只不過,真的是疏忽了。

    所有人都表示理解,就連林闖,這一次也沒有提反對的意見。

    唐傲一下子就興奮了起來,又開始讓弟兄們開始準備酒菜。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不知道誰說了一句,"鳳姐,你的人頭呢?"

    就是,剛才一直在忙活我們三個的事情,我都差點將鳳姐給忘記了。

    "是啊,鳳姐,你的投名狀呢?"

    眾人大笑了起來。

    "鳳姐,你不會將投名狀放在鳳樓的鳳床上了吧?"

    "哈哈......"

    這幫家伙,對女人,可比我們幾個要寬容的多。

    鳳姐一個一個的瞧了過去,面如桃花,嬌嗔了大伙一眼,這才媚態十足的緩緩出聲,"不好意思,各位兄弟,這投名狀的事情,是我寧小鳳最先提出來的,按道理來說,我寧小鳳應該帶頭,將第一個人頭給拿過來,只不過,我一個柔弱女子,實在提不動人頭那麼重的東西,所以,我就自作主張的帶來了一些別的東西,不知道能不能算這投名狀?"

    說完,她將手中的袋子往桌子上一丟。

    "鳳姐,這啥啊?"

    "就是,不會是人心吧?"

    "應該不是,人心,不可能這麼少啊?"

    "唐大哥,你打開看看。"

    "就是,看看,看看!"

    眾人都好奇了起來。

    唐傲一馬當先,走到鳳姐身邊,將那個袋子緩緩的打開,然後,將里面的東西一股腦兒的倒了出來。

    那些東西倒出來一看,我也有些好奇,這些東西,焉不拉幾一條條的的,帶點黑,又好像皺著的皮膚,反正,看了半天,也瞧不出一個所以然,只不過,數量上倒是不少,足足有十多二十條。

    "這啥啊?鳳姐?"

    "就是,不認識啊!"

    "手指頭。"

    "你他媽手指頭長這樣啊!"

    我們一個個好奇的看著,就在這個時候,王大仙突然啊的一聲,然後死死的盯著鳳姐,臉色慘白的說道︰"小鳳,這,這不會是......"

    鳳姐咬著嘴唇,嫵媚的一笑,"王海林,沒錯,還是你眼光好,這些,就是你們男人的命根子!一共,二十條!"

    "啊!"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我不由的褲襠一緊,寧小鳳,小女人,果然是她娘的心狠手辣!

    ps:

    這一章4000字,寫的有些嗨了,大家給點鑽石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