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一十三章薄命紅顏二

第一百一十三章薄命紅顏二

    鳳姐下山的時候,送她的,只有我跟趙書閑,其他人,都一個個喝的還賴在床上。

    到了鄔家寨的門口。鳳姐讓我們別送了,趕緊回去。

    我還是說了一句,讓她小心點。

    鳳姐笑了笑,說不用擔心了,沒事的,然後,不緊不慢的就朝著山下走。

    趙書閑感嘆了一句,"鳳姐這人,刀子嘴豆腐心,能認識她,真是我趙書閑三生有幸。"

    我說了一句,"是啊,或許,這就是緣分吧!"

    趙書閑拍了拍我的肩膀。"好了,回去吧!"

    我點點頭,轉過身,可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回頭看了一眼鳳姐,直到她的身影已經走進了叢林看不見了,我這才邁開腳步走向鄔家寨,只不過,在邁開腳步的一剎那,一種很不好的預感又再次的涌上了我的心頭。

    來到這個年代之後。我心中每一次產生這種預感,似乎都會應驗,只不過。這一次,我不知道等待我的,到底會是什麼。

    回到自己的房間,我再次端詳起了幽冥圖,只不過,王大仙這種級別的人都破解不了的東西,我林敢又怎麼可能搞的定呢?

    研究了一會,我最終還是放回了畫筒。

    躺在床上睡了一下午,到了晚上,王大仙又來叫我了,說忠義堂開席。讓我趕緊過去。

    好家伙,這幫落草為寇的混蛋,日子過的還真是滋潤啊。一天到晚,就知道吃。

    我雖然不餓,但還是過去湊了一個熱鬧。

    眾人的興致都很高,尤其是唐傲,幾乎好幾輩子都沒這麼高興了。

    至于其他江湖道的人,估計以前也是被日本人給壓抑的太久,現在,一個個端起酒,沒兩口就嚷著要去下山干掉野田尚雄那個老孫子。

    總之,大家,現在都處于一個極度亢奮的狀態。

    我記得王大仙以前跟我說過,七十七年前,事情發展到了這個階段,野田尚雄會有一次攻山的行動,而且,還有可能是攜帶著病毒的變態日本戰士。

    我不知道現在的這個七十七年前會不會照樣發生,但是,到了現在,七十七年前到底還會發生什麼,我是真的一點不知道。

    我只是隱隱的察覺到,心里那種不安忐忑的感覺,似乎,越發的強烈了起來。

    或許,真的是想什麼就來什麼,你越擔心害怕什麼,那些事情偏偏就會接踵而來。

    就在忠義堂喝的最為興高采烈的時候,一個鄔家寨的小嘍 燜俚吶芰私矗amp;quot;唐大哥,藍朵姑娘跟傾城姑娘,上山了!"

    按理來說,甦傾城上山,我應該很高興,但是,這一刻,我心里卻是莫名的咯 了一下。

    "快請!"

    唐傲一揮手。

    沒一會,甦傾城跟藍朵就走了進來。

    兩人的臉色很不好看。

    我趕緊問了一句,"怎麼了?"

    "鳳姐,被抓走了!"

    藍朵咬著牙,說了一句。

    "什麼?"

    唐傲手中的大海碗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看著甦傾城跟藍朵。

    甦傾城眼楮發紅,將事情的前前後後跟我說了一遍。

    原來,鳳姐下午下山剛回到鳳樓沒一會,野田尚雄的人就到了,讓鳳姐去司令部一趟,鳳姐問什麼事,那些當兵的自然不肯說,就是讓鳳姐一定去,鳳姐沒有辦法,借著自己換衣服的時間,到了密室告訴給了藍朵跟甦傾城,讓她們上山來告訴我們,千萬不要去救她,這很可能是野田尚雄布下的一個陷阱。

    我突然響起昨天晚上周雅跟野田尚雄的談話,野田尚雄說了,鄔家寨易守難攻,所以,如果要將我們這些人一網打盡,最好的辦法就是將我們引下山。

    看來,他已經開始施行這個計劃了。

    只不過,她是怎麼知道鳳姐跟我們是一伙的?

    鳳樓刺殺的那天晚上,鳳姐根本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事後龍門天橋,鳳姐更是沒有露出絲毫的破綻。

    問題,到底出在哪?

    "我要宰了那個王八蛋!"

    唐傲一甩桌子,就待下山。

    我趕緊將他拉住,"唐大哥,事情還沒有搞清楚之前,千萬不要沖動!"

    "沖動?"唐傲眼楮一下子就紅了,"小鳳,是我的女人!"

    我點點頭,"正因為如此,你更不能沖動,現在,事情還不明朗,我覺得,野田尚雄並不知道鳳姐跟我們是一起的,他這一次,或許只是一次試探。"

    "試探?"

    眾人都看著我。

    我繼續說道︰"如果野田尚雄知道鳳姐是跟我們一伙的,他還會假裝去請鳳姐到司令部嗎?我相信,他會直接動手抓人,可從目前的情況看,他似乎,還不是很確定。"

    "林敢兄弟,那你說,現在怎麼辦?"

    王大仙看了我一眼。

    我思索了一番,"這樣,大家暫時待在鄔家寨,上山下山的路,加派巡邏,我跟燕雀下山一趟,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們也去!"

    "不行,人多,反而不好辦事!"我一字一句,"就這樣決定了,燕雀兄弟,咱們趕緊走!"

    "知道了!"

    燕雀咬了咬牙,快步的跟著我出了忠義堂的門。

    剛出門口,唐傲再次追了過來,"別人不去,行,我唐傲,一定要去!"

    我看了一眼唐傲。

    我知道,這個時候,是絕對勸不住他的,想了想,有我跟燕雀在,應該沒什麼大事,就點了點頭。

    我們三個沒有任何的耽擱,快速的往山下趕。

    這一次,我們趕的很急,差不多半個小時左右就到達了山腳下,然後,直奔日軍司令部而去。

    路上,我交代唐傲,到時候千萬听我的,不能輕舉妄動。

    唐傲雖然是答應了下來,但是,我還是知道,如果鳳姐真的出了什麼意外的話,他是絕對不可能控制的住的。

    由于前幾天我們對宜城的騷擾,日軍司令部看上去要比以前的警戒提高了不少,別說司令部里面,就是外面的巡邏兵,也是一個接著一個。

    不過,對于我跟燕雀還有唐傲來說,這些,其實不算太大的問題。

    我們快速的靠近圍牆,一個接著一個的翻了進去。

    我不知道鳳姐到底在哪?

    思索一番之後,還是決定先去野田尚雄的那個房間看看。

    我們三個貓著身子,確定旁邊沒有巡邏的護衛隊之後,這才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

    透過窗戶的縫隙,我看見野田尚雄一個人坐在里面,這老孫子坐在旁邊的茶幾上,喝著茶。

    唐傲壓低了聲音,"我現在進去,就要了他的命!"

    我趕緊將他拉住,示意他就忘記自己剛才說的話了?野田尚雄干這樣的有恃無恐,正常才怪。

    果然,過了一會,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野田尚雄用中文說了一句請進。

    我就看見周雅從門口緩緩的走了進來,然後,後面,跟著鳳姐。

    "是小鳳!"唐傲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

    我趕緊將他的嘴巴捂住,唐傲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太沖動。

    "大佐,鳳姐到了。"

    "哦,鳳姐,請坐!"野田尚雄抬起頭,看了一眼鳳姐。

    鳳姐表情如初,在野田尚雄的對面坐下,然後,緩緩的說道︰"野田大佐,今天晚上請我到司令部,這又是酒,又是肉的,實在讓我有些受寵若驚啊!"

    "哦,是嗎?"野田尚雄笑了笑,"沒什麼,只是想請鳳姐過來坐坐,順便,了解一些事情。"

    "了解事情?"鳳姐反問了一句。

    "對!"野田尚雄拿起了茶杯,"只是一些小事,鳳姐,來,喝茶!"

    鳳姐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贊嘆了一句,"野田大佐,你這茶道的功夫,是越來越好了。"

    "哪里哪里,是中國茶好,水好!"說完,他自己也喝了一杯。

    放下杯子之後,這才說道︰"鳳姐,據我了解,你以前,也是江湖道上的人?"

    鳳姐擺了擺手,輕笑了一聲,"什麼江湖道不江湖道的,都是一群三教九流烏合之眾之輩,這人啊,活在這個世界上,總要生存,對吧?要不然,誰願意跟那些人打交道?你說呢,野田大佐。"

    "說的也是,人這輩子,活下去,都不容易,來,鳳姐,再喝一杯!"野田尚雄端起了第二杯茶。

    鳳姐依舊笑盈盈的喝了一口。

    野田尚雄眯了眯眼楮,"鳳姐,听說你跟鄔家寨的大當家唐傲當年還有過一段戀情,對嗎?"

    鳳姐臉色一邊,冷哼一聲,"野田大佐,你就別在我面前提那個死鬼了,那個王八蛋,算我當年瞎了眼,現在,他不好好跟大日本的皇軍合作,反而去鳳樓刺殺你,野田大佐,其實那天我就很擔心,我就怕你將我跟他綁在一塊,其實,我現在跟他根本就沒關系。"

    "是嗎?那他,怎麼混進鳳樓的?"野田尚雄說著含糊不清的中文,死死的盯著鳳姐。

    鳳姐撇撇嘴,"我鬼知道他怎麼混進來的,野田大佐,你也知道,我們鳳樓,每天接待那麼多的客人,可不像你們日軍司令部,來了還要搜身,要檢查,我們是生意人,開門做生意,來者不拒,對吧?"

    "說的有道理,看來,我是誤會鳳姐您了。"說完,這個老孫子端起了第三杯茶,"鳳姐,來,再喝一杯!"

    "野田大佐,都第三杯了。"

    "不要緊嘛,又不是酒,更不是毒藥,茶,對身體有好處!"野田尚雄溫文爾雅的說道,說完,自己也喝了一杯。

    待到鳳姐說完,他繼續說道︰"哦,對了,龍門天橋趙家班演戲的那天,你後來,是怎麼離開的?"

    看來,這個老孫子,的確開始懷疑鳳姐了,只不過,只沒有證據而已。

    鳳姐擺了擺手,"哎呀,野田大佐,那天我差點就嚇死了,你是不知道,那幫天殺的,見皇軍就殺,我可是親眼看見岡本少佐死在我面前的,我這幾天都做噩夢呢,後來,等你們走了之後,他們還想殺了我滅口,不過,我鳳姐在宜城混了這麼多年,好歹也有點面子,所以,他們最終還是放了我,只不過,警告了我一句。"

    "警告你什麼?"

    "無非就是那些讓我別跟大日本皇軍走的近啊之類的,我當時心里就笑了,我不跟大日本帝國的皇軍走的近,我難道跟他們那群沒出息的好啊?真是的,這大東亞共榮圈,是早晚的事情,我還指望野田大佐到時候給我個大日本帝國子民的身份呢,到時候啊,我好去日本看櫻花,我听說,櫻花很美,是不是?"

    鳳姐一字一句,巧舌如簧,有條不紊的對應著。

    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氣。他協布巴。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野田尚雄又問了一句,"看來,鳳姐對我們大日本帝國,還真是忠心耿耿啊,只不過,鳳姐,今天早上,一直到中午,你在鄔家寨干什麼?"

    我心里頓時一驚。

    這個老孫子,他怎麼知道鳳姐到過鄔家寨?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