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二十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為番茄佬兄弟的玉佩加更

第一百二十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為番茄佬兄弟的玉佩加更

    回到鄔家寨的第三天,唐傲這才慢慢的從鳳姐的死亡悲痛中恢復了過來,只不過,相比以前,他開始變的沉默寡言。

    但是。我很清楚,他心中一直耿耿于懷,那就是替鳳姐報仇。

    而事實上,沒有一個人心里不記掛著這件事情。

    鳳姐臨死的時候說的那些話,已經觸動到了我們每一個人的心里,她將我們每一個人都當成了親人,而我們呢?不為她報仇,我相信,我們會內疚一輩子。他島東弟。

    這三天的時間,我又仔細的研究了一下幽冥圖,我發現,我根本參透不了其中的任何秘密,當然,我也找不到利用幽冥圖回到未來的方法。

    我努力的回憶著當初來到這里的情形,只是。不管我怎樣回憶,我怎麼都找不到開啟它的方法。

    除此之外,這三天時間,我還讓人在鄔家寨的山路上不斷的打探,發現經常有日本兵來這邊查探山中的情況。

    只不過,鄔家寨這邊的地形實在有夠復雜,別說是日本人,就是宜城土生土長的老百姓,都不一定能夠摸清楚,所以,他們每次都是無功而返。

    不過,從這一點看的出來,野田尚雄這樣費心費力的來鄔家寨探路,目的就只有兩個。第一,他想殺了我們,以免夜長夢多,第二,他想奪回幽冥圖,畢竟,那是他最在乎的東西。

    只是,野田尚雄現在完全不知道幽冥圖的價值,在他看來,幽冥圖里面只是提供了一個關于魑魅魍魎寶盒的線索。

    魑魅魍魎,顛覆陰陽,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這寶盒又到底存在不存在,沒人知曉,但是現在,我卻可以拿來做文章。

    第三天的晚上。我將眾人召集到了忠義堂。

    我沒有過多的猶豫,開門見山的提出了為鳳姐報仇的這件事情。

    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樣,不過,在說完之後,王大仙還是提出了一句,"林敢兄弟,為小鳳報仇,這件事情。是一定要做的,只不過,咱們,還是要從長計議!"

    趙書閑也點點頭,"是啊,林敢兄弟,我相信,鳳姐也不希望我們為了給她報仇而去跟野田尚雄拼命。"

    其他人沒有說話,我看了一眼唐傲,"唐大哥,你覺得呢?"

    唐傲猶豫了一會,最後,喃喃的說道︰"林敢兄弟,我知道大伙都想給小鳳報仇,但是。王大哥跟趙班主說的對,在我們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我覺得還是需要緩一緩,畢竟,我不想任何人再去冒險。"

    看到唐傲態度的轉變,我心里真的很高興,有人說,男人其實就是個孩子,他需要成長,就一定需要在生命中經歷一些觸動他心靈的東西,我相信,鳳姐的死,是對唐傲的一個打擊,可同時,也是對他的一番成長。

    我看著唐傲,又看了看其他人,這才緩緩的說道︰"各位,你們說的事情,我都考慮過,這三天時間,野田尚雄不斷在鄔家寨的山下搜索進山的方法,我相信,這個老孫子,是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所以,與其這樣,咱們還不如主動出擊,我想,也只有這樣,咱們才能佔據上風。"

    "主動出擊?怎麼主動?"

    王大仙問了一句。

    "當初在宜城城樓,他拿鳳姐威脅我們,那是因為,他手中有籌碼,所以,咱們只能是听他擺布,他說去哪,我們就只能去哪,而現在,有籌碼的,是我們,換句話說,現在,咱們想去哪里玩,他就一定要陪著!"

    我一字一句的說完,眾人還是沒有听明白。

    我從桌子底下將幽冥圖的畫筒拿了出來,然後,放在了桌子上,"這,就是咱們的籌碼!"

    "這是什麼?"

    眾人看著我。

    我緩緩出聲,"幽冥圖,也就是野田尚雄讓王大師破解的東西。"

    "幽冥圖?"王大仙看著我,"它怎麼到你手上了?"

    我笑了笑,"還記得那天投名狀的晚上嗎?我跟燕雀還有老陳去了一趟司令部,不但拿回了野田尚雄的指揮刀,還將這幽冥圖一並拿了過來。"

    "這東西,老孫子是挺在乎的啊,其實,我也听別人說過,說這幅畫里面隱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說是有一個寶盒,叫著魑魅魍魎,能夠顛覆陰陽。"

    王大仙一字一句的說道。

    王大仙也提起了這幾句話,難道說,這盒子的傳說,是真的?

    我沒有多想,而是再次的說道︰"沒錯,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表面是代替日本軍部鎮守宜城,其實,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搜刮我們中國的奇珍異寶,所以,這個盒子,他非常想要得到。"

    "林敢兄弟,你的意思是......"

    王大仙看著我。

    我冷冷出聲,"我就是想這幅畫,將這個老孫子引出來,到時候,操控主動權的人,就是我們了。"

    "啊,這會不會太冒險?"

    趙書閑說了一句。

    我信心十足,"一點都不冒險!"

    我很清楚,人,一旦迷戀上了一樣東西,他就會變的瘋狂,變的極端,變的不顧一切。

    野田尚雄,就是這類人。

    為了得到幽冥圖中的魑魅魍魎寶盒,他絕對可以豁出一切,也可以為任何事情冒險。

    當然,除了這個盒子之外,我還會給他一個另外的驚喜,我相信,野田尚雄,是一定會為之瘋狂的。

    "林敢兄弟,你再考慮考慮,萬一野田尚雄不想要這幅畫了,那咱們......"唐傲開始擔心了起來。

    我搖搖頭,"不會的,他一定不會的。"

    七十七年後的野田尚雄為了幽冥圖,為了永生,都能夠瘋狂到那種地步,現在的他,我相信,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林敢兄弟,那按照你的意思,你準備怎麼做?"

    王大仙看著我。

    我思索了一番,最後,一字一句的說道︰"很簡單,我去一趟日軍司令部,告訴野田尚雄,圖,在我手上,不但如此,我還知道關于魑魅魍魎寶盒的秘密,如果他想要,就跟我們玩一場游戲,他贏了,我會讓他得到他所希望得到的一切,如果他輸了,那麼,他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林敢兄弟,那老孫子,會听你的?你有把握?"

    唐傲再次問了一句。

    我嗯了一聲,"我有絕對的把握。"

    在野田尚雄看來,我們這些人,雖然有些小本事,但是,只要他帶著大部隊前來,我們根本就無計可施,所以,為了得到幽冥圖,為了得到魑魅魍魎寶盒,他一定會跟我們玩這一場游戲。

    因為,人,都是貪婪的。

    而且,這一次,我一定會給他下一劑猛藥。

    "林敢兄弟,你要不要再考慮考慮?"王大仙也擔心了起來。

    我笑了笑,"不用再考慮了,野田尚雄已經在對鄔家寨進行盤查,我相信,雖然短時間之內他還找不到我們,但是,時間一長,他一定可以攻上鄔家寨。"

    王大仙說過,以前的那個七十七年前,野田尚雄就這樣做過。

    而那個時候,我是通過幽冥圖讓大家逃生的,但是現在,我完全不知道開啟幽冥圖的方法,所以,我不敢在這里一直耽擱下去,而且,王大仙還提到過,野田尚雄有病毒武器,萬一他真的有呢?

    到時候,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所以,要將這一切隱患打消,讓一切結束,我們就必須提前主動起來。

    我們主動,總比臨時抱佛腳再來對付他要來的強。

    見我決定了下來,王大仙最終咬了咬牙,看著眾人,說道︰"各位,林敢兄弟說的沒錯,野田尚雄那老孫子,咱們不能不防,但是,如果讓他摸清楚了上山的路,到時候,咱們又會變的跟在宜城一樣處處被動,與其這樣,還不如主動出擊。"

    說完,王大仙又抬起頭看著我,"只不過,林敢兄弟,這種事情,你真的需要去日軍司令部野田尚雄老巢一趟?"

    我咬了咬牙,說了一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