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二十一章單刀赴會為CHENGPAPA的玉佩加更

第一百二十一章單刀赴會為CHENGPAPA的玉佩加更

    說完這句話之後,我猛的一把站了起來,我將幽冥圖放在王大仙的面前,然後說道︰"各位,就這樣說定了。我下山一趟,等我的好消息!"

    說完,我快步的就走出了忠義堂。

    唐傲等人一把就跟了上來。

    "林敢兄弟!"

    我回過頭。他島場扛。

    眾人死死的盯著我。

    "你真的決定要去?"唐傲有些動容了起來。

    我點點頭,"既然決定了,就一定要去做。"

    "那萬一那老孫子不讓你回來怎麼辦?"甦傾城一直沒有說話,這個時候,卻是擔心的說了一聲。

    我笑了笑,"放心吧,他不會不讓我回來的,除非,他不想再要幽冥圖了。"

    說完,我再次回頭。

    "林敢兄弟,我跟你一起去!"燕雀一把就站了出來。

    "是啊,林敢兄弟,讓燕雀跟你一起去。多少,也有個照應!"唐傲說了一句。

    我看著眾人,最後,點了點頭。

    我不想耽擱時間,大踏步的跟燕雀下了山,路上,燕雀問我到底有沒有把握,我說我又不是傻子,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至于嗎?

    燕雀點點頭,說到時候如果他們不讓我出來,他就殺進司令部,我笑了笑,這小子。有時候還真是玩命的可以。

    血洗日軍司令部,這絕對是他能做得出的事情。

    我們的速度很快,半個多小時,就已經到了山腳,剛準備往前走,這個時候,我看見幾個日本兵鬼鬼祟祟的在旁邊活動著,燕雀一咬牙,"林敢兄弟,我過去,干掉他們!"

    我趕緊將燕雀拉住,"沒這個必要,這些人,是監視上下山的人,讓他們去吧,我們先走!"

    說完。我拽著燕雀,躲著那幾個日本兵的埋伏路線,快速的就往日軍司令部走。

    等到我們到達日軍司令部的時候,已經是接近了凌晨,周圍靜悄悄的,我讓燕雀在外面等著,我一個人進去。

    燕雀有些不放心,說要跟我一起去。

    我笑了笑。"咱們一起進去,萬一到時候都出不來呢?那豈不是送信的人都沒有?"

    燕雀咬了咬牙,"那行,我在這里等你,如果天亮你還沒出來,我就進去殺人!"

    "行了!"

    我點點頭,快步的往前面走。

    燕雀看見我走的方向,立馬又跑了過來。

    我問他怎麼了?

    燕雀說道︰"你不爬圍牆嗎?"

    我一下就樂了,我心想,老子今天是要耀武揚威的,我還需要翻圍牆,這也太有失身份了吧?

    解釋了一番之後,我沒有猶豫,直接朝著日軍司令部的正門而去,還沒等走到旁邊。兩個巡邏兵就大喊著跑了過來,隨即,門口的士兵也一哄而上,將我團團的圍住。

    這幾個王八蛋,沒一個會說中國話,就在那里嗚嗚喳喳的叫嚷了半天,我有些煩了,大喊了一句,"野田尚雄,你這個老孫子,老子來看你來了。"

    我這一喊,司令部里面頓時有了動靜,一大批日本兵荷槍實彈的沖了過來。

    只是一瞬間,我就被他們團團的給圍住。

    每一個人手上都端著槍,嚴陣以待。

    說實話,這個時候,我還是有些緊張的,萬一他娘的這些人的槍走火呢?那我絕對就要掛了。

    現在,我可是全身上下360度無死角的暴露在他們的槍桿子之下。

    "你是林敢?"

    我正準備再次大喊一句,這個時候,一個身作日本軍服的家伙走到我面前,說著一口十分不標準的中國話。

    我點點頭,"我就是林敢,告訴野田,就說我來了。"

    "你很有種!"他輕蔑的看了我一眼。

    我一陣冷笑,"中國人,都有種!"

    這個王八蛋一咬牙,說了一句日語,幾個日本兵頓時沖到我的面前,將我一把拽進了司令部里面。

    我根本沒有抗拒,就這樣任由他們拽著,過了一會,就在我們即將要走到野田尚雄那個屋子的時候,屋子里面走出了一個人,一個身作日本軍服的女人,是周雅。

    她快步的走到我的面前,打量著我,最後,問了一句,"你來這里做什麼?"

    "當然是找野田尚雄了。"

    "你不怕死?"

    "當然怕,不過,我知道,他不會殺我的,因為,他想知道幽冥圖的秘密!"最後一句話,我大聲的喊了出來。

    野田尚雄的屋子就在我的前面,這一聲,他不可能沒听到。

    果然,我的話音剛落,屋子里面頓時傳來了野田尚雄的聲音。

    周雅對著那幫日本兵使了一個眼色,他們在我身上搜了一遍,確定沒有武器之後,才慢慢的放開了我,我抖了抖身子,看了一眼周雅,我想起了在宜城城樓的那一幕,當時,我整個人完全被鳳姐死亡的仇恨而壓制,差點就要了周雅的命,不過,在即將出手的那一刻,我還是清醒了過來,我想,如果我當時殺了周雅,現在,會不會後悔莫及。

    現在的周雅,冷若冰霜,是我的敵人,而未來的那個周雅,卻是我溫柔可人的雅姐姐。

    "你看什麼?"

    見我盯著她,周雅有些不悅的說了一句。

    我忍不住就來了一句,"見你漂亮,多看兩眼,怎麼了?"

    "你......"

    周雅氣紅了臉,最後,突然將我一推,"進去!"

    我突然頓住了腳步,回過頭。

    周雅一愣,"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陰冷的一笑,"你知道我的能耐的,你難道不怕我沖進去,殺了你們的野田大佐?"

    周雅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不過,我很清楚,野田尚雄既然敢讓我進去,這老小子就他娘的肯定做好了準備,他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實力。

    調侃了一會周雅,我這才快步的進了野田尚雄的那個屋子,果然,除了野田尚雄跟賀奔之外,還有另外八個士兵站在野田尚雄的身後,他們齊齊的端著微型沖鋒槍,成一個扇形,完全的將我包圍。

    在這種距離,我要是沖過去殺野田尚雄,我相信,先死的那個人,一定會是我。

    我可不想死。

    當然,殺野田尚雄也不是我今天晚上的目的。

    或許是見到我單刀赴會,野田尚雄也是十分的意外,他指了指前面的一個茶幾,示意我坐在那里,然後說道︰"貴客光臨,請坐!"

    我看了一眼野田尚雄,坐在了茶幾的旁邊,我發現,周雅看著我坐下,也緩緩的跟了上來,站在我的身後。

    這樣一來,我前後夾擊,完全就對野田尚雄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脅了。

    我笑了笑,轉過頭看著周雅,"雅子小姐,你這樣,是防著我呢?還是想給我倒茶?"

    周雅皺著眉頭,一下子尷尬到了極點。

    野田尚雄笑了起來,"林敢,你果然有膽色,到了我的司令部,還能如此的談笑風生,實在是佩服!"

    我點點頭,"那是自然,因為我手中,有你想要的東西,你要是殺了我,你覺得,你還能拿的回來嗎?"

    野田尚雄喃喃的說了一句,"什麼東西!"

    這老孫子,還真能裝。

    我笑了笑,指了指那個保險櫃旁邊的架子,說道︰"德國保險櫃,最先進的密碼鎖,里面放著的,當然是你最在乎的東西,我沒說錯吧?"

    "幽冥圖,在你手里?"

    野田尚雄冷冷的問了一句。

    我點點頭,"雅子小姐,請給我倒杯茶。"

    "林敢,你不要得寸進尺!"周雅死死的盯著我。

    "野田大佐,如果雅子小姐不給我倒茶的話,我想,我想不到任何的東西!"

    我一字一句。

    野田尚雄咬了咬牙,"雅子!"

    周雅抿了抿嘴唇,最後,只能是慢慢的蹲下了身子,然後,拿起茶壺,給我文雅的斟了一杯清茶。

    她有些不甘的放在我的面前。

    我笑了笑,拿起茶杯,先是聞了一下,然後,才慢慢的倒進了口里。

    其實,我根本不喝茶,更不懂茶,可此時,我還是很裝逼的來了一句,"美人斟茶,手有余香,雅子小姐,謝了!"

    周雅死死的瞪著我,連吃了我的心都有了。

    野田尚雄又緩緩的說了一句,"你還沒回答我剛才的那個問題呢!"

    我放下了茶杯,抬起頭,看著他,"沒錯,幽冥圖,就在我手里!"

    ps:

    還有一更,12點之前!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