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二十二章致命誘惑為大叔範せ的玉佩加更

第一百二十二章致命誘惑為大叔範せ的玉佩加更

    雖然明明知道答案會是這樣,可野田尚雄還是忍不住身子一顫。

    他看了我一眼,"林敢,你到底是什麼人?"

    "中國人!"我一字一句。

    "好一個中國人,連最新的德國保險櫃都能打開。的確是佩服,哦,對了,順便告訴你一句,來過我司令部的中國人,還沒有一個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很期待,你今天,能不能創造一個奇跡!"

    他冷冷的看著我。

    沒錯,鳳姐來過這里,可現在,也死了。

    一團怒火慢慢的升騰到了我的胸口,我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壓了下去,我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我很清楚,今天,我殺不了他。

    "怎麼?林敢,怕了?"野田尚雄詭異的笑了起來。

    我搖搖頭,"我如果怕,我就不會來了,今天,我大大方方的來到你的地盤,我就有信心大搖大擺的走出去。"

    "說說你的理由!"

    野田尚雄問了一句。

    "因為,幽冥圖,在我的手里!"

    "我看,幽冥圖在鄔家寨吧,我殺了你,到時候剿滅了他們。我一樣能夠拿到幽冥圖。"野田尚雄冷冷的一笑。

    "是嗎?那我也告訴你一句,如果我天亮之前還回不到鄔家寨,那麼,他們就會燒了那幅畫,野田大佐,你會不會很心痛?"

    我一字一句的問道。

    野田尚雄臉色一變,咬著牙,"很好,說吧,你今天到這來,到底為了什麼?"

    我緩緩的轉動著茶幾上的杯子,過了一會,才喃喃的說道︰"當然是為了報仇了,我在鳳姐的墓前發過誓,一定要親手摘了你的腦袋!"

    野田尚雄臉色一變,旁邊的賀奔卻是緩緩的走到我身邊。笑著說道︰"林敢,你恐怕腦子燒壞了吧?你別忘記了,這是什麼地方!"

    我猛的抬起頭,不屑的看了賀奔一眼,說道︰"我當然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哦,對了,剛剛野田大佐好像說過。來過這里的中國人,都會死,賀奔,你什麼時候死?"

    "你......林敢......"

    賀奔還想說什麼,我立馬又打斷了他的話,"哦,不好意思,我忘記了,你根本不是中國人,或者說,你根本就不是人,因為,你連狗都不如!"

    "林敢......"

    賀奔咬牙切齒的盯著我。

    "我怎麼了?我說錯了嗎?賀奔,你給我听清楚了,只要有機會。老子第一個殺的,就是你!"

    我一陣冷笑,又不痛不癢的來了一句,"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有機會?"

    賀奔身子猛的往後退,他的臉色慘白。

    "怕了?"

    我死死的盯著他。

    "好了,賀奔君。"

    野田尚雄冷喝一聲,再次的看著我,"林敢,我不想給你多廢話,你最好給我一個讓你安全離開的理由,要不然,今天晚上,你絕對不可能活著離開這里。"

    "好,既然你想要理由,那我就告訴你,幽冥圖,在我的手里,除此之外,我還知道關于幽冥圖的秘密。"說完,我緩緩出聲,"魑魅魍魎,顛覆陰陽!"

    "你怎麼知道?"

    野田尚雄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

    "我當然知道,我不但知道,我還知道這兩句話的意思,野田大佐,我想,我知道的,你並不知道吧?"他島縱亡。

    我用一種極其挑逗的眼神看著他。

    野田尚雄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盯著我,"告訴我,這兩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想知道?"

    我問了一句。

    野田尚雄點了點頭,"當然!"

    "我就偏不告訴你!"我轉動了一下茶杯,笑了笑。

    "你......"

    我知道,現在,掌控局勢的人,是我,所以,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見到野田尚雄臉色巨變,我又緩了緩,"好了,野田大佐,既然我今天來這里,我當然會告訴你關于幽冥圖的一切,要不然,你怎麼上鉤呢?對吧?"

    "你到底想做什麼?"

    野田尚雄明顯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我咬了咬牙,"我說過,我來這里的目的,就是為了給鳳姐報仇,不過,我知道,在這里,我肯定殺不了你,所以,我想跟你玩一個游戲。"

    "什麼游戲!"

    "這個游戲的名字,叫著願者上鉤!"

    "到底什麼意思?"

    "你听清楚了!野田尚雄!"我死死的盯著他,"首先,我會告訴你幽冥圖所有的秘密,當然,我也能夠幫你破解幽冥圖,但前提是,你必須冒險一回!"

    "怎麼冒險?"

    野田尚雄,果然心動了。

    "很簡單,我會選一個地方,等著你的到來,到時候,你如果有本事能夠將我們全部一網打盡的話,我就會幫你破解幽冥圖,讓你如常所願,當然,如果你做不到這一點,那麼,你很有可能就會被我們所殺,這樣,我就能夠為鳳姐報仇了,是不是很公平?"

    我死死的盯著他。

    野田尚雄思索了一番,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有趣,確實有趣,林敢,你當我是傻子嗎?"

    "你當然不傻!"

    "那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你選好的地方,我過去,不是送死嗎?"

    我搖搖頭,"當然不會,我選擇的地方,未必對我有利,而且,我又不逼你,你完全可以帶著你的手下都來,再者說了,如果你感覺不對勁,你完全可以不來,決定權,完全在于你。"

    "笑話,到時候,即便我贏了,你要是還不幫我破解幽冥圖,用你們中國的一句老話,我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野田尚雄咬了咬牙。

    我再次搖頭,"野田大佐,你就對你們這麼沒信心?你們日本人有那麼多的酷刑,你覺得我這樣細皮嫩肉的人在你的酷刑之下,能熬多久?"

    野田尚雄一下子又激動了起來。

    我再次緊跟而上,"對了,你還沒有听我說幽冥圖的秘密呢,魑魅魍魎,顛覆陰陽,你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嗎?"

    "你說!"

    我故意停頓了一會,這才緩緩的說道︰"幽冥圖其實只是普通的一幅畫,但是,它里面,卻有一個關于魑魅魍魎寶盒的線索......"

    我故意按照野田尚雄的認知慢慢的往下講,"得到這個寶盒的人,就能夠擁有顛覆陰陽的力量......"

    "顛覆陰陽,到底指的是什麼?"野田尚雄追問了一句。

    我坐正了身子,"你過來,我告訴你!"

    野田尚雄立馬起身,不過,瞬間就坐了回去,他一陣冷笑,警惕的說道︰"林敢,你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吧?你想殺我?"

    我笑了笑,"野田大佐,我又不是傻子,我殺了你,我能走得出這司令部嗎?"

    野田尚雄一愣,的確,我殺了他,完全走不出這司令部。

    但是,他又不敢冒險。

    我再次說道︰"要不這樣,野田大佐,如果你害怕我要對你不利,那你給我一張紙,我寫給你!"

    野田尚雄思索一番,對著周雅使了一個眼色。

    周雅拿來了紙筆,我放在茶幾上,在紙上寫下了四個字︰永生不死!

    我將紙折好,交給了周雅,在周雅轉交到野田尚雄手上的時候,我故意又提醒了一句,"野田大佐,看的時候,千萬別被你身邊的那條狗看見,要不然,他會動心的。"

    野田尚雄果然警惕的看著賀奔,賀奔臉色青一陣紫一陣,蛋疼到了極點。

    野田尚雄示意賀奔走開,這才慢慢的將我寫的紙條打開,當看到紙上四個字的時候,他的臉色,猛的一變。

    他死死的盯著我,雙手顫抖。

    我緩緩出聲,"陰陽,在我們中國話里,有很多的意思,其中,就包括時間,野田大佐,我說的沒錯吧,顛覆陰陽,你自己想想?我有沒有說錯?"

    野田尚雄沒有作聲,過了好一會,才盯著我,"你說的,都是真的?"

    "信不信,在于你!"

    我微微的一笑。

    他嘴巴里面輕聲的呢喃著,雙手顫抖的拿著那張紙,賀奔,不知道我使了什麼詭計,緩緩的往野田尚雄的身邊靠近,野田尚雄趕緊喝了一聲,"你別過來!"

    "好了,野田大佐,我的話,說完了,這個游戲,你還要不要玩下去?"我緩緩的說道。

    "讓我考慮一下!"野田尚雄緊張到了極點。

    "不急,野田大佐,我等著你的考慮,不過,別可讓我等太久。"

    說完,我站了起來,"好了,我要走了!"

    我沒有理會其他人,緩緩的朝著門口走去。

    剛走到門口,野田尚雄突然一把喊住了我,"你等等!"

    "還有什麼事嗎?野田大佐?"

    "我考慮好了,怎麼通知你?"

    "這個簡單,你只要在龍門天橋的告示欄寫一句話就行,就寫,願者上鉤,這樣,我就知道咱們的游戲開始了。"

    說完,我回過頭,又看了一眼周雅,笑了笑,"雅子小姐,你不打算送送我嗎?"

    ps:

    今天六更,累成了狗,你們這幫家伙,是要玩死我是不是?好嘛,來吧,來吧,有種明天來皇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