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二十六章地獄戰士為豪情萬丈的番茄佬玉佩加更

第一百二十六章地獄戰士為豪情萬丈的番茄佬玉佩加更

    這個晚上,我一直都沒有睡好,我老是在想著現在跟未來的事情。

    在我看來,這個七十七年前,是跟以前的很多不一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冥冥中感覺,不管我在這里怎樣的折騰,到最後,似乎都會回到那個七十七年前所發生的事情。

    就比如我寫下來的那張紙條,我明明已經算好了時間是七十七年前,但是,還是因為我的一點思維波動而改成了八十年後。

    難道說,這就是所謂的定數。

    人,勝不了天?

    早已經注定了的事情,是完全不可能改變的?

    我的腦袋很亂,我不知道明天等待我的到底會是什麼?

    等到早上醒來,我整個人還是有些迷迷糊糊的,我用冷水洗了一個臉。這才感覺好了很多。

    我知道,我不能再胡思亂想了,不管以後會發生什麼,至少現在,我要做好一件事情,那就是必須殺掉野田尚雄,不管是現在,還是在未來,這個混蛋只要死了,那麼,我們就少了一個難纏的敵人。

    我交代唐傲等人在白雲照相館等著,然後,直接跟燕雀出了門,我們先是查探了一下日軍司令部方面。果然,這邊的駐軍少了很多。

    然後,我們又跟鄔家寨那邊打探消息的弟兄踫了面,事實證明,野田尚雄的確將所有的大部隊都集合到了豺狼溝。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按照我的計劃慢慢的發展著。

    我跟燕雀回到了白雲照相館,跟眾人再次商量了一下之後,就一直等到了下午的三點,這天,天氣有些陰冷,宜城,似乎又要下雪了。

    我們幾個快步的出了門,直奔宜城城樓。

    上午的時候,我們就打探過,這里,最多只有五十多個守軍。

    我。燕雀,唐傲,還有林闖,要殺這些人,絕對是輕而易舉,當然,除了我們四個之外,我們還將王大仙給帶上了。不為別的,就為王大仙懂點日語。

    到了城樓之後,我們讓王大仙暫時先躲在旁邊的茶館,然後,才慢慢的走到了城樓的門口。

    城樓站崗的四個日本兵見到我們靠近,快步的就走了過來,我們不動聲色,在他們剛準備盤問的一剎那,瞬間就動了手,一人一個,很快,就將這四個人全部干掉,我使了一個眼色,我跟唐傲一邊,林闖。跟燕雀一邊,朝著城樓的上面就緩緩的摸了上去。

    或許是天氣太冷,也或許是沒有接到野田尚雄的特別指令,這幫日本兵根本就沒任何的防備,等到我們左右開弓的沖上城樓,殺了最後一個城樓上的日本之後,直接就到了城樓中間的臨時休息室,我們踹開了房門,燕雀首先沖了進去。

    這里面,只有五個日本兵,有三個,在睡覺,還有兩個,一個應該是這一次守城兵的隊長,我們將他控制之後,這才招呼王大仙上來。

    王大仙到了之後,將早已經準備好的信交給了他,然後,又嘀嘀咕咕的說了一通日語,這個家伙也算是撿了一條命,下了城樓之後,朝著鄔家寨山腳的方向就玩命的往前跑。

    王大仙笑了笑,"這個狗娘養的,給我們送信,跑的還挺快!"

    我算了算時間,這個家伙趕到豺狼溝的時候,差不多就是傍晚,這也正是我跟野田尚雄約定好的時間。

    我相信,等到他趕到將信交給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看了之後,肯定會第一時間趕到龍門天橋,他,是不會放棄幽冥圖的,更何況,我還給了他永生這個香噴噴的誘餌。

    等到他到了龍門天橋,就是我們殺了他的最好時機。

    我們沒有耽擱,直接趕回了白雲照相館,我囑咐王大仙陳百鳥還有甦傾城三人,待會刺殺老孫子的時候,千萬不要出來,然後,就按照我們當初設定好的計劃開始部署。

    按照我的計劃,藍朵先將尸貓召喚到龍門天橋的屋頂,埋伏好,林闖,也要上到屋頂埋伏,如果發現野田尚雄,第一時間用短簫偷襲,至于我跟燕雀唐傲三人,則是分布在龍門天橋的幾個店面門口的角落里,看準機會下手。

    居高臨下,我們本身就佔據了有利的地形,加上我們事先都已經準備好,如果不出意外,野田尚雄,必死無疑!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等到大概晚上七點多鐘的時候,林闖突然對著我們打了一個手勢,他站的位置最高,負責觀察野田尚雄的動靜。

    而這個手勢的意思,就是野田尚雄到了。

    我們幾個立馬嚴陣以待。

    過了差不多十分鐘的樣子,龍門天橋的不遠處傳來了一陣清晰無比的馬蹄聲,此時,天已經完全的黑了,我們幾個躲藏在角落里,死死的盯著前面。

    馬蹄聲越來越近,伴隨著火把的晃動,一行人朝著這邊就沖了過來。

    我大致估摸了一下,這些人,大概在三十個左右。

    我有些奇怪。

    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就這麼不怕死?帶三十個人趕來?

    我心中有些狐疑,不過,這個時候,已經沒有時間想那麼多了,待到那些人越來越靠近,我發現,來的人,正是野田尚雄,此時,他正走在最前面,穿著日本高官軍服,帶著帽子,騎著馬,旁邊,則是周雅跟賀奔。

    他很快就到了龍門天橋的告示欄前,然後,左右觀望著。

    我狠狠的拽了拽手中的匕首。

    我听見賀奔說了一句,"大佐,小心點!"

    野田尚雄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周雅又大聲的說了一句,"林敢,你在哪?我們到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林闖慢慢的從屋頂探出半個腦袋。

    我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能夠一擊必殺,當然最好,如果做不到,林闖,就會第一時間暴露,到時候,他就會成為攻擊的目標。

    只不過,我似乎是多想了,野田尚雄騎著馬還在原地轉悠,而這個時候,林闖已經是慢慢的端起了短簫,只是一瞬間,我就听見一陣鋼釘破空之聲。

    然後,野田尚雄一下子就從馬背上翻了下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野田尚雄,死了,林闖,竟然成功了!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而就在這個時候,周雅也發現了林闖的躲藏所在,她猛的一指,"在那!"

    所有的日本兵舉起長槍,朝著林闖的方向就掃射了過去。

    林闖一個翻滾,在屋頂的瓦上快速的躲閃。

    幾乎同時,三十多只尸貓猶如離弦之箭一般從屋頂上齊刷刷的沖了下來,朝著那幫日本兵就飛快的竄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讓我驚訝無比的一幕出現了,那幫尸貓還沒有接觸到那些日本兵,他們就突然將手中的長槍拋在地上,然後,捂著腦袋大聲的慘叫了起來。

    那些尸貓可不管這些,朝著他們的身上就撲了過來,瘋狂的撕咬。

    伴隨著那種小孩一般的哭聲,整個場面恐怖到了極點,只不過,只是持續了十幾秒,那種小孩一般的哭聲頓時就戛然而止,然後,我看見那些日本兵一個個的站了起來,他們死死的拽著那些尸貓,然後瘋狂的吸食著尸貓咽喉的鮮血。

    這樣的場面持續了大概二十多秒,他們,又狠狠的將尸貓一把甩在了地上。

    我驚駭到了極點,詭異絕倫的尸貓,竟然被他們一下子就殺了,不過,讓我驚訝的還在後頭,那幫日本兵丟掉了尸貓的尸體之後,又瘋狂的扯拉著自己的衣服,他們光著上身,在火光的照射之下,我看見他們身上的每一條血管都迅速的凸顯了出來,就好像身上爬滿了一條條青色的大蚯蚓。

    他們齜牙咧嘴,看上去十分的痛苦。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就在這個時候,那幫日本兵突然死死的朝著唐傲躲藏的方向望了過去。

    我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他們僅僅只是走了幾步,就突然朝前狂奔了出去。

    我大喊了一聲,"唐大哥,小心!"

    唐傲此時也發現了不對勁,剛剛閃出身子,那幫日本兵就沖到了跟前。他呆上劃。

    唐傲頓時就是揮手一刀。

    只不過,還沒等到他做出攻擊,那幫日本兵就已經到了跟前。

    他們的動作非常靈敏,速度驚人,看剛才的舉動,似乎听覺跟視覺都是常人無法相比的。

    唐傲,一瞬間就被困在了中間。

    我猛的就沖了出去,而幾乎同時,我看見燕雀也從躲藏的地方沖了過來,我們迅速的跟唐傲靠攏。

    我不敢過分的跟那幫日本兵接觸,靠著自己的速度,將唐傲用力的一扯,燕雀,擋在我們的身前,踢開了兩個日本兵之後,我們瞬間就往前面跑了出去。

    待到我們站定了身子,那些日本兵又突然不動了,過了一會,人群中,走出了一個人,那人,穿著普通的日本士兵服裝,不過,在他掀掉帽子看著我們的一剎那,我頓時就吃了一驚。

    他,才是野田尚雄,剛剛騎在馬上被林闖干掉的,只不過是一個替身,我說剛才他怎麼一直都沒有說話。

    野田尚雄詭異的朝著我笑了笑,"林敢,是不是讓你失望了,你說的很對,這個游戲,很刺激,很有趣!"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