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二十八章退無可退

第一百二十八章退無可退

    我這一聲大吼,王大仙等人終于是從震驚中清醒了過來。

    他們一股腦兒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不過,還沒等邁出腳步,王大仙就哭喪著臉。"林敢兄弟,你讓我往哪跑啊?"

    的確,白雲照相館根本就沒有後門,而前門,又完全被那幫日本兵給堵死了,根本沒有可以逃竄的地方。

    我一下子也急了,將匕首插進一個日本兵的眼眶里面之後,回過頭就罵了一句,"娘的,沒地方跑,你不會找啊?找不到,就把牆給我砸了。"

    我也是服了王大仙這個老不羞的了,都什麼時候了,還問我往那跑,我他娘的知道。我還不告訴他?

    我簡直就狂躁到了極點。

    日本兵快速的往門口涌,我看見野田尚雄等人也不敢靠近,估計是怕這幫家伙誤傷了他他們。

    的確,這個時候,賀奔已經完全操控不了這些日本兵,他們,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我在門口堵,林闖在屋頂上偷襲。

    唐傲燕雀還有藍朵三個人也是快步的靠近過來幫忙。

    只不過,除了燕雀之外,其他人,根本幫不到其他忙。

    我焦急到了極點。

    我讓唐傲等人先走,大家一起留在這,遲早是個死。

    唐傲也豁出去了,見進不了照相館。直接朝著旁邊的店鋪撞了過去,他撞開了旁邊店鋪的門,然後從那邊砸穿了木板牆,跟燕雀藍朵一起到了照相館。

    我已經逼的完全沒有退路了。

    王大仙那個混蛋還在左顧右盼。

    唐傲直接掄起旁邊的一個架子,朝著白雲照相館後面的木板窗戶就砸,才兩下,就砸出了一個洞。

    "走!"

    唐傲大叫了一聲,王大仙等人率先出去,我們幾個跟在了後面,娘的,這一次幸好是我站在門口攻擊,要是在平地上,我完全就不可能阻擋那幫日本兵。

    他們一個個從洞口爬了出去。

    而此時,野田尚雄也知道我們要逃走,他們也不顧其他的了,調轉方向。從後面直接就捎了過來。

    我听見屋頂上的林闖大叫了一聲,"林敢,他們從後面包抄了。"

    "大家趕緊跑!"

    我踹開了離我最近的一個日本兵,然後,瘋了一樣的朝著洞口跑了過去,在靠近洞口的一剎那,我整個人身子一傾,就直接背著地面滑了過去。

    這一滑。我感覺脊背的皮膚都蹭掉了一層。

    不過,現在根本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我整個人半截身子都出了洞口,只是,由于滑行的力量不夠,那幫日本兵扎眼之間就到了我的跟前,我躺在地上,這一下,簡直就要罵娘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身子再次一傾,整個人就被人從外面拉了出去。

    我一看,是唐傲。

    我剛出來,那幫日本兵也一個個的往洞口鑽。

    我咬著牙,回過頭就是一刀,直接將他的手都跟砍了下來。

    那幫日本兵根本感覺不到痛楚。還是玩了命一般的往洞口鑽,沒一會,洞口就被他們無限的擴大。

    我震驚到了極點,大喊著趕緊走。

    眾人一個接著一個,直接往宜城城門出口的方向而去。

    不過,我們剛走沒一會,野田尚雄跟賀奔還有周雅就已經從後面趕到。

    我听見賀奔說了一句,"林敢,你今天走不了了。"

    娘的,走不了,也得走!

    我們根本沒理會賀奔,大踏步的往前,這個時候,天,完全就是漆黑一片,我們只能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城門的方向趕。

    後面,野田尚雄奮力的追趕,而那幫變態的日本兵也是瘋了一樣的沖了過來。他貞女才。

    我整個人都被汗水打濕了。

    但是,我很清楚,這個時候,我們肯定不能停,我拽著甦傾城,唐傲扯著王大仙,燕雀差點就要將陳百鳥背在背上。

    只有林闖還算瀟灑一點,他一直在屋頂上跑,偶爾還用短簫給我們打幾下掩護,要不是這樣,後面的人,早他媽追上來了。

    我們就這樣坎坎坷坷的,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鐘,終于是到了宜城的城門口。

    我心中有些欣喜,只要出了城門,那我們能跑的方向就多了。

    到時候,那幫日本兵估計也到了他們一個時辰的極限壽命,只要他們沒了,我相信,就憑野田尚雄,估計要想瞬間殺了我們,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林闖這個時候也從屋頂上跳了下來。

    我們八個人會合到了一起,沖向了宜城的城門,不過,就在我們剛剛靠近城樓的一剎那,我看見城外燈火通明,一大批日本人快速的朝著這邊趕了過來。

    我腦袋頓時就是嗡的一聲,看來,野田尚雄的後備部隊已經趕過來了。

    這他娘的還真是出門踩狗屎了。

    前有堵截,後有變態追兵,我們完全就被堵死在了城門口。

    我急的滿頭大汗,唐傲問我怎麼辦?往那里跑。

    他問我,我那里知道啊,我死死的拽著匕首,最後,咬了咬牙,"上城樓!"

    娘的,現在,也沒有什麼別的辦法了,能躲一陣就躲一陣,能堅持一會,就堅持一會,不上去,馬上就要死。

    我們飛快的沖上了宜城的城樓,我讓其他人先上去,然後,我跟燕雀堵在最下面的出口。

    一大群日本人扛著長槍沖了過來,不過,由于上城樓的樓梯口位置很小,他們根本不敢靠近,我跟燕雀一左一右,真有那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感覺。

    日本兵也怕死,這樣的距離,只要過去,就會被我們躲在樓道口擊殺,所以,他們根本不敢過來。

    過了一會,我听見城內也傳來了一陣陣的腳步聲,是野田尚雄趕到了。

    見自己手下的日本兵一個個不敢上前,野田尚雄也是怒了,大吼著讓這幫人過來送死。

    樓道口上城樓的位置,只有兩米左右的距離,加上前面還有一條走廊,完全的就限制了日本兵的前進。

    所以,即便有了野田尚雄的命令,他們還是緩緩的靠近,要不然就放幾下冷槍,但是,城樓的磚牆是十分牢固的,根本不可能對我們造成影響。

    他們來一個,我跟燕雀就殺一個。

    雖然我知道這也不是長久之計,逼急了,萬一野田尚雄來個炮轟呢?我們肯定是抵抗不住的。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也只能是堅持一分鐘就是一分鐘。

    野田尚雄也是有些急了,見那幫家伙久攻不下,就大聲的說道︰"林敢,你乖乖的交出幽冥圖,履行當初的諾言,我就放你們一馬,要不然,今天這城樓,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我都懶得回話了,回話也是需要力氣的不是?

    我殺掉了再次沖過來的一個日本兵,抹了抹頭上的汗,現在,我跟燕雀都一樣,全身都血淋淋的,不過,大多都是別人的血。

    "好,你要頑抗到底是不是?"

    說完這一句,野田尚雄沒有再說話。

    過了一會,我听見那些日本兵慢慢的退了回去,取而代之的,只那些吃了地獄之藥的變態家伙,他們,終于是全部的趕了過來。

    我緊張到了極點,我相信,燕雀同樣也是,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完全不可能阻擋他們。

    果然,伴隨著那種沉重的腳步聲,那群變態的日本士兵一個個朝著走廊撲了過來,他們完全沒有絲毫顧慮自己的樣子,我側著身子一看,我發現他們身上的那些血管比以前更加的恐怖,以前,還隱藏在皮膚之下,而現在,一條條的,完全的就突了出來,纏繞在了身上,縱橫交錯,我甚至都能夠看見里面汩汩流動的鮮血......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