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二十九章詭畫秘境

第一百二十九章詭畫秘境

    "林敢兄弟!"

    燕雀叫了我一聲。

    我看著他,問他怎麼了?

    燕雀笑了笑,"你說咱們這一次,能過的了這一關嗎?"

    我明白燕雀的意思,他現在也是真的絕望了。才會這樣問。

    我吸了吸鼻子,說道︰"我說能,你信嗎?"

    我本以為燕雀會自嘲的一笑,那知道,他用力的就點了點頭,"只要你說能,我就相信!"

    我笑了笑,"那好,那咱們就不想其他的,能堅持多久是多久,我相信,只要咱們命不該絕,這一次,就一定能夠逃離這里。"

    說完,我不再作聲。我拽緊了匕首,那幫日本兵一步步的靠近,等到他們出現在了我們身前的一剎那,我猛的就是大吼一聲,"兄弟,殺!"

    我朝著那幫畜生的眼楮就狠狠的捅了過去,燕雀跟我一樣,咬牙切齒,揮動著手中的匕首。

    只不過,眼前的這些,已經不是剛才那些普通的日本兵,匕首別說戳進他們的眼楮,我相信,就是戳進他們的心髒。他們還是依然會勇往直前。

    你做不到一擊必殺,那麼,後面的就會一擁而上。

    我們現在面對的就是這種局面,只是幾秒鐘的功夫,我們就已經逼的上了好幾個台階,那幫畜生一個個的再次逼近了後面,後面的,推著前面的,前面,死死的頂著我們,我的臉上,胸口,手臂都被他們擊中了好幾下,抓了好幾下,鮮血,順著我的嘴角。緩緩的往下流。

    這一次流的,不是他們的血,而是我自己的血。

    "林敢兄弟,你先上去,我頂住!"

    燕雀幾乎就在玩命了,他整個人猙獰到了極點,手中的匕首一次次的插進那幫日本兵的身體,只是。對于他們來說,這些,完全都是徒勞,他們身上的鮮血沒有流干之前,是不可能放棄攻擊的。

    我們且戰且退,最後,我們真的扛不住了,我拉著燕雀,瘋了一樣的沖上了城樓。

    後面的日本兵根本沒有絲毫的耽擱,齊刷刷的跟了上來。

    眾人站在城樓的上面,看著我跟燕雀瘋了一樣的往上跑,他們的眼神中也滿是恐懼,上了城樓,我們已經是退無可退了。

    我瘋了一樣的沖到城樓的旁邊。

    借著城樓下的火光,我看見野田尚雄抬起頭。看著我,他咬了牙,"林敢,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來的及?笑話,現在的那些日本兵恐怕都不受賀奔的控制了。

    我冷冷的笑了笑。

    "把幽冥圖交給我,我放你們一馬!"

    野田尚雄還是不死心。

    我沒有作聲,所有人都圍到了我的身邊,城樓的出口,那種詭異沉重的腳步聲再次快速的靠近,我相信,過不了二十秒,我們這些人,就會再次被那些變態家伙圍攻。

    而最後的下場,我們肯定就是死。

    我緩緩的從後背解開了那個一直綁著的幽冥圖畫筒,我將幽冥圖從里面抽了出來,我橫放在手上,看著野田尚雄,大聲的說道︰"老孫子,你想要幽冥圖是不是?老子給你!"

    老天爺,你這個王八蛋,你已經耍的老子夠多了,讓老子莫名其妙的來到這個年代,現在,又讓老子逼入絕境。

    行,你不是讓老子死嗎?那老子就如你所願。

    一種從來沒有過的絕望迅速的襲上了我的心頭。

    說實話,我真的累了,疲憊了,我不想再這樣掙扎下去了。

    我猛的一把扯開幽冥圖,我看著野田尚雄,詭異的笑著,"老孫子,你接好了。"

    說完,我雙手拽著畫軸,狠狠的一扯,在我的想法里,下一秒,這幅讓我充滿希望的操蛋詭畫就會變成碎片。

    不過,這個場景,並沒有發生,我用力扯拉畫軸的一瞬間,我的力道竟然詭異的從我的身上消失,然後,我看見我手上沾著的鮮血竟然融入到了幽冥圖里面,它們緩緩的流動著,進入了那畫上的河流。

    突然,幽冥圖劇烈的抖動了起來,只是一瞬間,我當初看到的那個畫面又再次的重現了起來。

    畫中的樹,開始迎風招搖,河水,開始緩緩潺流,鳥飛翔,雲飄動,我甚至都能夠听見那巨大的瀑布發出的水濤轟鳴!

    我驚訝的眼楮的都瞪圓了,我的心飛速的跳動,一股詭異的力量突然從幽冥圖上傳了過來,它掙脫開了我的手,猛然飄向了城樓外面,然後,慢慢的變大,直至地面,一瞬間,我仿佛看到了里面的另外一個世界。

    "林敢兄弟......"

    王大仙突然大聲的叫了一句,他看著眼前的場景,但是,後面想說什麼,完全被震驚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猛的轉過頭,我看見其他人的表情也是一樣,一個個目瞪口呆,完全說不出任何的話。

    我緊張到了極點,也激動到了極點。

    我不知道幽冥圖是怎麼打開的,是因為我手中的血?還是另外的原因,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現在,我們有希望了。

    我朝著眾人大聲的就是一喊,"快,跳進去!"

    眾人死死的盯著我,跳進去?往城樓下面跳?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就在這個時候,那幫變態的日本兵已經是上了城樓,他們的視覺听覺以及感知能力都非常的高,朝著我們這邊就撲了過來,我知道,事情已經不能再耽擱了,我飛快的沖到了王大仙的面前,突然一把將他抱了起來,然後,朝著城樓下面的幽冥圖入口就丟了進去。

    王大仙發出一聲慘叫,啊的一聲。他貞女圾。

    其他人完全就傻眼了,還是死死的看著我,臉色慘白。

    我都要哭了,我大吼著,"還磨磨蹭蹭干什麼,跳啊!"

    說完,我拽著匕首,朝著那幫日本兵就沖了過去。

    城樓上面明顯要比下面的樓梯寬敞的太多,只是一瞬間,我就有些招架不住,我拼命的反擊,我看著燕雀等人還是沒有人任何的反應,我差點就罵娘了。

    我玩了命一樣的踹開好幾個日本兵,朝著陳百鳥狠狠的就是一腳,陳百鳥一個踉蹌,還是愣愣的看著我。

    我大罵了一句,"沒時間了,不跳下去,大家都要死!"

    見我真的已經癲狂了起來,甦傾城突然一咬牙,朝著城樓的下面縱身就是一跳。

    她這個榜樣一做出來,其他人也趕緊爭相效仿,最後一個是陳百鳥,這個混蛋微微顫顫的爬上了城樓,可就是不敢往下跳。

    我都快要急瘋了,我用盡全身的力氣甩開那些日本兵,然後,朝著陳百鳥就沖了過來。

    陳百鳥臉色驚恐的看著我,這個時候,我哪管這麼許多,我抱著他的身子凶狠就朝著幽冥圖入口沖了進去。

    ......

    我閉著眼楮,正準備享受一段漫長的旅行,那知道,兩秒鐘沒到,我就啪嗒一聲的掉在了地上。

    我猛的睜開眼楮,我發現我正掉在一塊綠瑩瑩的草地上,旁邊,橫七豎八的躺著王大仙燕雀等人。

    至于陳百鳥,被我壓在身下,此時正一陣陣的哀嚎。

    我快速的站了起來,我抬起頭,我看見了山,看見了河,還看見了不遠處的那條巨大的大瀑布。

    我震驚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沒有回到未來,也沒有穿越到另外一個年代。

    我,似乎來到了幽冥圖里面的那個世界!

    我看見的場景,跟幽冥圖上畫的,幾乎一模一樣。

    只不過,我以前看見的,是畫,而現在看見的,卻是真真實實出現的東西。

    這種感覺,就好比拿著二十塊錢的人民幣,看著它的背景圖,站在桂林山水的竹排上。

    一切,是那樣的真實,一切,又是那樣的虛幻。

    我完全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突然,甦傾城大喊了一聲,"林敢,小心!"

    我猛的回頭,我看見那群變態的日本兵也一個個從上面掉了下來。

    難道,他們也進入了幽冥圖里面?

    我趕緊大喊了一聲,"跑!"

    眾人快速的站了起來,我一邊跑,一邊往後看,我看見那群變態的日本兵全部涌了進來,接著,我竟然還看到了野田尚雄,看到了周雅。

    我猛然想起了王大仙說過的話,七十七年前,我們這幫人,一起進入過幽冥圖,而畫里面,真的有另外一個世界。

    一切,似乎真的又按照以前的軌跡悄然的發生著......

    難道說,我們要再次從幽冥圖里面出去,才能回到未來的世界?

    ps:

    晚上還有更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