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三十六章墓童一

第一百三十六章墓童一

    我根本無法形容我此時此刻的震驚。

    鏡子,我他媽當然了解鏡子的功效,我們做出什麼樣的表情,鏡子里面,肯定就會映照出同樣的表情。

    可現在。完全不是那樣。

    鏡子里面的野田尚雄跟外面的野田尚雄,完全就不是一個人。

    鏡子里面出現的,是另外一個野田尚雄。

    我緊張的手腳冰冷,冷汗順著我的脊背拼命的往下涌,身子都不知覺的開始顫抖了起來。

    我感覺,事情變的越來越詭異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件讓我更加恐怖的事情,再次的發生了。

    我的視線此時還是居高臨下的看著野田尚雄,我發現,他端著鏡子,此時,身子正在不住的顫抖,過了一會,一個人影從他的身體里面慢慢的走了出來,然後。詭異的站在了他的後面。

    沒錯,真的就是從他的身體里面移出來的,我發誓,這一點,千真萬確。

    我身子一顫,王大仙問我怎麼了?

    我沒有回答。這個時候,我那里還有時間回答這些?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死死的盯著野田尚雄後面的那個影子。就在這個時候,那影子慢慢的從黑暗中走了兩步,我清晰的看見了他的臉。

    他,竟然跟野田尚雄長的一模一樣。

    另外的那個野田尚雄,朝著我詭異的笑著,然後,突然一下子就隱入了黑暗之中消失不見。

    我目瞪口呆,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我很清楚,剛才那一刻。我真的看見了兩個野田尚雄。

    難道說。是因為那個鏡子的緣故?

    我突然想起了未來的那個野田尚雄,他自己自言自語,卻好像是兩個人在對話一樣,難道,就是因為現在多發生的一切?

    這鏡子,衍生出了另外一個野田尚雄的分身?

    我的腦袋里面簡直就亂到了極點,我不知道我到底是胡思亂想,還是猜到了事情的關鍵。

    野田尚雄也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他突然一把將鏡子放了下來,但是我知道,他剛才,肯定沒有發現另外一個野田尚雄。

    就在這個時候,那幾個變態的日本兵突然一下子警惕了起來,還有人叫了一聲大佐。

    我頓時一驚。

    野田尚雄拽著鏡子,用日語問他們怎麼了。

    那些變態日本兵沒有作聲,只是突然轉過頭,然後,朝著我們此時此刻躲藏的方向慢慢的走了過來。

    那種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我感覺,他們,似乎發現了我們。

    可是不能啊。

    他們剛剛都在我們的面前站過,那種距離都沒有發現,此時此刻,怎麼就能發現了?

    我心中充滿了狐疑。

    那些變態日本兵一個個的緩緩靠近,此時,他們的眼神跟剛才找尋我們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他們,好像真的發現了我們。

    我心里很是不安,王大仙緊張的推了推我,我示意他不要作聲。

    過了一會,那些變態的日本兵再次靠近,他們突然站定了腳步。

    此時,他距離我們,只有四五米遠的距離。

    這種距離,我真的期待能夠看到奇跡的再次發生,只不過,我失望了,我看見他們的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然後,他們朝著我們躲藏的方向突然就沖了過來。

    我知道,我們被發現了。

    我來不及去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一聲大喊,提醒著眾人,然後,拽緊了匕首朝著那個日本兵就沖了過去。

    日本兵的速度很快,可我的速度比他更快,我沖到他的跟前,一匕首就插進了他的咽喉,他本能的身子一顫,舉起手就朝著我砸了過來,我閃身一躲,從他的咽喉中將匕首抽了出來,然後,又朝著他的眼楮狠狠的捅了過去,做完這一切,我猛的又是一腳,直接將他踹翻在地。

    我發現,現在的這些日本兵,同樣擁有地獄之藥刺激之後的潛能,但是,他們完全就不會死,而且,頭腦十分的清醒。

    就好像幽冥圖里面將時間完全的給鎖定了一樣。

    眾人全部都沖了出來,我跟燕雀唐傲林闖四個人站在最前面,其他的四個人站在我們的身後。

    其他的日本兵一窩蜂的沖了過來,變態的日本兵在前,而其他的那些普通日本兵,有的則是端著長槍,槍丟掉的,也是嚴正以待。

    "等等!"

    野田尚雄突然大吼了一聲。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野田尚雄死死的盯著我,突然問了一句,"林敢,剛才,我們怎麼沒有發現你?"

    他這一問,我整個人也是一愣,娘的,你問我,我他媽怎麼知道?

    我沒有說話,只是警惕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對方人數眾多,加上那些變態日本兵的實力驚人,我相信,我們肯定不是對手。

    見我不說話,野田尚雄盯著我,過了一會,又盯著那口大懸棺,說道︰"林敢,看來,你早就知道這個地方,你也知道魑魅魍魎寶盒是不是?告訴我,顛覆陰陽,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

    我一字一句的回應道。

    "真的是永......"

    後面幾個字,野田尚雄沒有往下說,不過,此時的他,已經是非常的激動。

    "告訴我,到底怎麼才能那樣!"

    野田尚雄神情癲狂,就跟當初的賀奔一模一樣。

    沒有人不怕死,也沒有人不想永遠的活著,永生,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一種誘惑,沒有之一。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

    我冷冷的說了一句。

    "林敢,你清楚現在是怎樣的一種情況,我現在,不是在求你,更不是在跟你商量,我是在跟你談條件,只要你告訴了我,再告訴我怎麼離開這里,我就放你一馬,當然,包括他們所有人!"

    野田尚雄咬著牙。

    王大仙在背後推了推我,這老東西,估計是在問我是不是能夠答應他的條件,畢竟,王大仙可是很怕死的。

    我沒有回答。

    王大仙又推了我一下。他余每技。

    這一次,我感覺有些不對勁了,這老東西,老是推我干嘛?

    我猛的回過頭。

    王大仙臉色慘白,他哭喪著臉,然後,伸出手指指了指上面。

    我心里猛的一驚,我努力讓自己保持著鎮定,過了一會,我不經意的假裝晃了晃腦袋,而事實上,我卻是瞥向了石壁的上面。

    我發現,那雙幽綠的眼楮,又出現了。

    它跟剛才一樣,發出那種詭異的綠光,居高臨下的注視著下面的一切。

    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此時,它再次出現,到底是敵還是友?我相信,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我心里忐忑到了極點,一個野田尚雄我就已經對付不了,此時,又出現了這種詭異的玩意,我真的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這個時候,野田尚雄似乎有些不耐煩了。

    他咬著牙,"林敢,我給你三秒鐘的考慮時間,一!"

    我拽緊了匕首。

    "二!"

    他再次喊了一聲。

    野田尚雄死死的盯著我,最後,終于是大吼了一句,"三!"

    他的話音剛落,整個大廳,突然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笑聲,那聲音,十分的尖銳,像一個哭泣的孩子,又像是野貓在黑夜中的低吟。

    我頓時就是一陣毛骨悚然,其他人,也一瞬間左顧右盼。

    過了一會,那種聲音一下子就消失了。

    我正納悶呢,就听見離我距離最近的一個變態日本兵突然一聲慘叫,他捂著臉頰,痛苦的跪倒在地上,我看見他的指縫中間流出了咕咕的鮮血,等到他將雙手拿開,我赫然發現,他的兩個眼球,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被人給摘掉了。

    此時,只剩下了兩個血淋淋的血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