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三十八章玩命

第一百三十八章玩命

    那小女孩詭異的朝著我們笑,眼神中,似乎沒有什麼敵意,卻好像有一絲玩鬧的意思。【愛書屋】

    難道,她將殺人。只是當作玩鬧?

    一想起那些日本兵的慘死,我的心就撲通撲通的亂跳,那小女孩將那顆血淋淋的眼球在手上把玩了一會,然後,很干脆的就將自己身邊的袋子拉開,丟了進去。

    我看的一陣心驚肉跳。

    她到底是什麼人,又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所有的一切,都是個謎。

    眾人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辦了,走也不是,退也不是,完全就愣在了當場。

    後面,根本沒有出路,而前面,則是一條巨蟒,除此之外。就是那個詭異的小女孩,所有人都很清楚,眼前的這個小女孩,要是想殺人,她隨便隨隨便便輕輕松松的殺死眼前的任何一個人。

    可現在,她卻並沒有這樣做。

    我們根本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些什麼。

    這個時候。王大仙又大著膽子踫了踫我。

    我輕輕的瞥了他一眼,王大仙輕聲的嘀嘀咕咕,"林敢。我看這小妖精跟那巨蟒好像認識啊,你說,她會不會找我們的麻煩?"

    我一愣。

    找我們的麻煩?找什麼麻煩?我們又沒有惹她,而且,那黑色的大懸棺也是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放下的,跟我們有什麼關系?

    不過,隨即我就想到了,沒錯,那個蛇蛋,娘的,我們可是碎了它一個蛋啊。要是這巨蟒真跟這個小丫頭一伙的。

    那豈不是它要為蛋報仇?

    我看了一眼王大仙。輕輕的點了點頭,王大仙臉色慘變,娘的,碎蛋這事,他可是罪魁禍首啊。

    要是這個小丫頭一定要為蛋報仇的話,我估計第一個要殺的人,就是王大仙。

    王大仙心驚膽戰著,猛的咬了咬牙,"林敢,你倒是想個辦法啊?"

    我心想,我想辦法?我能想什麼辦法?我如果能夠想到,我現在還傻乎乎的站在這?

    不過,只是過了一會,我就感覺王大仙說的沒錯,的確,現在干等著站在這里,也他媽的不是個辦法,萬一這小丫頭又一個狠勁的發作起來要殺人呢?

    我們這些人,早晚都要被她給干掉。

    我抬起頭,我看見那個小女孩不斷的盯著我,她此時的表情可是一點都不凶神惡煞,反而顯得有些俏皮可愛。

    我不知道她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她輕輕的摸了摸那條巨蟒的頭顱,巨蟒一會點頭,一會又搖頭,一人一蛇,看上去,好像真的在交談一般。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我在想,這小丫頭,不會準備打我什麼主意吧?

    我咬了咬牙,我轉過頭,輕輕的瞥了一眼野田尚雄。

    這老孫子,此時也一臉緊張的看著我。

    見那個小女孩沒什麼動靜,我輕聲的說道︰"野田大佐,你想不想離開這里?"

    野田尚雄一愣,以為我有了什麼辦法,趕緊就回了一句,"當然想,只不過,現在這種情況,咱們能走的了嗎?"

    我們這些人,被這一人一蛇盯著,一開始恐懼害怕到了極點,可時間一長,還是有些慢慢的放松了下來。

    我輕聲的說道︰"能不能走的了,還真不好說。"

    野田尚雄一下子就欣喜了起來,"你有辦法?"

    "好辦法我倒是沒有,不過,蠢辦法我倒是想到了一個!"

    我緩緩的說道。

    "你說!"

    我咬了咬牙,一邊盯著那個小女孩,一邊說道︰"你看啊,這小姑娘跟這條蛇,也不知道在打著什麼主意,但是可以想象,她們,是想將咱們留在這里,對吧!"

    "說重點!"

    野田尚雄有些急了。【愛書屋】

    我一字一句,"我在想,她的速度雖然快,可是,殺人,她總是需要時間吧?要不然,她剛才也不會一下殺兩個了,還不如干脆都把我們殺了呢。"

    "你想說什麼?"

    野田尚雄問了我一句。

    我沉思了一番,咬著牙,"我的意思是,你讓你的手下先沖過去,然後,咱們這些人玩命的往前面跑,到時候,誰的運氣好,誰就能夠活下去。"

    "林敢,你打的好算盤啊,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野田尚雄不爽了起來。

    我認真的說道︰"我可沒跟你開玩笑,現在,咱們待在這,早晚也是個死,還不如搏一把。"

    "笑話,出去的路程那麼遠,更何況,即便出去了,他們不會追到外面來?"

    "你忘記那個大瀑布了嗎?只要咱們沖到那里,就能夠直接跳下去!"我咬牙切齒的說道︰"當然了,如果那個小女孩的殺人速度真的能夠快到在瞬間殺了我們,那麼,與其在這里焦慮的等死,還不如早點死來的干淨,你說呢?"

    野田尚雄沒有作聲,過了一會,突然說了一句,"那你為什麼不讓你的人先跑?"

    我輕聲冷笑,"我跟你不一樣,你只有手下,而我,是伙伴,你覺得我是那種讓伙伴去送死的人嗎?"

    "那我也不是一個讓士兵去送死的日本軍官!"

    野田尚雄冷哼一聲。

    "哦,是嗎?"

    我心里狠狠的罵了一句,老孫子,你他媽還挺能裝,在龍門天橋的時候,你還不是讓你的人吃賀奔的藥,現在,倒在我面前裝起來了。

    我心里很不爽,我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些日本兵都將野田尚雄圍在中間,而我旁邊的位置,剛好就靠近著兩三個日本兵,我粗略的算了一下,剩下的日本兵大概還有十五六個人左右的樣子。

    我細細的想著,我終于是決定了下來,這個時候,我們必須有變動,也必須讓這種狀態得到改變,要不然,誰都走不了。

    想了想,我沒有再理會野田尚雄,而是用手輕輕的踫了踫我後面的王大仙。

    王大仙站在我身後,問我干嘛?

    我盯著那個小女孩,嘴巴里面,卻是輕聲的說道︰"大師,待會,我一喊跑,你們就趕緊朝著外面沖去,到了瀑布那里,別往外面走,直接跳下去。"

    "啊!"他余以號。

    王大仙嚇了一跳,先不說那瀑布高的嚇人,就單單說王大仙不會游泳這一條,就足夠讓他心生畏懼了。

    我現在,根本沒時間考慮這些,我從口袋里面掏出了我當初在白雲照相館寫的那張紙條,當初,寫好之後,我就用油布給包了起來,我就怕出現什麼意外給損壞了,事實證明,我的確想的很周到。

    我將紙條伸到了後面。

    王大仙問我是什麼。

    我說是什麼你就不用管了,有機會活下來,你再看看是什麼,到時候你就會明白了。

    王大仙一把接過。

    我深吸一口氣,緩緩的說道︰"各位,都準備好了,我一喊跑,你們就跑,明白嗎?"

    "林敢......"

    眾人都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我咬了咬牙,"唐大哥,燕雀,林闖兄弟,待會沖出瀑布之後,王大師的安全,就交給你們了!"

    "放心吧,林敢兄弟!"

    唐傲應了一聲。

    "林敢......"甦傾城有些不放心,輕輕的踫了踫我。

    我示意她不要緊張,到時候,玩命的跑就行。

    說完,我再次讓大家準備。

    娘的,這個時候,我已經是徹底的沒有辦法了,所以,現在只能靠賭,如果運氣好,我們能活下去,如果運氣不好,大家,或許都要死在這里了。

    我再次深吸一口氣,然後,抬起頭,突然朝著我身邊的兩三個日本兵一把就踹了過去。

    這一踹,我的力度把握的非常好,我沒有將他們踹飛,只是踹的他們跌跌撞撞的往前面跑。

    在這些日本兵一個踉蹌往前沖的時候,我大喊了一聲,"跑!"

    眾人見我發話,立馬朝兩邊散開,朝著瀑布的方向就玩命的沖了出去。

    而此時,野田尚雄卻是一聲大罵,"林闖,你好無恥!"

    娘的,無恥?老子更無恥的還在後面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