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四十一章神秘身份

第一百四十一章神秘身份

    我跟王寶強說了一下目的地,起初,我是想去周雅的那個別墅的。

    但是後來想想,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現在也不知道過去多久了。加上甦傾城受傷,他們肯定不可能留在那里,那麼,除了那里之外,最大的可能,就是王大仙的那個玄門正宗的店鋪了。

    畢竟,甦傾城是不敢去醫院的,他們都是不死人,萬一被醫院發現身體上的一些詭異現象,事情,就會變的越發的復雜。

    王寶強一路都跟我聊著天,可我卻是真的沒什麼心思。

    我一邊應付著,一邊卻在想著自己的事情,從進入幽冥圖到達1938年,再經歷那些風風火火。然後再進入幽冥圖,所有的一切,就跟夢幻一樣。

    可是,一切,卻又是那樣的真實。

    我忍不住想起了幽冥圖里面的那個心狠手辣的小女孩,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我們這些人能夠逃出來。或許靠的根本就不是運氣。而是因為那個小女孩她認識我。

    我沖進瀑布之後,我分明看見她那委屈的眼神,而且,她還叫我主人,問我為什麼不帶她一起離開?

    難道說,那個小女孩,已經在幽冥圖里面很多年了?她為的就是在等待我的到來?

    還有那個黑色懸棺里面的尸體,他為什麼又會跟我長的一模一樣呢。

    我跟他之間,到底存在著什麼聯系?

    如果說小女孩在幽冥圖里面,是為了守護著他,那小女孩為什麼又叫我主人?

    我大膽的假設了一下,如果我就是那個躺在棺材里面的人,有沒有這種可能呢?

    換作一切,我會感覺我自己得了神經病,但是現在,經歷了幽冥圖里面的一切。我感覺,世界上沒有那樣東西是不可能的。

    我就是他。他就是我,而我,或許還有著更加詭異的神秘身份,那也說不定,要不然,為什麼就只有我能打開幽冥圖?

    這一次,我隱隱的已經感覺到了打開幽冥圖的方法,那就是我的鮮血,我體內的血,能夠融入幽冥圖,也能夠融入武侯兵符。

    如果說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小潘浚  模 衷諼易約憾疾幌嘈帕恕br />
    我感覺,我腦袋里面的謎團,又似乎多了不少。

    我想的有些頭疼,我干脆什麼都不想了,現在,既然回來了,那就不需要去想這麼多,還是先解決眼前的事情要緊。

    野田尚雄那個日本老孫子還在宜城呢,等等,我突然又想到了什麼,野田尚雄?在幽冥圖里面的時候,我可是親眼看見那老孫子的身體里面走出了另外一個分身,難道說,現實世界的那個野田尚雄之所以會說出兩種截然不同語氣的話,就是因為真正的野田尚雄將思想侵入了他的腦袋?

    現實世界的野田尚雄,其實,根本就不是人,而是野田尚雄的一個分身,他是一個鏡中人?

    我被這個的這個想法給弄的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正因為他是分身,是鏡中人,所以,他即便出了幽冥圖,卻還在被另外一個真正的野田尚雄所控制。

    而真正的野田尚雄之所以拼命地侵入他的思想,就是想讓他奪取到幽冥圖,然後進來營救自己?

    這一次,我跟林闖唐傲,都回來了,是不是真正的野田尚雄也回來了呢?

    如果是,那麼,就有可能出現兩個一模一樣的日本老孫子。

    我開始有些緊張了起來,我感覺事情越來越詭異了,先不說真正的野田尚雄為什麼能夠侵入另外一個的腦袋,就單單想到接下來我有可能要面對兩個老孫子,我就感覺有些力不從心。

    我胡思亂想著,這個時候,我越想克制自己不去想那些東西,偏偏就想的越多。

    我眯著眼楮,躺了下來,使勁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開了差不多半個來小時,我們終于是到達了宜城古鎮的龍門街,王寶強將車停在玄門正宗的門口,我們三人快步的走了下來。

    下來之後我才發現,唐傲,竟然暈車了,剛下來,就吐了個沒完。

    王寶強笑著說你哥們體質真差,然後朝著我揮揮手,說先走了。他腸諷亡。

    我客氣的說了一句,讓他進來坐坐。

    王寶強笑了笑,說沒空,待會還要去碧海雲天接個妞呢。

    其實,我也就是客氣客氣,我巴不得他離開呢,他在呢,我們這群人說話太不方便了。

    目送著王寶強離開,我走到玄門正宗的門口,我敲了敲門。

    里面沒什麼聲音,我又敲了兩下,過了一會,才傳來了王大仙的聲音,"誰啊?"

    我心中一喜,說是我,林敢。

    隨即,我就听見里面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然後,還不到三秒鐘,門就開了。

    開門的是燕雀,他死死的盯著我,"林敢兄弟,你怎麼回來的?那老孫子呢?"

    我趕緊說道︰"進門再說。"

    燕雀讓我進去,讓準備關門,我說還有兩個人。

    燕雀一愣,朝門口一看,當他看見門口的林闖跟唐傲的時候,頓時眼楮都瞪圓了,"林大哥,唐大哥?你們......"

    "燕雀兄弟!"

    唐傲快步的走了過去,盯著燕雀,看了好一會,最後,喃喃的說了一句,"你怎麼穿成這樣?"

    現在的燕雀,可是一個標準的型男,完美的身材,配上稍微有點點小的t恤牛仔褲,整個人顯得帥氣到了極點。

    再一看林闖跟唐傲,竟然還是1938年的那個時代的衣服,簡直就另類到了極點。

    "林大哥,唐大哥,你們終于從幽冥圖里面出來了,是不是林敢兄弟救你們出來的?"

    燕雀激動的說道。

    兩人點了點頭。

    可我,卻听的有些苦澀,娘的,我是進去幽冥圖救過他們,但是,好像我跟他們經歷的都不一樣。

    我不知道到底是該笑呢,還是該哭。

    我讓眾人趕緊進去,別在這門口扎眼了。

    到了玄門正宗,王大仙也出來了,他端著一個臉盆,看見林闖跟唐傲,直接臉盆都掉在了地上,然後,張大了嘴巴,傻到了極點。

    過了好一會,他這才反應過來,然後,一把抱著唐傲跟林闖,哭的稀里嘩啦。

    我罵了一句老東西,說別矯情了,該干嘛干嘛。

    老東西趕緊說去打水,我問打水干嘛,他說給傾城治傷啊。

    我這才反應過來,娘的,太激動太興奮太茫然失措了,我竟然將甦傾城給撇一邊了,我趕緊讓王大仙招呼唐傲林闖,這才自己端著臉盆走到了旁邊的那個格子間。

    我看見甦傾城躺在一張小床上,臉色慘白,而小藍朵正在滿頭大汗的忙活著。

    一見我進來,兩個人立馬就傻眼了。

    甦傾城掙扎著要坐起來,我趕緊讓她躺下,我看見了甦傾城腹部的那個傷口,有些觸目驚心,我問藍朵,要緊不要緊。

    藍朵說要緊肯定要緊,不過肯定能治好,只不過,治好之後,可能會留疤。

    甦傾城一听,哭喪著臉,我笑了笑,"你有疤,我也喜歡你,而且,會喜歡你一輩子!"

    不知道為什麼,回來之後,我就感覺特別的有感觸,忍不住就這樣說了一句,或許,男人都要經歷一些什麼吧。

    而這一次,我經歷的東西,比誰都多。

    藍朵在一旁听的噗呲一聲笑了,"林敢哥,你回來就好了,傾城姐一直在惦記你呢,你現在回來,當我兩服藥。"

    說完,她開始再次忙活了起來,苗疆藍家,千蠱萬毒,可其實,醫術也是特別的高明,只不過,相比起他們的蠱毒來說,醫術,就顯得小巫見大巫了。

    藍朵的手法很老道,給甦傾城上了藥,縫合好了傷口,這才綁上了繃帶。

    做完這一切,她整個人都滿頭大汗。

    她抹了抹汗,然後笑眯眯的看著我,"林敢哥,你就在這里陪著傾城姐吧,我啊,就不打擾你們了。"

    我挺感動的,要知道,藍朵自己,也是在我的老家祖墳山受過傷的。

    見到她要出去,我立馬叫住了她。

    藍朵問我還有什麼事。

    我笑了笑,認真的說道︰"藍朵,我見過長大的你,比現在,還要漂亮!"

    "你說什麼?"

    藍朵一驚。

    我指了指外面,"你去看看,外面誰來了?"

    說完,我看著甦傾城,這一刻,我感覺什麼都滿足了,真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